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續、刺。(六)(完)(范米)
●cp:范統x米重

●前面>>刺。續、刺。續、刺。(二)續、刺。(三)續、刺。(四)續、刺。(五)


范統難得大清早就在沒有噗哈哈哈叫他的情況下醒了過來,在床上躺了一會,卻已經沒有了睡意,索性起床準備出門修練,沒想到才走出門沒幾步就看到米重。
「米重?你怎麼不在這裡?」范統有些錯愕地問。
范統的家離宿舍和東方城主要的市街都有一小段路,若非有事要找他,不太可能在這大清早跑到這個地方來。
米重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范統這時才注意到他的臉色十分蒼白,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平時的米重那副油條的樣子。
「脆弱」──這個詞似乎最符合現在的米重給人的感覺,雖然范統覺得這個詞一點都不適合拿來形容米重,范統皺著眉想了想,還是用心靈溝通告訴噗哈哈哈他今天可能沒辦法去修練了──想當然耳,換來了噗哈哈哈的一頓罵,但至少沒有阻止他。
范統示意米重跟他回他家裡,米重遲疑了一下,但仍然站在原地不動,范統只好直接拉著米重的手臂,要米重跟著他走。
范統碰觸到米重的手臂時才發現他的手是冰涼的,范統雖然有些驚訝,但是卻沒有說什麼,在把米重拉進他家中讓他坐下後,范統泡了杯熱茶遞給米重。這段過程中,米重一直微微低著頭,什麼都沒有說。
「你沒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一陣沉默過後,范統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米重聽到范統開口,抬起頭看了看他,好像想說些什麼,但抿了抿嘴,仍然沒有開口。
「我沒說過,如果你不想講,我就會問。」范統看見米重的樣子,於是這樣說了──雖然說出來的話跟他的原意不同,范統也只能在心中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大概知道米重為什麼會這樣,即使在這之前好幾次碰到米重,他都像個沒事人一樣,他也不覺得米重在這麼短時間內就可以走得出來,況且在這麼小的一個東方城中,他隨時都有可能碰到對他做了那些事的犯人。范統不想逼米重再去回憶,他還記得事情發生的那天,他環抱住米重的時候,對方微微發顫的身體,以及在耳邊非常細微、一不小心就會忽略的嗚咽聲,他希望米重能夠走出傷害,但是他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好,若是在他的世界,他大可上網尋找方法,也可以請求專業的協助,但是幻世並不存在心理醫生這個行業,范統只能小心翼翼地,希望自己能幫上一點忙,卻又手足無措地,擔心自己會給米重帶來二度傷害。
米重仍然垂著頭,看著自己的手,許久才意識到自己手中握著一杯茶,他抬起手,抿了口仍然溫熱的茶水,即使只是一小口熱茶,卻好像溫暖了他被冷風吹得彷彿凍結的喉嚨──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很冷。
「我…」米重終於開口了,明明在講話的就是自己,他卻覺得聲音聽起來好遙遠,「…我對你而言,到底是什麼人?」
米重不知道自己想聽到什麼答案,他只知道他很害怕聽到范統的答案,但他仍然這樣問了。
終於聽到米重開口,卻是個如此突如其來的問題,讓范統也沉默了。
米重對他而言早就不只是一個「認識的人」或是「巴不得自己跟他沒有半點關係」的人了,在那天之後他才意識到,即使是吊兒郎當如米重,仍然有他脆弱的一面,看過了他的那一面之後,范統已經無法再把米重當成無關緊要的存在,他希望自己能保護米重,即使米重可能根本就不想要他這樣的多管閒事。
「你…是很重要的人。」范統謹慎地挑選著適當的措詞,幸好這句話沒被顛倒成你是不重要的人。
聽到范統這句話,米重驚訝地張大了眼睛,隨後又露出自嘲的笑容,「很重要的人嗎?」米重輕輕地說,「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定義自己了。」
「你看,幻世的新生居民都是這樣隻身地來,懷抱著對之前的生命的記憶,眷戀,卻又永遠不可能回得了過去,憑藉著執念而被帶到這個世界來的靈魂,僅憑執念而生的我們,即使軀殼死去,也仍然能夠獲得新的軀殼繼續生存下去的我們,還能算是正常的生命嗎?」米重的語氣很輕,輕得像是會隨風飄散一般,「我常覺得,我早該在原本的世界死去。」
范統訝異地看著米重,他從來就不知道米重這樣想,或許是因為他本來就是被沉月勾來的生魂,他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死亡,也沒有什麼執念與眷戀,這或許使他註定沒有辦法了解真正的新生居民的心情,也不知道他們對於這條意外得來的新生究竟抱持什麼樣的看法。
