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食べ物(雪范)
原本還以為12月份的同人文寫不出來了,沒想到昨天晚上還是順利(?)的寫完了

我自己的筆電送修了,所以現在是用娘親的筆電狀態
問題是娘親的筆電挺小台的,螢幕小鍵盤也小,用的好痛苦(yay)

好啦~進入正題
●cp:雪璐x范統
●內文中設定雪璐跟那爾西關係並不是很好,若是有雷到就不要點進來喔!
●因為是在12/24發的(雖然我覺得等我弄完就過12點了)所以可以當做聖誕賀文(才不是)
●其實到12/30再發當泉大的生日賀文也不錯(因為不可能在12/30前再生出一篇賀文我腦弱(反正結果就是今天就發了然後預祝泉大生日快樂♥



「啾啾啾!」也許是因為范統長期以來對那爾西的那隻鳥太好,導致每次那隻鳥看到他,都會來跟他要食物,但他總是覺得,是那爾西沒有十分寵溺牠、月退又太恐怖導致牠不敢親近,所以才會跑來找他要食物。
「你怎麼又去了啊…。」看到站在窗台上的雪璐,范統感到一陣無力,難道這隻鳥不怕太胖飛不起來嗎?
雪璐飛進范統房內,「那爾西沒有信要給我?」范統疑惑地望著那隻雪白的鳥,但卻沒看到通常都綁在雪璐腳上的信件,除了幫那爾西送信之外,這隻鳥根本沒理由飛來找他吧?
雪璐停在范統前方,輕輕地用嘴啄了范統的手指。
「…要告訴我,你大老近滾來,就是為了要喝的…。」范統無奈地說。
「啾啾!」就像是在表示肯定,雪璐這麼叫了兩聲。
「唉…」無奈歸無奈,范統還是起身去找食物給雪璐了,好在這隻鳥的好處就是即使是公家糧食牠也可以吃得很開心。
邊餵著雪璐,范統邊想著不知道是不是那爾西忙著把月退抓回聖西羅宮所以才冷落了雪璐,導致牠寧可千里迢迢也要飛來這裡要食物。
「喝完了就慢點回去吧,別讓那爾西擔心了。」
「啾啾啾!」

范統目送著雪璐飛向遠方,心中有種莫名的感覺,他並非不喜歡這隻鳥,只是很少有動物會對他表現出近似親暱的情感,這令他覺得陌生,也許他就是這麼不受人和生物的喜歡,上輩子到這輩子,有直接地對他表示好感的──不論是友情還是愛情──也僅僅只有月退,或許再算上總是表達得很迂迴的噗哈哈哈和珞侍吧,而暉侍,他始終搞不清楚他所想的,也許,是因為暉侍沒有表達過。
他覺得,對其他他所認識的人──不論是熟悉或生疏──他就是這麼可有可無,這樣的思緒令他覺得有一絲空虛,他趕緊甩開這種憂鬱的思緒,也許他的霉運讓他常常自嘲,不過他還是,不喜歡這樣的憂鬱,也許他總是莽莽撞撞,既不瞻前也不顧後,他,並沒有太過複雜的想法,對他而言,簡單的、安穩的生活就足夠了,他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

送走了雪璐,范統才驚覺天色已晚,沒想到雪璐的拜訪,讓這天的時間流逝得如此地快速。
入夜,范統準備熄燈,但突然響起的聲音,把這天,變得更加不平凡──有人在敲著范統的窗戶。
「…誰…?」范統喃喃地說,他猶豫著要不要開窗,他實在睏了,但敲窗聲越來越劇烈,范統只好起身

一個人──一個白髮的少年站在窗外,看起來大約十七、八歲左右,漾著無害的笑容看著范統。
「我、我是誰啊?」
「范統,你痴呆了嗎?」白髮少年依舊帶著無害的笑,但說出的話卻一點都不無害。
范統努力搜尋著腦中的印象,但仍對眼前的白髮少年沒有任何記憶。
「你認不出來我是誰啊…。」那名少年感嘆的說著。
「所以…我到底是誰?」范統根本對這個人一點印象都沒有,站在眼前的白髮少年,既不是噗哈哈哈也不是伊耶──同樣白髮的兩人。
「雪璐。」少年依舊笑著,但卻回答了這麼個不可能的答案。
「雪璐…?什麼?可是雪璐不是鳥啊?」
「總之,先讓我進去吧。」少年這麼說著,邊想爬進房內。
「等、等一上!」范統想阻止那名自稱是雪璐的少年。
「我怎麼可能不是雪璐啊?雪璐又不是狗!」
「我不懂你想表達什麼,但我的確是雪璐沒錯。」少年無視范統的阻止,依舊爬進了范統的房內。
「那你就告訴我你是怎麼變成神的啊!」
「嗯…好像是因為吃了虛空二區的香菇…吧?」雪璐歪著頭不確定地說著。
「什麼啊!你喝了什麼只有你自己不知道吧!」
「那我到底不要怎麼辦?不知道變過去的圓法嗎?」
「不知道。」
「什麼!?」你的回答會不會太理所當然了?那到底要怎麼辦?!
「那不重要,總之今晚讓我待在這裡。」
「為什麼──?!」
「反正我這樣子也回不去西方城了,就讓我待在這裡一天,然後明天再看看要怎麼變回去就好啦。」
不是這樣說的吧!你回不去西方城那是怎麼進東方城的啊?!
「那我就當你是答應了。」
「你要聽得那麼理所當然!我有答應!」
「嗯?答應就好了啊,那床借我睡囉。」雪璐這樣說著,邊坐在范統的床邊。
「是──!我不是拒絕你!」
「我真的不懂,反正就是可以的意思吧。」
「完全對了啦!!你睡我的床那我要睡哪裡啊!」
「嗯?一起睡不就好了?」
要是睡一睡你變回鳥我又不小心翻身把你壓死那我要拿什麼來賠那爾西啊!


