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昔與今。(范統生日賀文)
●范統生日賀文
●cp:可能有微暉范
●八成都是范統跟他老爸的事情

范統生日快樂!!!!!!!今年我終於當稱職的廚了cry


 
說到慶生,范統只有很微薄的印象,那是他還很小的時候的事情了…。
很小的時候,范統家裡也是會慶祝生日的,生日那天,他總會醒得特別早,似乎這樣,就可以讓這特別的一天延得更長一些。這天晚上,老媽總會煮一桌他最喜歡吃的菜,在晚飯過後,會從冰箱裡拿出提前預訂好,老爸當天帶著他去蛋糕店拿回家的蛋糕,他總是興奮地看著老媽把蠟燭從袋子中拿出來,插上蛋糕、點燃,即使有些小時候的記憶已經模糊,但是在那個大大的蛋糕上閃爍舞動著的燭光,他卻依然記憶猶新,他記得他會在爸媽為他唱過生日快樂歌之後許願,那時的他許下的總是希望老爸可以買什麼玩具給他這樣單純又孩子氣的願望,他還記得在他吹熄蠟燭後,老爸大大的手會握住他的手,帶領著他切下那第一刀,縱使已經不記得蛋糕的滋味,他卻仍然記得老爸又大、又粗糙、又溫暖的手握著他的手的感覺。
但是在他即將進入小學前,他家就不再慶祝生日了,進入小學後不久,老爸便陸陸續續開始教導他一些鐵口直斷的知識,他記得當時的自己根本聽不懂這些東西,只想著去外頭玩耍,但是老爸卻一再強調這些東西非常重要,要他好好學起來。
他曾經很羨慕同學,總是可以玩樂打鬧,可以聊著昨天的卡通或電視劇,放假時可以出去玩,他連同學們開心地描述著生日時全家人圍著那個插著蠟燭的大蛋糕一起慶祝生日都覺得羨慕,在那些同學們開心地聊著天時,范統總是無法加入話題,他的時間除了學校的作業之外,總是被老爸的修練給佔滿,當時的他也在心裡偷偷埋怨過老爸很多次,也因為老媽對此不管不問賭氣過,但是那畢竟是他老爸,他最後還是乖乖地待在家裡,努力地學著老爸教給他的那些東西。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那麼聽爸爸的話,不過他現在確實是很感謝老爸當時強硬地要求他要把那些知識和技術都學好的,若非如此,後來的他也沒辦法有能力營生。
說起來,老爸之所以會在他剛上小學的時候就開始教他這些東西,多半也是因為他已經算到自己不久之後就會過世了吧。但是那個時候的他並不知道這件事,一直到他十二歲生日那天。
又到了七月十號,他已經習慣了不再去在意家裡有沒有為自己慶生這件事,那天他媽媽一早就出了門,說要很晚才會回來,臨走前還不忘叮嚀他和他老爸要記得好好吃飯,送走老媽之後,他一如往常地練著他老爸開出的作業,而老爸在快到中午時,主動開口說了他騎車去買午餐。老爸主動開口相當難得,平常老媽不在的時候他大多都是以找的零錢當他的跑腿費為報酬,讓范統去附近小吃攤買點麵回來當午餐,雖然讓老爸出門,他就少賺了一點零用錢,但既然是老爸主動提起,他也就樂得待在家裡等午餐買回來。
但是老爸回來時,除了午餐,手上還提著一小盒東西。
「那個是什麼?」范統有些好奇地發問。
「飯後再看。」范池將手中的小盒子放進冰箱中,不回答范統的問題。
「喔。」范統也不急著要得到答案,先吃飯對他而言比較重要,他跑到水槽邊洗了洗手,然後拿了兩副餐具。
吃飽飯後,范統已經把那個小盒子的事拋到腦後了,老爸站起來走向冰箱拿出它之後他才想起這個還沒解答的疑惑。
會冰在冰箱,那應該就是食物吧?
但是范統卻猜不出那個小盒子裡到底裝了什麼。
不過他老爸也沒有要吊他胃口的意思,直接打開了盒子。
那是一個精美的小蛋糕,上面還放著一塊寫著「Happy Birthday范統!」的巧克力。
「老爸這是…?」雖然驚喜,但范池太過突然的舉動讓范統一時間沒能理解。
「祝你生日快樂啊!」他邊說邊伸手揉了揉范統的頭髮。
老爸拿出店家附贈的蠟燭,插到那個小蛋糕上,然後點上火焰。
一閃一爍的燭光雖然在大中午的日光下顯得十分微弱,但是范統卻覺得沒有看過比那更閃亮的東西了。
他在心裡許著希望明年老爸還能再幫他買蛋糕,跟老媽一起慶祝的願望後,吹熄了蠟燭。
老爸切開蛋糕後,將比較大的那塊推向他,「好了,快吃吧!」
范統迫不及待地拿起叉子,將蛋糕送入口中。
「好吃嗎?」他爸爸沒有動手,反而笑著看著他這樣問。
「嗯!好吃!」范統不等口中的蛋糕吞下,嘴巴還被蛋糕塞得鼓鼓的就出聲回答,也因為口中的蛋糕而讓他咬字不清楚。
「好吃也慢慢吃啊,你看你,都吃到鼻子上了。」老爸邊笑邊伸手幫他抹去鼻子上沾上的鮮奶油。
那是大概是他吃過最好吃的蛋糕了。
 
