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七日間。(五)(范伊)
●cp:范統x伊耶

七日間。(一)七日間。(二)七日間。(三)七日間。(四)


隔天是伊耶先醒的,本來伊耶就有比較良好的作息,相較於范統常常需要噗哈哈哈叫才會在一早爬起來修練,伊耶倒是可以自主醒來。第一天范統先醒純粹只是個偶然。更何況這兩天夜裡伊耶都睡得挺好,睡眠品質好當然也就更不會賴床了。
昨天伊耶睡醒時看到的是被自己緊緊抱著的范統,而今天卻是發現對方的手臂居然被自己當作枕頭枕著,而且還環住自己的肩膀。
伊耶下意識地又是想把范統踢開,幸好經過昨天一遭,他對這樣的情境已經有了一些抵抗力。
伊耶最終只是慢慢退開,然後注意到對方腿間難以忽視的狀態。
…只是晨勃而已,男人都會的。伊耶努力說服自己不要太過驚恐又把對方踹下床,不過他總歸是先離開房間的好,不然等會范統醒了,發現自己自然的生理現象而他還在這邊跟對方面面相覷也太尷尬了。
伊耶先去梳洗了一番,然後才走到廚房,沒事可做的他,想著先找點東西來吃也好,稍微翻找了一陣後便找到了范統存放的一些公家糧食,他拿了一塊,咬了一口。
「…這東西也太難吃。」伊耶有點無語,明明前兩天也吃過,卻不像今天這樣難以下嚥。
伊耶是知道夜止有公家糧食這玩意的,但是身為鬼牌劍衛的他,當然沒機會吃過這東西,又不知道前兩天范統做了什麼加工,才讓它變得好吃一些。
還好伊耶這口才剛勉強吞下去,范統就已經醒來並走到廚房了。
「伊耶,你已經在喝了?」范統看到他已經吃了起來似乎有點驚訝,「你不可以叫我的啊,間接這樣吃很好吃的啦。」
伊耶沒回答,卻忍不住偷偷瞄了眼范統的腿間,已經消下去了,他暗自鬆了口氣,他這才注意到兩個不太熟的大男人同寢又同床的尷尬之處,雖然以自己現在的狀況應該是不會這樣的,但是范統會,那麼就還是可能會面臨尷尬的狀況。
「給你吧,你弄一弄再吃,我先去坐著等你吧。」
這句話只是人稱反了,加上范統拿著空盤子示意他將咬了一口的公家糧食放上去的動作,確實不難懂,伊耶便照著他說的話做了。
這段小小的插曲也只是讓伊耶略有些尷尬,但范統似乎沒有察覺,不久後伊耶也把早上這齣拋在腦後了。