他很想告訴米重,即使有執念、即使過去的回憶縈繞不去,他仍然可以好好度過新生、他仍然可以是很重要的人,但是范統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是好。他看著米重臉上的笑容,找不到適當的言語。
米重見范統沒說話,將手中的杯子放到桌上,站起身來準備告辭。
范統楞楞地看著米重的動作,遲遲反應不過來──直到他看到米重轉過身後的那個背影。那瞬間他覺得自己若不做些什麼,或許就再也來不及了。
范統的動作比他的思考更加快速,在他還未意識到自己到底在做什麼的時候,他已經伸手抓住米重,將他拉了過來緊緊環抱住。
「不要那樣說…。」范統很清楚,這樣蒼白無力的話語毫無作用,但他還是努力地想要向米重傳達。
范統猜測不出米重的想法,但他覺得米重應該不至於是討厭他的,至少換作是他,他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動跟討厭的人打交道,然而,此刻的他卻清楚地感覺到米重的身體在他的手臂環上的瞬間變得僵硬,范統從來就不是敏感的人,但他這時卻察覺了這個僵硬並非是驚嚇或是緊張,而是抗拒造成的。
米重的雙手抵在胸前,拒絕的態度十分明顯,范統也被自己想都沒想就突然做出的舉動和米重的抗拒嚇了一跳,趕緊鬆開自己的手。
「我……」范統想向米重解釋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行為,但還來不及想好自己要說些什麼就出了聲,才說了一個字又停了下來。
退了開來的范統這時才注意到米重全身都在顫抖,對於被范統擁抱的抗拒一目了然。
這種被對方以最直接明瞭的生理反應拒絕的感覺真的不太好受,明明連告白都還沒說出口,就被宣判了結果,范統也只能苦笑著吞下這種苦澀的情緒。
既然都要被拒絕了,那就好好地說出口,再乾脆地被拒絕吧。范統這樣想著,深吸了一口氣,做好了說出口之後,米重再也不會看到他就主動迎上來,笑著問他有沒有什麼情報可以告訴他,甚至明天東方城可能就會傳出代理侍喜歡男人的傳聞的心理準備。
「我討厭你!」告白的話被顛倒,真的是沒有比這更糟的狀況了,范統懊惱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把原本就已經不怎麼整齊的頭髮弄得更亂了。
「給我五年!」想講五分鐘卻變成五年,也不知道米重有沒有聽懂他的意思,不過看米重沒有離開的意思,范統就當作他已經明白了。
范統抓起放在一旁櫃子上的紙和筆,趴在桌前匆匆寫著自己想對米重說的話。
范統邊寫邊想起自己似乎從來沒有向米重說明過自己的詛咒的事情,不過才走神這麼一下,就寫錯了一個字,范統只好劃掉那個錯字,再次集中精神在書寫上。
一開始明明對米重沒什麼好感,每次看到米重滿臉笑容地邊朝他揮手邊跑過來,總是想要逃得遠遠的,在月退出事的時候看到一臉滿不在乎地說著風涼話的米重,甚至憤怒地揍了他一拳,然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看到他受傷會心疼、見不到他會掛念?究竟是從發現米重出事的那時開始,還是早在更久之前就開始在意米重,范統自己也答不太上來,而這樣的情感,到底是愛還是同情?范統捫心自問了許多次,卻仍然得不到解答,但有一件事情是無可置疑的,他想保護這個人,不想再看到他受傷、難過。
想說的話很快就把一張紙填滿了,范統不知道米重看了這些話會有什麼反應,會不會開始對他產生防備、再也不想接近他,即使害怕著這樣的可能性,范統覺得自己還是得將這些話語傳達出去。范統放下手中的毛筆,連墨水乾都等不及就抓起那張紙,塞到米重手中──繃緊神經的他,甚至沒有錯過他抓起米重的手把紙塞進他的手中時米重那個輕微的顫抖。
范統看見米重不解地看了看他,才低頭去看手中的那張紙,這時范統才感到有些後怕,即使米重不直接地表示反感,此後多半也不會再和他平常地相處了,他甚至能想像得到米重再也不主動出現在他的面前的可能性。
但是做都已經做了,事到如今他也不可能把那張紙搶回來了,范統也只能忐忑不安地等待著米重的回應。
范統卻怎麼也料想不到,米重看過那張紙之後,什麼都話都還沒有說就哭了出來,發生得太過突然,使范統在第一時間沒能反應過來滴在紙上的水滴從何而來,在范統意識到那是米重的眼淚後,范統陷入一陣慌亂之中,想安慰米重又不知道從何安慰起,甚至想不出自己到底寫了什麼會讓他哭成這樣。
米重的眼淚不斷地掉著,手中緊緊揪著那張紙,力道大到他的指尖都已經泛白,但他仍死死地咬著牙關,努力不哭出聲音。
米重的這副模樣讓范統覺得很痛,像是自己的心被刨了出來一樣的疼痛。
范統伸出手,輕輕地握住米重的手,鬆開他用力過度的指尖,接著將他攬入自己懷中,就像自己小的時候因為受了傷,痛得不停哭著的時候父母曾做過的那樣,輕輕拍著他的背安慰著他。
即使范統什麼都沒有說,但是他的動作卻明白地告訴米重──他就在這裡。
米重終於還是忍不出哭了出聲,他緊緊揪住范統的後背,第二次在這個人的懷抱中哭泣。
范統仍然什麼都沒有說,任憑米重的淚水打濕他的肩膀。
 