吃完蛋糕後,他喜孜孜地搶著去洗碗盤,邊想著明年如果跟老媽一起慶祝一定會更開心。洗了碗盤後,老爸把他叫了過去。
「范統,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來這裡坐下。」
雖然老爸的表情看起來也沒有很嚴肅,但是和方才看著他吃蛋糕的神情相比,讓范統感覺這件事必然十分重大。
他戰戰兢兢地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待他坐下後,老爸喝了口茶,然後徐徐地開口了,「明年的今天,老爸就不會在了。」
「咦…?」太過突如其來的話語,讓范統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這件事情我也跟你媽說過了,命數嘛,既來之則安之,范統你也別太難過了。」范池像是沒注意到范統的錯愕一般,自顧自地繼續說了下去:「幸好你卜卦看相什麼的都學得不錯,老爸也沒有後顧之憂了。」
「為什麼…是今天…?」范統好不容易反應過來了,這樣問他老爸,說話的嗓音有些發顫。
「噢,這樣比較好記啊!」這句話現在的范統想起來只覺得他老爸聽起來就像是可以自己決定要死在哪天,然後還硬要選在自己兒子生日這天,真的讓他十分無言,但當時的范統卻說什麼都無法接受。
「總之不要太傷心了,剩下的時間老爸會把該處理的事情都處理好,老爸不在之後,要幫我把你媽照顧好啊,范統。」范池伸出手,拍了拍范統的頭。
「…不要…」范統的聲音太過微弱,范池沒能聽清楚。
「嗯?你說什麼?」他維持著手放在范統頭上的姿勢這樣問。
「我說我才不要!」范統奮力拍開父親放在他頭上的手,推開椅子,跑回了房間。
在他鎖上門的那刻,眼淚再也無法忍耐地一顆顆自眼眶中滾落,即使他一次又一次伸手用力抹去,也止不住流下的淚水。他不想發出聲音,所以努力地忍著不哭出聲,但終究是無法忍住嗚咽的聲音,只好用棉被把自己團團包住。
 
那天晚上,即使爸爸敲了他的門,問他要不要出去吃晚餐,他也當作沒有聽見,把自己包在棉被裡,縮到最小,彷彿這樣就可以將父親說的那些話隔絕在外。
雖然躺在床上,但范統一點睡意都沒有,又過了不知道多久,他聽到媽媽回來的聲音,從房間裡,他可以模模糊糊地聽到他們的交談聲,爸爸告訴媽媽他聽到這件事之後的反應,媽媽也只淡淡地說了句「這樣啊」,從語氣中可以聽出她的無可奈何,但范統不明白媽媽為什麼可以這麼乾脆地接受爸爸一年後就不在了的事情,他不懂什麼是命數,他只知道他討厭這樣。
最後,范統哭到累得睡著了。
那晚,他似乎做了什麼夢,但是他醒來時只記得一些殘光片影。
 
