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酒精中毒。(金范)(H)
●cp:金侍x范統

●H有,應該說整篇就是為了H而寫的,超久沒有寫范統受了啊啊啊啊
●CWT45水泉的金范本衍生,不過沒看過金范本其實也沒什麼關係←

●單純想燉肉
●看金范本看到超想上范統,上不了只好讓小金上



范統三不五時會想要喝點酒,特別是在有什麼煩惱的時候,黃湯下肚之後睡個一覺,隔天起來便會覺得特別神清氣爽。但是他每次跟朋友一起去吃飯時想喝個幾杯,總是會被友人制止。
很後來他才知道,這是因為他喝了酒之後總是會做出許多不可理喻的事情。
想到自己在不知情的時候給朋友添了多少麻煩,他就覺得又抱歉又無地自容。
但即使如此,他仍然沒有打算要戒酒。
一方面是因為他很喜歡喝了酒之後輕飄飄的感覺,很多原先會介意而無法放開自己的事情在喝了酒之後都能暫時忘記,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找到了可以放心跟他喝酒的對象。
小金雖然也曾無奈地跟他說過他還是戒酒比較好,但反正只要他不想戒,小金還是會陪他喝酒。
『我不覺得那樣也不是一種情趣嗎?』他曾這樣問小金。
『情趣喔…但是前輩醒來什麼都不記得的話根本就稱不上是情趣了啊!』
『…你不管,反正我不要喝,你只要允許我拿通訊器撥給別人就壞。』他之所以會任性地這樣說,就是因為他知道小金會包容他的任性。也許這樣做是吃定了金侍的溫柔,但范統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金侍那個「真拿你沒辦法」、既無奈又充滿溺愛的表情──簡直就像是中毒了一樣。
『唉,好啦,我會制止您的,前輩您就放心喝吧。』金侍無奈地笑了笑,但眼中滿溢著溫柔。
 
范統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大概兩杯酒下肚隔天起來就會忘記自己做過什麼事,但經過幾次嘗試之後,范統發現自己並不是喝了每種酒都會醉到失憶,比如說水果酒,既能讓他拋下那些無謂的矜持,醒來之後他又不會完全忘記昨晚發生的事情。
在范統有了這樣的發現之後,他便趁著一次到西方城去辦公事買了好幾瓶水果酒。
雖然他拿情趣來說服小金讓他繼續喝酒,但每次醒來都不記得自己到底幹了什麼好事,得從小金口中才能得知還是不太好,如果是水果酒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
范統這樣想過之後,便打算隔天晚上跟金侍一起享用那瓶水果酒。
 
那天晚上,范統和金侍下了班後一如往常地一起吃了晚餐。
「前輩,您今晚要過來嗎?」走出飯館後,金侍這麼問他,他點了點頭作為回答。
回到金侍的住處,兩人輪流沖過澡後,范統迫不及待地拿出今天早上來上班時帶來的袋子。
「唉,果然啊…。」看到范統從紙袋中拿出的東西,金侍無奈地嘆了口氣。
「壞嘛──下一次喝都已經是好一陣子以後的事情啦!」
「前輩,請恕我直言,一個禮拜之前並不能算是『好一陣子以前』的事情。」金侍說是這樣說,但還是拗不過范統哀求的眼神,起身走向櫥櫃拿了兩個杯子。
 