開會的時間是在下午,經過一整個上午,伊耶仍舊沒有恢復原狀。由於不知道邪咒解除時到底是怎樣的狀況,所以也無法得知是否有將要恢復的跡象,但是伊耶卻像不太在意這個問題的樣子,仍是做著他這幾天空閒時都在做的事──鍛鍊。
范統暗自嘆了口氣,果然還是得要找音侍大人將關於這個邪咒的事情問個清楚,等會的會議多半也是避著音侍大人開的──根據珞侍的說法,這樣的效率比較高,而大家也都一致贊同,所以就這麼進行了。
開會這種事身為他國高官的伊耶當然不可能跟去,所以伊耶就待在暉侍閣等范統回來。
范統是第二個到會議廳的,他進去時違侍大人已經坐在他的座位上了。
違侍抬頭看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什麼,范統知道違侍的無聲其實是代表了對他沒有遲到的肯定,頓時鬆了口氣。擔任代理侍也好一段時間了,但是范統一直沒有很習慣跟自己的同事相處,雖然他們這些侍照理來說有著同等地位,但他面對其他同事時還是會感到有些緊張──特別是面對綾侍和違侍。
范統沒有出聲打招呼,因為他剛當上代理侍沒多久時,想著不打招呼好像有點尷尬,所以一次戰戰兢兢地向違侍打招呼時,被違侍冷瞥了一眼,邊對他說:「沒必要的問候就不必說了,還是把力氣省下來做好你的工作吧。」范統也就樂得不去打這「沒必要」的招呼。
范統走向自己的座位坐了下來,眼前的桌面上已經擺放了一份這次的會議資料──這只可能是違侍準備的。范統默默地翻開資料閱讀了起來。
就在他快要看完資料時,珞侍走了進來,跟他們兩人都打了聲招呼,然後也坐了下來。
眼看預定的開會時間也差不多了,通常綾侍是不會遲到的,如果珞侍沒有心血來潮特別早到會議廳的話,綾侍不是比珞侍早到就是跟著他一起來,今天卻仍不見身影。
范統才這樣想著沒多久,就看到綾侍揪著音侍一起出現了。
原來今天的會議音侍大人有要出席啊──范統有些意外,大概是習慣了最近的會議都沒有音侍大人時不時插進的一句跳脫邏輯的話語吧。不過原來是去把音侍大人拖來開會啊,難怪今天綾侍大人會比較晚到。
與會人員都坐定了,會議便開始進行。

