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七日間。(四)(范伊)
●cp:范統x伊耶

七日間。(一)七日間。(二)七日間。(三)

●暉侍走到哪都要跟范統刷存在感,明明是范伊的(ry)(你寫的


向來一夜好眠的伊耶,在這天半夜卻不知道為什麼醒了過來,他翻了身,發現本來應該睡在他旁邊的范統現在卻不知去向。
「去哪了…。」伊耶小聲地叨唸著。他倒也不是關心范統上哪去了或想去找他,只是理應會看到的人不見了會有點在意罷了。
伊耶又轉過身,背對范統原先睡著的那側,但遲遲無法再度入睡。
伊耶不耐地咂了舌,果然醒了就很難再睡著。他索性坐起身,環顧了房間之後,確認了范統並不是睡到滾下床。
伊耶走出房間,然後看到走廊一邊盡頭的浴室門縫中透出的光線。
只是半夜想上廁所嗎…?
伊耶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走上前去敲了門。

「范統?」
沒有得到裡面那人的回應,伊耶邊敲著門邊出聲詢問。
而裡頭正在反省自己方才所做的事情的范統,差點沒慌亂得從馬桶上跌下來。
也還好他一秒就回過神,沒有直接打開門回應伊耶,而是注意到空間中散不掉的腥臭味,雖然不算濃烈,但也只要踏進浴室一聞,想必馬上就會注意到,而伊耶好歹也是個健全的男人,只要聞到這味道一定馬上就會察覺自己剛剛做了什麼事。
范統一把抓起暉侍之前帶來、放在洗手臺上的空氣清新劑,狠狠地朝著四處按了好幾下,又聞了聞,確定味道已經被蓋掉才打開門。
門外的伊耶手正舉著,像是正準備要再度敲下。
「你大半夜的在廁所幹嘛啊?」伊耶率先發問。
「有、有什麼…!只不是突然肚子痛而已!」范統也察覺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十分可疑,但他也沒辦法,在心裡慌亂的時候還能憑藉演技掩蓋這種事本來就不是他擅長的。
也不知伊耶到底有沒有聽出他的慌亂,但至少是接受了他的這個藉口,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沒事就回去睡覺吧。」
伊耶說完之後就率先轉身走回房間,范統原本還以為伊耶也是想要上廁所才會爬起來敲他的門,但現在看來並非這麼一回事,范統便不禁感到有些困惑了。
伊耶半夜醒來發現他不在床上,想了想覺得有點在意而爬下床找他…?這機率有多小啊…?
總之伊耶沒說什麼,他也沒那個膽去問,所以兩人就這樣沉默地走回房間、先後爬上了床。
──然後不久後,伊耶又纏了上來。
還沒睡著的范統感到一絲無奈,經過今晚的體驗他確實得知了伊耶的睡癖,這樣的睡癖似乎比睡覺打呼或是踢人、搶被子什麼的好上一些,但卻讓人十分尷尬…。不過這次伊耶倒是沒再把手伸到什麼尷尬的地方或是有什麼舉動,單純只是把自己當抱枕的話范統倒是還能夠忍受。
雖然打定主意要無視伊耶把自己當作是抱枕的舉動快點睡覺,但范統還是睡不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在廁所陷入自我厭惡的狀態中伊耶卻突然敲門而將自己的睡意全都嚇光了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總之范統睡不著。
平時睡不著還可以翻來覆去,現在他卻只能直挺挺地躺著,感受身體右側傳來的他人的熱度。
幸好明天就會結束了,自己又可以安安穩穩地睡覺,反正今天晚上發生的事除了自己誰也不知道,就把它當作是個祕密,搞不好久了自己也就忘掉了。范統這樣安慰自己。
也不曉得折騰了多久,范統才終於睡去。