不出金侍所料,范統還沒喝光他手中的第二杯水果酒前,就明顯露出醉態。
「小金,抱抱──」
即使知道范統醉了之後會做出很多他清醒時絕對不會做的事情,但當范統把手中的酒杯丟在一邊,朝他張開雙手時,他還是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前輩,您不是說過因為會不記得所以不喜歡在喝醉了之後做的嗎?」
「抱我嘛──」
對著雙頰酡紅,還因為喝醉酒而咬字不是很清楚的范統,金侍也只能默默地嘆了口氣,然後舉手投降。
「好好好。」
看見金侍也朝他伸出雙手,范統邊笑著邊投入了金侍的懷抱中。
「唉,前輩,您這樣是要我拿您怎麼辦才好呢?」金侍邊摸著范統的頭,邊這樣說。
「什麼怎麼辦才壞?」范統聽到了他說的話,仰起頭來看著他。
「就是我的前輩實在太可愛了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啊。」
「…你才不可愛。」
不知道是不是金侍的錯覺,范統的臉似乎更紅了。
「前輩,您這樣我可是會忍耐不住的喔。」
「…那就要忍。」再度把臉埋進金侍肩窩的范統,用一個不注意就會漏聽的音量這麼說。但是金侍聽得清清楚楚。
捕捉到這句話的瞬間,剛才都還算冷靜的金侍,覺得自己心中的火一瞬間被范統撩撥了起來。
「前輩,這話可是您說的,之後不要後悔。」金侍轉過頭貼在范統的耳旁低聲說出這句話後,一把將范統抱了起來。
「嗯?咦?小銀──」
然後在范統還來不及抵抗之前將他丟到了床上,隨後自己也跨了上去,急躁地脫掉自己的上衣。
事實上范統也沒有抵抗──他在喝過酒後從來都不會抵抗。
范統看著跨跪在自己身上正在脫去上衣的金侍,雙手順著他的大腿,撫上了他的腰腹,溫熱的手指沿著金侍腹部肌肉的紋理輕輕地撫摸著,那種搔癢的感覺讓金侍的慾火更甚。
「前輩,如果您的手閒著的話不如先把衣服給脫了吧。」
「嗯?你來…」范統像是癡迷了一般看著金侍姣好的身體,漫不經心地這麼回答。
「…前輩,您喝酒了之後還真危險。」金侍喃喃地唸了一句之後,伸手開始解起范統的扣子,而范統則仍輕輕地摸著金侍的身體,不知道是因為這種若有似無的觸碰還是微涼的空氣,讓金侍暴露在外的肌膚起了一點一點的雞皮疙瘩。
「前輩,您──」脫去范統的衣服之後,金侍正想伸手也脫去他的褲子,但不論是說到一半的話還是做到一半的動作,都被范統打斷。
「讓你來。」說出口的話雖然被詛咒顛倒,但是動作卻不會被干擾,范統伸手推倒了金侍,自己則轉身跨坐在他身上,變成與剛才完全相反的體位。
范統跨上金侍後,馬上俯下身親吻著金侍的身體,細碎的吻從金侍的耳畔、脖子、鎖骨、胸口、側腹,一點點地向下,最後落在金侍的胯下,范統伸出舌頭,隔著褲子舔著早已將褲子頂起的那處,在金侍的褲子上留下了一圈顏色更深的痕跡。
那種彷彿在搔著癢卻沒有搔到癢處的感覺,讓金侍更加難耐,他巴不得馬上把褲子脫下來,把自己的東西塞到范統溫熱的口中。但是范統都說了讓他來,這可不是平日能夠輕易見到的光景,即使憋得難受,金侍還是想看范統會怎麼做。
范統舔了舔那裡之後,又隔著布料將那邊含入口中,過了幾秒之後或許是嫌衣物過於礙事,才終於將金侍的褲子拉下。
不再被褲子繃住的金侍覺得舒服了一些,但在他還沒有緩過來之前,范統就張口將那裡含進口中。
來得太過突然的溫熱,讓金侍不禁倒抽了口氣,聽到金侍的反應,范統似乎很滿意,動作也變得更加賣力。
最初幾次口交,范統想當然耳地非常不熟練,而清醒時的范統又會因為太過害羞,而不願做這樣的事情,所以范統只有在喝醉了的時候才有機會練習,雖然這些時候,范統都會因為酒精而忘了發生過的事情,但或許是出於本能,范統的身體已經記住了金侍會感到舒服的地方,他一會舔弄一會吞吐著金侍的下身,甚至任由那處頂到他的喉嚨深處。雖然他也會覺得不舒服,但是聽到金侍因為快感而從喉嚨裡傳出的悶哼,他就覺得這樣做值得了。
「前輩…!可以了!」一會後金侍制止范統的動作,他可沒有想要直接釋放在范統口中的意思,但是范統就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一樣,仍舊繼續著動作,金侍費了很大一番力氣才忍住不射出來,並將范統推開。