等到米重終於止住淚水之後,范統才開口對米重說,他可以不必急著給他什麼回應,讓米重先回去休息,自己晚點再過去找他。
幾乎是用盡全力哭了一場的米重,現在還有點喘不過氣來,於是只點點頭作為表示。
范統伸手為米重抹去臉上的淚痕,接著將米重送回宿舍,他才到神王殿準備上班。
也還好今天起得早,即使發生了這麼多事,他仍然可以準時上班,他這個月才因為兩次不小心睡過頭遲到,而被珞侍威脅說這個月再遲到就要扣他薪水──但即使準時上班,也不代表就能專心上班。
遲鈍如范統,也可以看出米重的淚水並非代表拒絕,但他仍然害怕一切只是他會錯意,他還是想從米重口中得到確認,不過越是想著下了班就要去找米重,范統就越坐立難安,甚至因此被珞侍調侃、被違侍怒斥,不過最恐怖的還是綾侍的冷眼以對。
雖然范統也有心想要好好工作,卻又忍不住一直分心注意時間,所以對上司及同僚們的反應或指責,他也只能摸摸鼻子接受。
終於挨到了下班時間,范統的桌上卻還有好幾份公文還沒處理完,所幸都不是急件,可以留到明天再繼續處理,范統收拾了東西,便匆匆地往宿舍走去。
或許是他散發出太過急切的氛圍,平時走在街上多半會被搭話或攔下的他,今天卻沒有受到任何阻礙就來到了宿舍前。
范統站在米重的寢室前,深深地吸了好幾口氣,但大力鼓動著的心臟卻不見有平緩的趨勢,又深呼吸了一次,做好了心理準備,范統才終於敲了敲門。
打開門的是米重。或許是歸功於新生居民的身體構造,雖然他早上哭了好一陣子,眼睛卻沒有因此腫起來,只不過有一點紅罷了。
范統到米重寢室時,他的另外兩個室友都不在,正好給他們留下一個獨處的空間。
因為范統早上已經說過他晚點會再過來,所以對范統的來訪,米重並沒有感到意外,他退了開來讓范統進到屋內。
「抱歉,地方很小,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招待。」米重讓范統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自己則坐在室友的下舖,才有些困窘地說。
「啊,有關係。」范統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並不在意,他也住過宿舍,寢室這麼小他是很清楚的,不如說米重這間寢室感覺比他們的四四四號房還大上一些了呢。范統這時才開始後悔自己沒有順道買個晚餐過來,明明是自己告訴米重不必急著給他回覆的,現在卻這樣急匆匆地跑過來,如果有帶份晚餐過來,好歹還能說只是來找他吃飯的啊。
范統這樣回答之後,兩人又陷入一陣尷尬的沉默之中。
「聽起來,我沒有跟你說過我的祝福嗎?」努力找著話題的范統,想起了今天清晨在寫下要給米重的話時想到的事情,不過被這麼一顛倒,他也不確定米重聽不聽得懂。
「你是說詛咒嗎…?」米重不太確定地問。
沒想到米重可以聽懂他的意思的范統喜出望外地點了點頭。
「嗯,你就任代理侍的時候我有聽說過。」米重輕描淡寫地說,沒有說出口的是當時的自己不是聽到范統親口告訴他這件事,而是作為數以萬計的東方城居民的其中一人聽聞這件事所感到的落寞。
「嗯…我可能會因為這樣說出一些很好聽的話,但那是我的本意…」范統話才說到一半,就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跟米重說些什麼了,就范統個人的想法而言,找不到話說的時候不如別說話,但是他現在面對米重,他卻覺得不能不說。即使他總是無法好好地傳達自己想說的話,但若是因此就沉默不語,便什麼都不可能傳達到了。
「總、總之,我要聽的是…晚上我寫的那些,都不是真的,我是真的討厭你!」告白的話又一次被詛咒顛倒,范統從沒有什麼時候像這瞬間這麼希望詛咒暫時放過他一馬,但他仍然對這詛咒束手無策,難道他這輩子就註定想說句喜歡就得先說出九句討厭才行嗎…。范統懊惱得只想一掌拍醒當年那個口不擇言的自己,讓他看看當年的一句阿姨造成自己之後多少的困擾。
米重不是沒有懷疑過范統突如其來的告白,即使在看過范統寫的話語之後,他仍然感到不安,擔心一切只是他的黃粱一夢,若是自己回應了,在夢醒了之後就會更加空虛,想起兩段投入真心的感情,都因為連綿的戰火而在措手不及時戛然而止,仍讓他怕得不敢伸出手再去迎向另一段感情的開始,但是在看到范統說出那句代表喜歡的「討厭」的神情後,米重忽然覺得自己找到了些許勇氣,他知道范統不擅長說謊或演戲,那麼范統臉上認真的神情與說了反話後的懊惱,就都是真實的──所以,他真的喜歡自己……
米重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氣,努力壓下所有過去的記憶所帶給他的不安,接著再度睜開眼,望向范統,開口:「...我也喜歡你...」他的聲音有點乾,甚至差點聽不出來是自己在說話,他的聲音很輕,米重覺得幾乎要被自己的心跳聲蓋過──但是范統聽到了。
而米重也沒有漏看范統在聽到他說出的話之後的表情變化,原先小心翼翼的神情霎時間被驚喜給取代,看到范統鬆了口氣似的朝他露出了笑容後,米重才意識到原來不是只有自己會感到不安,眼前的人也會因為自己的回應而一驚一乍,米重飄忽不定的心,像是突然找到了著陸之處,安定了下來,忍不住也跟著嘴角上揚。
打濕眼眶的淚水,順著臉頰滑落,但這次不再是因為痛苦或心碎,而是滿溢心口的幸福。
范統伸手觸碰米重的左臉頰,抹去他的淚水,當時自己揮拳打上的就是這裡,范統輕輕地撫摸著米重的左臉,像是害怕再次弄傷他一樣。傷早就消了,然而扎在心口的尖刺卻沒有被時間給消去,反而長成蔓蔓荊棘,勒住了心口,每當呼吸時便隱隱作痛。
范統看著米重,兩人的視線交會,這瞬間他們之間似乎不再需要言語,范統側過頭,吻上了米重。
第一次的吻,是輕柔而不帶一點煽情色彩的,如同蜻蜓點水一般,輕觸後隨即分開,但是他們的心,卻像是藉由這個吻終於得以相交。
兩人都曾逃避,不想面對心中的刺,而今回首,才發現那蔓生的荊棘,竟在他們都沒有察覺時,綻放出了美麗的花朵。