由於夜裡的那番折騰,隔天是伊耶先醒了。剛開始他還在半睡半醒間的恍惚,又再眨了眨眼才覺得清醒了些。接著他便注意到自己並非安份地睡在他起初躺著的地方,然後才發現自己像隻捕獲獵物的章魚一般把范統纏得很緊,也許是這個原因,范統睡著的表情似乎不太安穩。
因為向來沒什麼機會和他人同床共眠,伊耶也就沒機會得知自己的睡癖。當下伊耶也沒心神去想為什麼自己會抱著范統睡覺,一睡醒就看到自己向來討厭的人的臉──而且還是這麼近的距離──實在是很大的驚嚇,在發現是自己抱著對方、兩人的肌膚零距離地緊貼的時候又是另一個巨大衝擊。伊耶腦中只剩下大聲尖叫和把對方踹下床兩個選項。
結果他是兩個都做了。
睡到一半突然被掉下床的衝擊加以尖叫聲驚醒的范統完全摸不著頭緒,還以為是發生什麼意外了。
等到從伊耶驚魂未定的質疑拼湊出自己為什麼會被用這麼激烈的方式叫醒之後,范統也很是無奈,明明自己剛開始也好幾次把伊耶推開,是伊耶自己又纏上來的,甚至還……剛想到昨天半夜的事,范統便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就算他再怎麼不滿,面對眼前這個人他還是敢怒不敢言。
范統爬了起來,雖然從床上被踢下來,但好在沒有撞到哪邊,就屁股和後腰有點痛而已。
范統說了句「我去弄晚餐」,便邊揉著後腰邊要走出房間。但就是這揉著後腰的動作讓伊耶回過神來,他注意到范統的右手腕上那圈青紫的痕跡。
是昨天的…。伊耶馬上會意過來。
雖然看范統還是能用右手,所以多半沒有大礙,但是那圈烏青在范統多被衣物遮住、久沒曬過什麼太陽而白皙的手腕上卻是那麼的怵目驚心。
而自己剛才甚至還把他踢下床…。
其實仔細一想就會知道被當成抱枕不是范統的意願,但他剛才就是沒去想,直接憑直覺反應。但是范統受到了這樣的對待卻也沒有多說什麼,伊耶不知道他是不想說、不敢說或是什麼其他的原因,但他就是這樣默默地接受了發生在自己身上這樣不合理的待遇。
雖然昨天睡夢中下意識的反應傷了范統的手腕時他腦中也有閃過「抱歉」兩字,但真要說他卻是到了現在,看到了范統手腕上的傷時才真正感到歉意。
歉意,這樣的感情他其實是很陌生的。他做事向來都有把握且有自信,不會因為有什麼差錯而波及他人,所以他鮮少感到愧疚或是後悔。
伊耶咂了咂舌,離開床鋪,向著那間與廚房相連的飯廳走去。
「嗯?伊耶,你躺下啦?」范統注意到來人,「你差不多慢弄壞了,我可以後去梳洗,還是你要先喝?」
范統的聲音聽起來很平常,沒有什麼不悅。
「先吃,我等你弄好。」伊耶邊說,邊在餐桌旁坐下。目光直勾勾地望向在流理台前動作的人。
范統有時候雖然有點遲鈍,但是他現在的位置是正對伊耶,再怎麼遲鈍也該發現伊耶的目光了。剛開始想說忍一下就好,但這樣被看著總會覺得尷尬,更何況他在心底說要忘掉的記憶現在還深深地烙印在腦中,他更感到一絲心虛,最終是無法繼續忍受地出聲問:「怎麼一直盯著你聽…?你的臉下沒有什麼嗎?」說出這句話時范統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只希望伊耶沒有聽出來。
「沒事,不用在意我。」
你在說什麼──!怎麼可能不在意!?換作是你被這樣死盯著看你再來跟我說不用在意啊!
范統強忍住心中的吶喊,幸好早餐終於弄好了,他也就可以不必再被這樣盯著看。
他將早餐端上桌,邊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了:「抱歉,跟明天一樣喝私家糧食……」
「沒差,我吃什麼都可以。」伊耶接過自己那盤,說完之後就直接開動了。
范統鬆了口氣,也跟著坐下、開動。
伊耶這時又瞥了眼范統的右手腕,雖然范統還沒換上外出的服裝,但卻已經戴上腕套將手腕遮了去。
他是不想讓自己發現嗎…?伊耶也只能做出這樣的猜測。

吃過早餐、梳洗更衣過後,伊耶又跟著范統到神王殿上班。雖然范統也說過他可以不用跟去,但反正也沒有其他的事好做,所以他還是跟去了。
這天走到暉侍閣的路很順遂,沒有再像昨天碰上綾侍或其他的侍,偶有碰上其他官員或是守衛,他們也沒有打探跟在代理侍後面的這個小孩是誰。
但是每個人看到范統之後都會主動和他打招呼──甚至連來路上的平民也會。
聽見一聲又一聲的「代理侍大人早安」、看見他們臉上掛著的真誠笑容,以及范統有時是早安有時是晚安的答覆,伊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他不是沒聽過別人向他說「伊耶大人好」,只是他從來就不曾像范統這樣回應。若是他當下心情不錯也就只是聽過就算了,不會有什麼回應;若是心情煩躁甚至還會想叫他們閉嘴,而那些向他道好的人也從來就不像這些對范統道好的人,他們總是一臉驚懼、一臉的不情願,可以看得出來若非下位者必須的禮儀,他們必定會噤聲不打什麼招呼。
伊耶仰頭看向范統,他正因為又一次把早安講成晚安而露出有點懊惱又無奈的表情。
伊耶不能理解,要是他可能早就嫌煩要他們通通閉嘴了。
范統沒有注意到伊耶的視線,懊惱的表情也轉瞬即逝。