在范池告訴范統這件事情之後,范統賭氣不理睬他了三天,這三天范統雖然照常和爸媽一起吃飯,但他除了必要的時間以外,總是把自己鎖在房間裡,雖然他知道這樣並不能改變什麼,但即使知道,他也不想去面對。若是平常,老爸一定早就發火了,但是現在卻沒有,只是常常欲言又止地看著他,他假裝沒有發現,但他其實對老爸這樣的態度也感到生氣。
不過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樣的狀況下,看到書桌上擺放著的占卜用道具,仍會自動自發地拿起來練習。
即使他自己也覺得這樣很矛盾,但多年來養成的習慣讓范統不這樣做就覺得坐立難安。
第三天晚上,范統又做夢了,這次與上次的夢不同,即使醒來也仍舊清晰地映在他的腦海中。
夢中的他還很小很小,小到連話都說不清楚,只能發出一些簡單的音節。他邊發出著「巴巴、巴巴」的聲音,邊撐著家裡的矮凳顫顫巍巍地站起,踏著不穩的步伐朝幾步外的爸爸搖搖晃晃地走去,夢中爸爸看到他跨出第一步的時候露出了驚喜的表情,對他張開雙手,鼓勵著他再繼續向前跨步,現在看來如此接近、毫不費力就能夠走到的距離,對當時的他而言,卻彷彿是橫越一片未曾有人征服過的荒山野嶺,當他好不容易走到爸爸那裡,並跌在他的懷抱中時,他仰頭看見老爸露出了他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眼中似乎還泛著淚光,爸爸抱著他的力道有點大,親暱地蹭著他的臉也讓他被鬍渣刺得不太舒服,但是他卻覺得這個懷抱好溫暖。
隔天早晨,范統醒來時,伸手在自己臉上摸到一片溼淋淋,才發現自己在睡夢中哭了出來,他抽了張衛生紙,抹去臉上的狼狽。
他不知道這個夢到底是真的發生過的事情抑或只是他的幻想,但是如果老爸說的事情是真的,那麼再這樣賭氣下去也不是辦法。
或許是因為終於接受了事實,范統起床後覺得神清氣爽,但是由於幾天來單方面的吵架,讓范統也不知道該怎麼和好,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在吃早餐注意到老爸想用醬油時遞給他而已。
爸媽看到他的舉動似乎有點驚訝,但都沒有多說什麼,一直到吃飽飯後,老爸才對他說:「范統,我有話跟你說,跟我到書房一下。」
到書房後,范池拉過一張椅子,拍了拍示意范統坐下,自己則坐在另外一張椅子上。
范統默默地坐下後他才開口。
「范統,我知道你可能很難接受我前幾天跟你說的事情,我也想過是不是不要提前告訴你比較好,但是我思考了很久,還是決定要提前跟你說,這是因為我希望不管是我還是你都能把握最後的一年,爸爸當然捨不得你和媽媽,但是我知道有你在,所以可以不用擔心媽媽一個人。」范池伸手摸著范統低垂的頭,「范統,你一直是個乖孩子,即使爸爸勉強你、要你把我教給你的東西都學會,甚至犧牲了你的玩樂時間,你也會乖乖聽爸爸的話,你真的很努力。」輕輕揉著范統的頭髮的手是那麼地溫柔,讓范統的眼淚又差點要掉下來。
「…沒有可能避掉嗎?」范統低聲地問。
「嗯…很可惜沒有辦法,這就是命運吧。」范池輕輕地笑了,像是已經接受了一切。
范統突然站起身,一把抱住了坐在他對面的范池,把臉埋在他的胸口,「…我會的。」
「什麼?」
「我會好好照顧媽媽的,也會好好學習的!」范統大聲地對爸爸說。
「是嗎?那就拜託你了。」范池也伸手回擁住范統,他把下巴抵在范統的頭上,閉上眼睛,感嘆著自己真的有個很好的兒子。
 
在那之後,范統就沒有再慶祝過生日了,他逐漸長大後也漸漸不會再去在意生日,對他而言,七月十號這天,比起自己的誕生,更重要的是父親的離開,以及他所交託給他的事物。
但是范統卻沒想過多年後的這天,竟會有人幫他慶祝生日。
 