「小金,你要嗎?」看見范統這樣問著的無辜神情,金侍幾乎要當場繳械投降。
「不是不要,對了,前輩,既然您說讓您來,不如您自己準備吧?」
「自己準備?」范統偏了偏頭,露出不解的神情。
「對。」金侍將手伸向范統身後,暗示性地按了按那處。
「可是你不會...。」范統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
「沒關係,我教您。」
「唔、嗯。」金侍之所以捨不得讓范統戒酒,也有一個原因是酒醉的范統總是不會拒絕他的要求──何等自私的原因,但前輩卻連這樣自私的自己都包容了,多麼的溫柔啊…。金侍時常覺得,他是沈醉在范統的溫柔裡的,就像是沈醉在酒精中一般。
「來,前輩,您先自己脫掉褲子。」金侍的語氣彷彿是在誘拐著一個孩子,而此時的范統確實像個孩子──沒有心機,金侍說什麼,就乖乖地做什麼。
在范統脫去自己的褲子時,金侍伸手到床邊的櫃子中拿出了潤滑液。
「前輩,請把手借給我。」
金侍將潤滑液擠在范統手中,「好燙…!」范統一碰到冰涼的潤滑液,便這樣輕叫出聲。
「嗯,所以要像這樣溫暖它。」金侍拉著范統的手,輕輕地搓揉了幾下,「您看,現在不冰了吧。」
「嗯。」
「好,現在用您的手指,輕輕地按摩那邊,就像是在畫圈那樣。」金侍又拉著范統的手,探向他自己的身後,「對,就是這樣,等到前輩覺得可以的時候,就把手指伸進去…。」
金侍手把手地教著范統如何自行擴張,他看著范統跨在自己身上,用自己的手指擴張邊輕喘著氣的樣子,覺得早已不能更硬的下身又硬了幾分。
「前輩,您有摸到嗎?覺得舒服的地方。」
「嗯──?」范統似乎已經無法聽清他所說的話,金侍決定直接用動作傳達。
他又擠了一些潤滑液在自己手心,捂熱了之後仔細塗抹在自己的手指上,然後伸向范統。
「不知道在哪邊嗎?讓我來告訴您。」金侍邊說著,邊將手指伸入范統已經有兩隻手指在擴張著的後穴。
「啊、啊啊──」原本已經覺得有些適應的地方,突然又插入了一隻手指,讓范統難耐地叫出聲來。
「就是這邊。」
金侍帶著惡趣味地戳弄著范統體內的敏感處,范統更加無法按捺自己的聲音,已經不知道翹起多久的下身,也從前端滲出透明的體液。
金侍仰起頭吻住范統,舌頭順著范統張開的口探入其中,與范統的交纏,將他壓抑不住的聲音封在兩人的口中。來不及吞下的津液順著兩人的下巴滴落下來,在金侍的床單上留下點點斑駁。
金侍放開快喘不過氣來的范統後仍沒有退開,在極近的距離對著范統說:「前輩,我快忍不住了,可以進去了嗎?」說話的同時兩人的嘴唇還會因此接觸。
「嗯、」也不知道范統究竟是答應還是只是意識不清的呢喃,不過不管是何者,金侍都會把它解讀成自己想要的意思。他抽出在范統體內為他擴張的手指,原先緊閉著雙眼的范統,此時才睜開眼睛看著他,帶著水氣的紫色眼眸露出了寂寞的神情。
「前輩別急嘛,我還有更好的東西,您不想要嗎?」金侍巴不得馬上插入范統體內,但是想了想之後還是打算伸手到抽屜中拿保險套。
「想要…。」范統像是等不及一般貼到金侍身上。
「等、前輩…!您這樣我沒有辦法戴保險套啊!」
「有關係。」范統又吻了上來,不給金侍拒絕的機會。
這可是您說的。金侍在心中這樣說了之後,伸手將范統拉下,兩人的位置再度交換。
金侍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的下身插入范統體內,毫無預警地就插到最深處,接著滿足地聽到范統按捺不住的呻吟。
不論范統是清醒或是喝醉,他們已經做過這麼多次,金侍對范統身體的每一處都已經無比熟悉,他知道所有讓范統有感覺的地方。
金侍的雙手扶著范統的腰,低下頭在范統身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痕跡,他的每一次抽插,都是朝向范統體內敏感的那處。從范統溢出口中的呻吟、從范統環扣著他的腰的雙腳,他都能知道范統的感覺。
金侍並沒有因為照顧著范統的後面就忘了前頭,他伸手為范統紓解著慾望,每一次的套弄都恰到好處,不久後范統便射了出來,白濁的液體飛濺上他的小腹,而金侍沒有錯過這個美好的畫面,不論是眼前的美景或是范統因為釋放而不自覺的收縮後穴,都讓金侍無法再忍耐,也在范統體內射了出來。
 