他們一前一後地踏入暉侍閣,范統今天該處理的公文已經擺放在他的辦公桌上。
今天的公文不是很多,這樣范統開始工作時心情還算不錯,雖然等會可能還會增加,但總是比昨天那疊公文山好多了。
──不過雖然量不多,但是仍舊很無聊。范統倒也沒想要去期待公文哪天可以變得多有趣,只不過是在心中這樣嘮叨抱怨一下而已。
就在他審完第一份公文準備轉戰第二份時,他才注意到伊耶沒有離開。
「伊耶?」范統困惑地出聲,「你不可以像昨天一樣來別的房間啊?我要喝飯再叫你。」
「我待在這裡就好。」
既然伊耶都這麼說了,范統也就不再多說,低頭繼續看起下一份公文。

也許是因為心情不錯,范統今天的效率比往常高一點,但就在他工作了約莫兩個小時左右,有人闖進了暉侍閣。
「范統!聽說你帶私生子來上班啊?」
來的是珞侍,發問的語氣似乎帶著一絲興奮。
就珞侍現在國主的身分,東方城哪他不能去?用「闖」這個字眼形容或許不太對,但范統還是覺得他根本只是想聽八卦所以才跑來。
「有這回事──!」范統第一時間便出聲反駁,只可惜詛咒讓他反駁的話變成了肯定。
同樣一直待在這裡做著簡單鍛鍊的伊耶早就注意到有人到來而停下了動作,現在一聽珞侍說的話便皺起了眉頭。
「別這麼激動嘛,我又沒說要扣你薪水,小孩沒人照顧的話,只要不妨礙工作帶來也沒什麼關係啊!」珞侍無視了范統的話,自顧自地又說了下去,「哎呀,這就是你的私生子啊?不錯不錯,長得真可愛。」珞侍看到在一旁的伊耶,便朝著他說了起來。
「就說是了!!」范統急於反駁,想也知道珞侍是故意的,但是他還真不敢說激怒伊耶之後他會有什麼反應,看到他越皺越緊的眉頭和陰沈的臉色,范統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停了。
「你也真不夠朋友,什麼時候有了對象連小孩都這麼大了還不跟我們說。」
最好是這樣!!雖然重回幻世也四年多了但誰可以在四年多內找到老婆生了小孩還長這麼大啊──!而且新生居民才不能生小孩吧!!范統激動地在內心駁斥。
「咳…不鬧你了,我是來跟你說明天下午要開會,別忘了。」珞侍看伊耶──是的,他當然知道對方是伊耶,綾侍已經跟他匯報過音侍又做了什麼「好事」了──一臉下一秒就會爆發的表情,他也知道該收手了。
你也知道你是在鬧嗎!!范統忍不住在心裡這樣想。
「還有這疊公文,」珞侍揚了揚手中的那疊公文,「今天要處理完喔!那我先走啦!」將手中的公文放到范統桌上後,珞侍便離開了。
你到底是來幹嘛的──!有國主親自來送公文和提醒開會這回事嗎──!分明就是來湊熱鬧的!惹惱伊耶之後還馬上落跑!有這樣的嗎?!
想是這樣想,但事情都發生了,范統也沒什麼辦法,只能戰戰兢兢地開口:「伊、伊耶…那個…珞、珞侍他只是討厭關玩笑、你要太介意…。」
語畢,伊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卻沒說什麼。范統又是等了等,發現伊耶真的沒有要做什麼,才又像撿回一條命一般,趕緊又低頭開始看起公文。雖然剛剛珞侍又拿了一些過來,但量還是沒有很多,雖然剛才的突發事件讓范統一時之間很難集中注意力,效率低了不少,但要在下班前全部批完還是綽綽有餘的。