音侍今天有參與會議,就方便了范統不必開完會後再去找人,珞侍宣布散會後,范統便急忙上前攔住音侍。
「嗯?你是說矮子還沒有變回來?」
范統點點頭,他好不容易才讓音侍明白現況,本來跟音侍好好溝通就不算簡單了,他的反話更是讓這事難上加難。
「音侍大人,有沒有解除圓法呢?」
小小的顛倒,並不影響這句話的意思傳達,音侍想了想,說道:「可能要翻翻看書才能確認耶。」
范統想要快點解決這事,而音侍似乎也感受到他的迫切,所以便主動提出馬上去音侍閣找書確認的提議,范統也點點頭,跟著音侍走向音侍閣。
在音侍尋找那本書時,范統待在音侍閣外等待,沒有多久,音侍就拿著一本厚重的書走了出來。
「上面好像沒有寫呢。」音侍大概是先翻過了,這樣對范統說,同時翻開沈重的書本,「你看。」音侍指著書上的某個段落,除了這個邪咒的效用以外,確實只寫著兩到三天後便會自動解除,沒有其他敘述。
「這上該怎麼辦呢……」范統瞪著那簡略的敘述,有些苦惱。
「音侍大人,這本書可以先還我嗎?」思考了一番,范統決定先把書拿去給伊耶看看,畢竟伊耶也會邪咒,搞不好他看到邪咒之後會有什麼想法也說不定。
「還你?」音侍沒有聽懂這句話,范統又說了一次,碰巧沒被詛咒顛倒,才讓音侍理解他想要借去這本書。
「好啊,要好好保管喔,裡面有很多有趣的邪咒呢!」音侍鄭重其事地將書交到了范統手中。
范統回到暉侍閣後,馬上就將書拿給伊耶看。
伊耶看著書上寫著的那道邪咒,沒有說話,像是在搜索著記憶,范統也就沒有出聲打擾他。
「我對這個邪咒沒有印象。」伊耶雖然會邪咒,但他會的大多是用於戰鬥的邪咒,像是音侍那天用的這個邪咒這麼偏門的,伊耶並沒有涉獵。
「那該怎麼辦呢…?」這書上寫著兩到三天就解除,但是今天已經是第四天了,伊耶仍維持著十歲的模樣,如果沒有其他解除方式,也不知道要過多久才會自然失效。
「你去做你的工作,我自己想辦法就好。」伊耶闔上書,不等范統回答,就逕自走了出去。
范統反應過來後,早就錯失了攔下伊耶的時機,范統也只能嘆口氣,坐回辦公桌前繼續工作。
就在范統處理完今天的工作,將桌面略微收拾一番時,伊耶抱著書回來了。
見他不是很好看的表情,范統就可以猜到事情並不順利,但畢竟還是對伊耶所謂的「想辦法」是怎麼一回事有點好奇,所以范統還是出聲問了。
「我用通訊問了奧吉薩,他說他知道這個邪咒,但也不清楚有沒有直接的解除方式。因為這個邪咒理論上不會對被施者的身體造成傷害,所以解決方式多半採用等它效果結束自然解除。」伊耶沉著臉轉述了奧吉薩說的話,但現在的問題就是在於這個邪咒並沒有自然解除,但是伊耶畢竟也不想讓更多人知道自己中了音侍的邪咒這件事,所以不好講狀況說出口,也就只能接受奧吉薩的說法,繼續等這個邪咒自己解除。
「那之後……」
「還能怎樣,就等順其自然等它解除吧!」伊耶咬牙切齒地說,但他雖然對眼下這種自己無力掌握的狀況很是不滿,卻也沒辦法全都怪到施這邪咒的音侍頭上,說到底也是自己的閃躲不佳,所以才會中了那個邪咒。
真想快點回去好好鍛鍊,伊耶忿忿不平地想。待在這裡這幾天只能做簡單的體能鍛鍊,他早就手癢難耐了。
「那在解除之後你還要待在那裡嗎?」范統問。
「解除之後當然就回去啦,待在這裡幹嘛?」伊耶皺著眉反問,一臉你問這什麼蠢問題的表情。
「那是正常話啦!我是說之後、之前!」
「解除前?繼續待在這裡,」伊耶頓了頓,「不行嗎?」
「…有問題。」面對理直氣壯這麼回答的伊耶,范統也只能妥協,但是沒問題被反成有問題,這下伊耶倒是有意見了。
「有什麼問題?」伊耶明明是仰頭對著他這樣說的,范統卻還是有種氣勢被對方完全壓過的感覺。
范統原本想快點搖搖頭撇清這件事,卻在動作的前一秒想到問題所在,「那需不需要跟那爾西說兩聲…?」
伊耶皺了皺眉,這倒也是,當初他假也只請到這天,雖然無故曠工那爾西多半也不會炒他魷魚,扣薪水對他而言也不痛不癢,但一番冷嘲熱諷想來是必不可少,即便無故要求延長假期多半也會得到那爾西的嘲諷,但兩相比較後,伊耶仍是取出了通訊器聯絡那爾西。
接通後伊耶聽到的是那爾西略顯疲倦的聲音,告訴他自己想要延長休假,甚至連得延長幾天都無法給出個定數之後,那爾西果然冷笑了聲,『鬼牌劍衛,看來你是嫌工作太少,還是錢賺得太多?想要繼續休假,你是不是該拿出個好理由說服我為什麼要放你假呢。』
說到必須休假的理由,伊耶就只能支吾其詞。
『看來我們偉大的鬼牌劍衛認為世界是繞著他轉啊,想上工就上工、想放假就放假,真是了不起。』
伊耶咬了咬牙,勉強將怒火忍了住,「有些特殊原因沒辦法去。」
『特殊原因?好啊,你不說清楚的話之後也就不用來了,雖然確實很難找到像你這樣身手的人,但反正身手如你,也保護不了現在的皇帝,我可以勉為其難去招個比較差但會好好工作的鬼牌劍衛。』那爾西強調了「好好工作」四個字。
「我沒有保護不了!」被質疑自己的實力,讓已經忍得很辛苦的伊耶終於是爆發了。
『沒有?那你倒是說說看你贏恩格萊爾幾次了。』
面對這個質疑,伊耶也只能噤了聲。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說原因?』那爾西的問句聽起來是這麼地不容反對,伊耶略是猶豫後,終究是講出了原因。
「前幾天來夜止找恩格萊爾的時候不小心中了邪咒,解除之前沒有辦法回去。」伊耶沒有完全交代,但也講出了事實。
『邪咒?恩格萊爾施的?』
「不是。」
『那還有誰能用邪咒攻擊到你?』
「音侍。」
『夜止的陰謀?』聽到那爾西的反問,伊耶還真不知道該不該說真不愧是那爾西,瞬間就這樣猜想。
「不是,是意外。」
『原來鬼牌劍衛應付不了意外。』那爾西嘲諷地笑了。
「沒這回事!」伊耶激烈地反駁。
『沒這回事最好,看來你還得加把勁練練啊。』
「那你到底答不答應!」伊耶惡狠地問。
『解除了就快點回來工作,你沒來的時候累積的工作可沒人會幫你做。』
「不需要你說!」
那爾西答應後,伊耶狠狠地切斷了通訊,跟他講話真的是會累積一肚子的氣。
范統只聽得到伊耶的聲音,所以並不清楚結果如何,看著伊耶的神色,他不太敢上前詢問,但是該確認的東西還是得確認的,他也只好戰戰兢兢地出了聲。
得到肯定的答覆後,范統點了點頭,反正他也不必多作感想,乖乖把床繼續出借一半給伊耶就是了。