那天深夜,他為范統清理時范統早已經因為太累而睡著了。這也不奇怪,因為他們在那之後又做了好幾次,即使前輩聲音都叫啞了他還是不想停下來。
──或許自己也像是這個人沒辦法戒掉酒一樣,沒有辦法戒掉他吧。

fin.
2017.2.12 by春捲


oh...金范本的范統讓我看到好硬,超想上他......所以我只好來寫肉文了
然後再次為不好好填坑的春捲感到萬分抱歉......對不起春捲就是個廢人春捲
然後真心想不起來上次寫范統受是何年何月的事情...翻了一下之前寫的東西,居然已經是2012的事情了...emo
總之不管范統是上人還是被上我都超愛的啊啊啊啊cry
因為太想上范統了所以這篇居然花三個小時就打完了...平常有這個效率該有多好......emo

其實原本想讓小金說:「前輩,明明就已經跟你說過很多次隨便喝醉很危險,為什麼你就是不懂呢?」這句,但結果找不到地方塞所以就算了
我只想說金范本的范統怎麼回事...不管是撒嬌也好命令句也好覺得受傷也好開心也好,全部都超級超級可愛...!!!想上啊啊啊啊!!!!
范統你知不知道你喝酒超危險的啊...!!!!!會被撿屍啊代理侍大人!!!不如說我超想撿啊!!!!
喝醉了會哭會鬧脾氣會發酒瘋會變得超誘人都讓人超不好的cry
總之這篇就是在如此想上范統的心情下寫出來的_(:3」∠)_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74-b97f291a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No title

春捲!!!你還記不記得那年大明湖畔的炎楓鏡又名吳炎!!!!!!!!(工三小
我來留言寮!!!!!!!!(冷靜好嗎
好,你如果不記得也沒關係總之我是妳的老讀者(???
出坑很久一段時間,最近因為要跟同學借金范本又回坑,想說先來看看春捲有沒有寫,結果居然有!!!!!還是乳齒好次的肉肉!!!!!!!
嗚嗚嗚嗚嗚春捲你4我女神QQQQ謝謝你吧這麼可口的F統跟溫柔的小金帶來這個世界QQQQQ(叩拜
然後我也刷了七日間的肉肉,范統蘇的我真的QQQ想嫁QQQQ文末淡淡的惆悵感我也整個被打到QQQQQ

可是阿,我從國中會考準備到要大學學測了,當年好香好好吃的范米為!森!摸!沒!後!續!呢!!!!
春捲QQQ我會定期刷你的文會常常來留言拜託你寫啦好嗎好嗎好嗎QQQQQQ(煩

對不起我是裝熟魔人但我真的很喜歡春捲的文也想多看一點QQQQQQQ
廢話好多又好煩躁真是對不起・゜・(PД`q。)・゜・
吳炎 | 2017.06.27 14:39 | edit

Re: No title

> 春捲!!!你還記不記得那年大明湖畔的炎楓鏡又名吳炎!!!!!!!!(工三小
> 我來留言寮!!!!!!!!(冷靜好嗎
> 好,你如果不記得也沒關係總之我是妳的老讀者(???
> 出坑很久一段時間,最近因為要跟同學借金范本又回坑,想說先來看看春捲有沒有寫,結果居然有!!!!!還是乳齒好次的肉肉!!!!!!!
> 嗚嗚嗚嗚嗚春捲你4我女神QQQQ謝謝你吧這麼可口的F統跟溫柔的小金帶來這個世界QQQQQ(叩拜
> 然後我也刷了七日間的肉肉,范統蘇的我真的QQQ想嫁QQQQ文末淡淡的惆悵感我也整個被打到QQQQQ
>
> 可是阿,我從國中會考準備到要大學學測了,當年好香好好吃的范米為!森!摸!沒!後!續!呢!!!!
> 春捲QQQ我會定期刷你的文會常常來留言拜託你寫啦好嗎好嗎好嗎QQQQQQ(煩
>
> 對不起我是裝熟魔人但我真的很喜歡春捲的文也想多看一點QQQQQQQ
> 廢話好多又好煩躁真是對不起・゜・(PД`q。)・゜・


嗚嗚嗚嗚我當然記得你啊~~~怎麼會忘記呢~~!!謝謝你給我的留言,有你的留言我就有滿滿的動力了!!!!
太好了謝謝你回坑!!!金范超美味超好吃!!!!(痛哭)
對...我也很好奇為什麼范米沒有後續......(ㄍ)
我已經立誓這個暑假要來寫了...我...現在就來開word......(大廢人)
學測加油!!!我一定會努力在這個暑假填完這個坑的!!!
春捲 | 2017.07.05 23:03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