「結果你根本有變回後狀嘛!」隔天,范統這麼向雪璐抱怨。

這天早上,范統醒來時,還腦袋空白地想著為什麼自己會躺在一個男人的懷中,在恍神了一陣子雪璐也醒了向他道早之後,他才想起這個面生的男人是雪璐──那隻根本不應該是人的鳥。
「你如果永遠變回去的聽我要怎麼跟那爾西交代啊!?」我可不想得罪那爾西,他現在根本就已經對月退三天兩頭就把工作丟給他然後跑來東方城找我感到很不爽了,再得罪他…我都不敢想像我會怎麼樣了…。
「嗯?變不回去就算了啊,反正也不是你的錯,沒什麼好跟他交代的吧?」雪璐淡淡地說。
「原來你…跟你的僕人關係這麼好喔?」是主人啦主人!要是被那爾西聽到他應該會抓狂吧…什麼僕人的,而且明明就是關係不好,所以講話才會這麼冷淡吧?
「嗯,僕人啊,聽起來倒是挺不錯的,不過我跟他的關係也沒有特別好啊,不過就是他把受傷的我帶回家去,然後又給我吃的而已吧?」雪璐很認真地思考著范統說糟糕的嘴說出的糟糕的反話。
「是啦!是僕人!所以只要給你喝的你就滿足了喔?」
「嗯…?只有喝的當然不行啊,沒有吃的要怎麼活下去?」雪璐依然聽不出這只是范統的反話。
「那──唉…算了…總之你到底要怎麼辦?」至少這句問對了,那雪璐也應該要好好地回答他才對吧!
「就順其自然囉,我想總會變回去的,其實…不變回去應該也不錯…。」聽著雪璐說的話,前半段…不予置評,但後面的喃喃自語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明天就乖乖待在房間外,我還有事不要去做。」范統只覺得越早離開這個房間越好…不要一個不小心就把時間都耗在這隻鳥身上了,他現在還是得想辦法賺錢,總不能一切都靠月退和珞侍…唉,明明之前月退還沒回去西方城、珞侍還是侍的時候,每天都想靠他們過活就好了,可是現在兩個都當上王能夠每天吃他們的住他們的時候,卻沒辦法厚臉皮的每天去蹭飯,他這到底是什麼該死的性格啊…。
就在范統哀怨的時候,雪璐說了:「既然你說的是明天,那今天應該可以出去玩吧?」
「什麼?當然可以啊,我不是說了昨天沒事嗎?」
「拜託嘛~帶我出去啦范統~」雪璐這麼哀求著,實在讓濫好人范統很難拒絕。
「找那爾西拖你來不就不好了?還是他都會拖你出去辦公的?」
「欸,他喔,每天都很忙啊,怎麼有空帶我出去玩,然後又欺負我只會啾啾啾的,就把我每次啾都當作是肚子餓啊!」
「他有放假?」總不可能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當月退的免費勞工吧?是說其實他自己也把雪璐的啾啾都當作是肚子餓狂餵…誰分辨得出來哪聲啾啾是肚子餓哪聲啾啾是想出去玩啦!是人都不可能啦!
「是有啦…不過他放假的時候都跑出去跟那個什麼…伊耶哥哥?約會去了啊!」雪璐跟范統這樣抱怨著。
「蛤!??那爾西跟伊耶約會?怎、怎麼不可能啊?!」范統有種接收到什麼爆炸訊息的感覺。
「哎唷──范統那個不重要啦!帶我出去玩嘛!!」
「…好啦不好啦!」范統終於妥協了,實在是因為感覺平常雪璐過得太可憐…。
「到底是好還是不好?」雪璐偏頭問著,范統放棄用自己這張破嘴解釋,直接伸手拉了雪璐就往外走。