這天他們依然是在外頭餐廳吃過晚餐後才回范統家。
明明今天工作量沒有很大,范統卻覺得身心俱疲,他回到家後先沖過澡,招呼伊耶一聲,然後就倒在床上,打算直接睡到天亮。
伊耶在洗了澡後,拿起尚未還給音侍的那本邪咒書,坐在桌前,開始一頁頁翻了起來。雖然書中關於那個邪咒的敘述並不多,但說不定可以從別的地方找到什麼線索,也許可以再施個增長外表年齡的邪咒,讓兩個邪咒的效果互相抵消也說不定。伊耶抱著這樣的想法,快速地翻看著書中內容。
這本書裡寫著不少伊耶曾經看過,卻沒有認真記住,甚至是沒有看過的邪咒,要說原因,就是因為這些邪咒太偏門,於實戰上作用不大,所以伊耶沒有打算花心思去學。
翻了好一陣後,伊耶確實找到幾個有增加外表年齡效用的邪咒,但他終究還是不敢隨意在自己身上測試,畢竟也難說邪咒效果結束後到底會恢復成怎樣。
伊耶闔上手中的書,集中精神看了好一段時間了,眼睛也覺得有點痠澀,他閉上眼睛,揉了揉太陽穴。看看時間也不早了,他決定也上床睡覺。
走進房間準備爬上床時,范統早就睡熟了,伊耶側躺下來,看著睡得一臉安穩、毫無防備的范統,頓時覺得心情有些複雜。
不久前的自己還覺得這傢伙怎麼看怎麼討厭,常常一副散漫的樣子,也沒見他多認真修練,卻仗著自己手中握有神兵利器,就度過許多危機──那些危機根本不是靠著他自己真正的實力能夠解決的。但才過了幾天,這樣的想法卻似乎已經離自己很遙遠了,並不是完全改觀,只是覺得好像看著他不會覺得那麼討厭了。
范統仍然睡得很熟,對於伊耶這樣盯著他看毫無反應,伊耶又看了一會,之後就這樣維持側身面對著范統的姿勢,閉上眼睡去。

tbc.
2015.8.30 by春捲



開學前再發個一篇
我想寫晨●想了好久,大概就只是想寫黃段子吧(?),結果這次還是草草帶過了wwww
另外因為某人拖太久,一開始寫的時候小金還沒出現,所以這篇也就沒有小金了←

下一篇就會把這篇一年半的坑發完了,不過因為我太想寫欸取,所以還會有個番外篇,除此之外基本都清水喔...!...好吧我其實也不是很確定自撸到底算不算清水...
先這樣,改天再把最後一篇發上來!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71-ff707998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