fin.
2018.2.9 by春捲



終於填完這個坑了!!!!!!!
剛剛在看這段的時候才發現一個bug,右撇子的范統打的應該是米重的左臉,前面的部分我也已經改了,本子裡的也會修正

謝謝從五年前(ㄍ)等到現在的大家,一個坑填了這麼久真的深感愧疚...
請讓我打一點小小的感想,可能會跟本子裡的後記重複請多見諒
當初只是抱著好想揍米重一拳啊~這樣的心情開始寫這篇的,沒想到一開始短篇的預定,卻因為寫著寫著自己被米重萌到而不知不覺變成破三萬字的篇幅...然後在這個過程中從對米重沒什麼特別的感覺變成覺得米重很可愛...這變化真的是我自己始料未及的...
真的非常非常感謝願意陪我一起吃這種冷cp的大家,更謝謝從一開始就陪我吃這個cp還等了我五年的大家(哭)
如果有人因為這篇而開始覺得米重好像有點可愛,甚至是開始吃范米,那就是我至高的榮幸了
雖然原本想寫BE,但因為時間拖得太長(誰的錯)有些已經寫出來的情節又很難去修動,結果凹不回BE,只好讓他們兩個在一起了(笑)
將來有機會的話,會再寫寫當初原本想寫的BE結局,不過會跟前面的設定有出入,如果真的寫了,再麻煩大家用寬大的心去看了
因為我太想把這篇印出來作紀念,如果有人願意收的話,再麻煩點這邊→CWT48范米本出本資訊填填印調了!謝謝大家!祝大家情人節快樂!love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82-b943b143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No title

寫的真的好棒啊!居然2018了才發現這篇文 TT
很喜歡大大對他們之間關係的描寫,看完真的很滿足呀~~~><
其實比起HE更好奇BE,好想看怎麼發展喔XDD(欸)
| 2018.03.06 03:02 | edit

Re: No title

...!!!
真是太謝謝你了!!!!(痛哭流涕)
完結了才發現也很好啊,不然就要因為我一直拖而等很久www(反省好嗎)
我也好想寫BE喔...超級...希望我可以寫得出來(超沒把握)有機會寫出來的話也會貼在這邊的!
春捲 | 2018.03.10 15:37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