這天范統關了店回到家後,打開冰箱,就看到一個自己沒有印象的蛋糕。
「暉侍,這是…?」家裡如果有不知道打哪來的東西,問暉侍就對了。這是范統跟暉侍相處好一段時間以來的心得。
『范統,生日快樂!其實我本來是想買個蛋糕的,但後來想想還是自己做了。』體內的暉侍這麼告訴他,雖然看不見表情,但說著這句話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害臊。范統想了想,又覺得這多半是自己的錯覺,早就把臉皮練得跟牛皮一樣厚的暉侍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事而害羞。
『不過我沒做過幾次蛋糕,所以也不確定好不好吃…』暉侍有些遲疑地補上了這句話。
「看起來很難吃啊!不客氣!」不管怎樣,范統還是很感激暉侍的,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被這樣顛倒,就不是范統可以控制的了。
『范統,要不要我幫你唱個生日快樂歌啊?』暉侍這樣提議。
「噢,這個就還是算了吧,這麼小了,也需要生日悲傷歌了…。」悲傷歌…確實啦,喊著徵女友喊這麼久,到頭來女友連個影也沒有,比起女友的手作甜點,居然是先吃到暉侍用自己的身體做的蛋糕,而且現在的畫面就像是一個孤家寡人又不甘寂寞的傢伙自己幫自己慶祝生日,這種狀況確實是挺讓他想掬一把辛酸淚…。范統邊吐槽自己的詛咒,邊把蛋糕從冰箱中拿了出來。
『就算不唱歌也至少要許個願啊!』體內的暉侍這樣說著,『啊,蠟燭在流理台的第一個抽屜裡有!我有準備好了,許願啦范統──!搞不好我還可以幫你達成願望啊!』
「不好啦不好啦。」看在暉侍都已經把蠟燭準備好的份上,范統還是答應了。
從抽屜中取出蠟燭、點燃,那小小的火光勾起了范統的許多回憶,當年和家人一起慶祝生日的畫面、最後和老爸一起吃的蛋糕以及後來到了幻世的種種…如今和暉侍一起在這裡,或許也沒有他剛才說的那麼令人難過吧,雖然從旁人看來,他還是形單影隻,但他自己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就夠了。
范統閉上眼睛,許下了希望詛咒能早日解除、大家都能安好的願望。
 
吹熄蠟燭後,范統拿起叉子,叉起一口蛋糕送入口中,甜而不膩又細緻的口感在口中蔓延開來,「好難吃…!!」范統忍不住大聲地說,「暉侍你是蠢才嗎!明明有做過蛋糕還可以做得這麼難吃!」偏偏整句話都被詛咒顛倒得像是在批評暉侍,讓他覺得十分沮喪。
『好吃嗎?太好了!』明白范統想說的話的暉侍,此時終於鬆了口氣,幸好自己沒有失敗,他可不想讓范統吃到不好吃的東西。
「嗯!」范統邊回應,邊迫不及待地將第二口蛋糕送入口中。
『再怎麼好吃也別吃得這麼急啊,不要不小心噎到了!』暉侍看范統大口吃著蛋糕的模樣,忍不住出聲提醒,『你喜歡的話我之後還會做的,不用擔心沒得吃啦!』
 
那天晚上,范統久違地夢到了暉侍,暉侍看見他出現,笑彎了眼睛。
「范統,生日快樂。」暉侍語帶笑意地說,「抱歉,我無論如何還是想當面對你說一次。」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抱歉的。」范統也笑了,「謝謝你的蛋糕,真的很好吃。」
「如果你願意的話,今後的每一年我都會幫你慶祝的。」暉侍靠近范統,與他額頭相抵,「雖然我們只有在夢中才能相見,但今後的每一天,我都會陪伴在你身邊的。」
「…嗯。」范統輕聲答道,平常幾乎不哭泣的他,這瞬間卻忍不住覺得有些鼻酸。
謝謝你,暉侍。
  
fin.
2017.7.5  by春捲

噢去年真的是超級廚失格的,今年終於順利生出范統生日賀文(說起來前年和大前年也不是寫賀文(ry)
真的很感謝山吹辦了這個企劃,我才能有個動力不拖稿讓范統廚們可以一起交流互餵糧食(感人)

記得多年前(到底多久以前)跟紀山曾經聊到超可愛的父控小范統(有多可愛請見another five days的圖本愛他,就要好好養育他(不要打廣告),從那之後我就一直很想寫小范統和爸爸的文......拖到今天我終於寫出來了...!!!(拖稿大王)
後面那個跟暉侍一起在范統的世界慶祝生日嚴格來說也離「今」很遠啦,但就是......取名困難症emo
雖然最近(?)都在寫范統攻,但是這篇感覺比較像暉范,就當成是我睽違多年的暉范吧(到底多久沒寫文ㄌ)
原本想再多寫一點范統跟暉侍的事情,但就......嗯...快死線ㄌ(ry
總之寫小范統跟爸爸我就大滿足了cry小范統我的天使!!!
再次預祝范統生日快樂,愛范統一萬年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77-0ae23eb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