「范統范統!這個是什麼?」雪璐指著糖葫蘆問。
「那個喔,就是一種酸點,聽做鹽葫蘆。」范統一講完就覺得很絕望,酸點聽起來有夠難吃的,而且鹽是鹹不是酸好不好…真是一個沒有常識的詛咒。
「…酸點…?所以是酸的嗎?不過鹽不是鹹的嗎?」看吧!連一隻鳥都知道了,這個智慧型詛咒居然會犯這種錯誤!──不過可悲的應該是在心中吐槽這個詛咒的自己──范統這樣想著。
「對啦!不是酸點,是鹹點才對。」才剛那樣想完,詛咒就糾正回鹹了…但是他想表達的是甜點才對…。
「什麼?到底是什麼啊?」雪璐也被越搞越糊塗了。
「反正喝喝看就不知道了!」范統果斷地從重量已經頗輕的錢包中再拿出幾枚零錢買了一串糖葫蘆,然後遞給雪璐。
「難吃嗎?」范統看著雪璐問,不知道這隻鳥喜不喜歡吃甜食,不過看牠公家糧食都可以吃得那麼津津有味,甜食應該也能接受吧?
「什麼啊范統,明明就是甜的啊!」雪璐邊吃邊笑了出來,想必還再在意到底是鹹食還是酸食…。
「不要計較那些動詞啦!反正都不一樣!」范統真的對詛咒絕望到有點惱羞成怒。
「的確是不一樣啊!──范統范統那個又是什麼?」話講到一半的雪璐,又被路旁的另外一家攤販給吸引了目光。
「噢,那個是……」

夕陽西沉,雪璐總算是心滿意足地拉著范統漫步回家中,范統覺得自己的心也隨太陽一起沉下去了…積攥了一陣子的積蓄,就這樣被雪璐的胃消耗掉了,不知道能不能去跟那爾西申請補助…他還有阿噗的洗髮香精要買啊!──當然申請補助只是想想而已,天知道他要怎麼向那爾西開口…。

「又過了一夜了,我還是沒有變回來啊!」范統有些苦惱地看著雪璐,要是雪璐一直都變不回來了,不知道他能不能再抓到一隻一樣的鳥還給那爾西…。
「不要急嘛,會變回去的啦──應該吧?」
「還說應該──!算了…我假的不管了啦!」范統自暴自棄地走進浴室,暫時不想理那隻鳥了。

入夜,范統坐在床沿煩惱著,雖說他下了不管了的豪語,他依然會放不下心,先不論那爾西會不會找他算帳,他還是覺得,應該要把雪璐平平安安地還給那爾西才對,畢竟雪璐是在從他這回西方城的路途上變成這樣的。
「欸,范統,范統。」雪璐戳了戳在思考中的范統,范統卻完全不答理。
「范統!范統──!喂──范統──!!」雪璐湊到范統耳邊喊道。
「──!!什、什麼啦!?嚇我一跳!」范統驚魂未定地輕拍著自己。
「我剛剛明明就有叫你了,你都不理我。」雪璐嘟著嘴這樣向范統抱怨。
「所以,什麼事?」
「范統,我餓了。」雪璐對范統露出笑容。
「現在根本沒有私家糧食可以給你喝了啦!」
「沒關係。」
「那不然你要喝什麼?」
雪璐繼續笑著,然後突然伸手將范統壓制在床上,隨即吻了上來。
「唔…!唔──」范統驚恐地瞪大了眼睛,他雖然是飯桶但沒有飯裝在裡面怎樣都吃不飽好不好!!

也許是滿足了,雪璐離開范統的唇,還意猶未盡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范統,你也很美味唷!」雪璐的這話,讓范統羞得想把自己給埋起來,沒想到只不過是被一隻鳥(雖然牠現在是化成人的狀態)親吻也會這麼有感覺,這隻鳥這麼會接吻一定是作弊!范統轉過身去背對雪璐,不想被他看到自己羞紅的臉,但雪璐卻從後面抱了上來,不知道是自己的體溫還是雪璐的,好暖,溫暖了彼此,范統就這樣睡著了。


隔天早晨,范統醒來時,雪璐已經不在了,只看見桌上留了一張紙條,上面用著歪七扭八的字體寫著:「范統,昨天你睡著之後沒多久,我就變回鳥了,看來可能是要吃到好吃的東西才能變回原形吧,之後我想吃好吃的東西的時候,會再去吃香菇然後再來找你的,謝謝招待喔!」
也許雪璐指的「好吃的東西」只是那些小吃和糖葫蘆,不過范統卻隱約覺得牠意有所指…也許,下次他要防範一下那隻白鳥再突然飛來突擊他吧…。
fin.
2011.12.23 by春捲


後記:
再次預祝泉大生日快樂喔♥

目前不是用自己的電腦所以打字好不順一直按錯(yay)
這篇順利(?)爆字了...原本以為頂多兩千多,結果居然爆到兩倍...
其實我發現只要跟cp無關的角色在我的文章當中都很容易就被鬼隱...到底為何?(抹臉
→所以阿噗被鬼隱了請不要打我也不要問我阿噗去哪了我也不知道(喂
然後設定不知道為什麼自然而然(?)就變成雪璐跟那爾西關係不太好了...
擬人神馬的我也很苦手...我怎麼可以有這麼多苦手的東西啊...(yay)
其實這篇有點爛也有點懶...某個地方就給他接的超不順...
請大家不要介意(泣


總之,祝大家聖誕快樂囉~!
メリークリスマス♥
果然過12點了...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8-83a45399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