他又看了一些公文便暫時打住,反正今天的量比昨天少了很多,也差不多到吃飯時間了,可以吃個飯再繼續處理。
這頓飯吃得有些尷尬,伊耶雖然臉上表情已經恢復正常,但似乎還是不太高興,范統也不敢出聲搭話,兩個人就這樣默默地各自吃著飯菜。
飯後范統將碗筷收了收,交給前來取走的神王殿廚房員工,並謝過他。就在他準備開始繼續工作時,又有人闖進暉侍閣了。
「范統──!聽說你有私生子了?!」
暉侍閣書房的大門都還沒完全打開,范統就聽到暉侍語帶緊張的這句話。
想也知道是假的好嗎!──這句話是范統內心的吶喊,之所以沒有喊出聲是因為他現在忙著看伊耶臉上的表情,他還真怕伊耶氣到拿劍一把把暉侍砍了──幸好伊耶現在手邊沒有劍。
原先聽到這八卦還在緊張的暉侍一開門看到裡面的人就冷靜下來了。
「咦……?」暉侍看到房內的人略是遲疑了一下,又道:「這…不是鬼牌劍衛嗎…?」
書房內只有范統和伊耶兩個人,伊耶那頭白髮又十分引人注目,所以暉侍一開門就注意到了。
至於為什麼能夠一眼就認出對方是伊耶,和對方十分明顯的特徵與氣質有關,也和暉侍的觀察力本來就很好脫不了關係。
「錯,你都聽到了,哪來什麼公生子。」
范統跟他略微解釋了一下伊耶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又為什麼會在這裡,聽完之後暉侍才終於放了心。
「呼,害我還緊張了一下。」
「有什麼好放鬆的啦!舊死居民本來就能生老人不是嗎!」范統很是無奈,上午珞侍那副擺明了是來鬧他的樣子也就算了,暉侍這會是腦袋完全停擺了嗎?
「啊,那個,我還以為你因為太想要老婆小孩所以跑去找沉月幫你開外掛了。」
「關什麼內掛!連男朋友都還沒找到說什麼老公小孩!」
范統真的無言以對,就算新生居民能生小孩,他也從來就沒有對象,這些傢伙明明一個個都知道,卻一直踩他的痛處。
「那就好,剛剛聽珞侍說太緊張就直接跑來了,連午餐都還沒吃呢。」
「那你就慢點來吃吧!」為了這種事情緊張得不吃飯就跑過來范統也不會覺得感動。
「范統你吃過啦?我還以為午餐可以跟你一起吃呢!」暉侍一聽范統這麼回答,一臉失望。
「喝過了喝過了,改月再約吧!」
「好吧,那我就先走了,改天約。」暉侍也是丟下工作跑來的,既然該確認的事情已經確認了,又沒能順道跟范統吃頓飯,那也不該繼續逗留了。
「嗯,快走快走。」
范統有些敷衍地將暉侍打發走,接著就開始工作。
一旁的伊耶從頭到尾都沒有出過聲,被捲入這種無聊的八卦之中確實使他很不爽,但是不知為什麼,看著范統和修葉蘭像是把自己當成空氣一樣自顧自聊起來讓他的心情更差了。修葉蘭剛進來時是有關注他一瞬,但也就這麼一瞬,確認了事情的真相之後就沒再理會過他,也就只有離開前又再跟他點頭致意了一下,但一看就知道只是個禮貌性的舉動。
伊耶倒也不是想要受到關注或什麼的,只是單純的看到這兩個人的相處狀況覺得煩而已。至於為什麼覺得煩,他自己也說不上來。

又過了一陣子,范統便處理完今天的所有公文,在將公文全部送至該交送的地方,並確認了今天沒有什麼其他工作之後,由於距離下班還有段時間,范統便打算到街上看看。
在東方城的所有侍之中,最常出現在街上的無非就是范統了。這個工作倒也不是什麼硬性規定他必須去做的事,但范統也樂得有機會出去晃晃,不必一直坐在桌前工作,所以當他處理完該做的事情之後,若還有多餘的時間,他常常就會像這樣到街上走走看看,也使得東方城的居民大多覺得代理侍大人沒有什麼距離感,久了也敢上前攀談幾句。
范統在出發前問了伊耶要不要一起去,原本以為伊耶會拒絕,但他居然答應了。
於是伊耶就看到了比他原本以為的還要更加親民的范統。

伊耶亦步亦趨地跟在范統身後,看著范統回應每一聲招呼,甚至是停下步伐跟路人聊上幾句。伊耶看得出范統偶爾會露出有點困擾的表情,但他似乎也不是對於有人上前攀談感到困擾。

「哎呀,代理侍大人!」在他們經過一間賣著可樂餅的小販店時,小販店的大嬸看到范統,開心的向他招呼著,「您後面的那位是…?」
「呃……是、是敵人的小孩。」范統含糊其詞地說,
「真可愛的孩子啊!來,小弟弟,這個請你吃!」大嬸將剛炸好的可樂餅裝進紙袋內,遞給伊耶。
大嬸這句話著實讓范統捏了把冷汗,他是知道伊耶聽到某些字眼會抓狂的,很顯然,大嬸的話完完全全就是那個地雷。他也沒把握伊耶會不會跟一個不知情的普通人計較。
就在范統打算出聲說些什麼時,出乎他意料的,伊耶竟接過大嬸遞來的可樂餅,甚至小小聲地道了謝,不知情的人可能都會以為這只是個靦腆害羞的孩子了。

「代理侍大人也請用。」大嬸又遞過來一個可樂餅,邊這麼說。
「你、你就不用啦…!」范統還想推辭,但是大嬸卻仍是將裝著可樂餅的袋子塞在他手中。
「不用客氣啦!能見到代理侍大人就是我們的福氣!」大嬸爽朗地笑著,范統也不好意思一再推辭,就接下她的好意。
「不客氣。」
「不用客氣、不用客氣,趁熱吃啊!」東方城的居民有不少人已經知道而且習慣了范統的反話,只要不是很難的句子多數都能聽得懂,大嬸也明白范統是在道謝,揮了揮手,表示不用在意。
范統跟大嬸道了別,又領著伊耶走了一小段路,才在一個小公園的長椅上坐了下來。他示意伊耶也坐,然後才說:「後站在這邊吃吧!那家可悲餅很難吃的,趁冷吃最難吃!」語畢,范統審視了一番自己說出的話,頓時也有些無言,幸好伊耶也沒多說什麼,就是坐下來吃了起來。范統笑了笑,也吃起自己手中的可樂餅。
這一小段路還不致於讓可樂餅涼掉,酥脆的外皮和仍有些燙口的內餡十分美味,范統開心地吃著,邊轉頭問伊耶好不好吃。
伊耶看著范統一臉開心的樣子,皺了皺眉頭,沒有馬上回答。范統才發覺自己居然這樣毫不思索地就向伊耶搭話,頓時也沒了剛才高漲的情緒。
「嗯。」一陣沉默後伊耶竟然回應了,讓范統也有點驚訝。
「呃…你討厭就壞。」范統點了點頭,然後轉過身專心地吃了起來,沒敢再多說什麼。

吃完可樂餅後,范統又繞了一些地方,眼看晚餐時間也差不多了,就找了間店直接跟伊耶吃過晚餐才回家。
結果直到這天結束,伊耶身上的邪咒還是沒有解除的跡象。
「結果昨天還是有恢復呢…。」范統看著仍是十歲樣貌的伊耶這麼說了。
「啊、不過假的要算時間的話,明天也才過了兩天少一點,說…說不定昨天就不會恢復了呢…!要是假的有恢復,那、那就再去找綾侍大人…!」范統像是為了避免伊耶動怒,急忙這樣說。
「你沒必要那麼緊張吧。」看著語氣緊張的范統,伊耶皺著眉頭這樣說了。伊耶清楚自己為什麼感到不悅,就是因為眼前這個人每次跟他說話就像是自己下一秒就會砍了他的樣子。這樣想的伊耶完全忘了自己直到不久之前確實是這樣的表現,也難怪范統每次都一驚一乍的。
范統看著有點不悅的伊耶,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幸好伊耶也沒有要他回答,自己繼續說下去了,「說起來這也不是你的事,恢復不恢復都跟你沒關係吧?」
「話、話不是這樣聽的……」范統想要反駁伊耶說的話,但是毫無氣勢的語氣,比之伊耶的話語,完全落了下風。
范統其實很多時候不知道什麼樣的事情才是跟他有關係,而什麼樣的事情又與己無關,伊耶這次的事情,他也許大可不必管,就當是伊耶自己防備不佳,等邪咒的期限過去它自己解除就好了。雖然最初是伊耶的要求,但他也可以就把伊耶當作是個暫時的住客,不必為了這個邪咒怎麼解除想方設法。但是對范統來說,他既然已經插手了,就不會毫無理由就撤手不管,即便發生事情的是伊耶,是這個對他而言連朋友都不是,充其量只是「討厭自己的人」。
明明知道對方討厭自己,為什麼還要幫他呢…?范統也難免會感到困惑,他也不是想要藉此讓對方感激自己,或是對自己改觀什麼的,就只是單純的沒有多想就這麼做了而已…。
想了很多,范統卻找不到一句可以當作理由的話語,他起了個頭想反駁伊耶說的話,但是卻遲遲沒有接續下去。
「…算了。」伊耶率先決定不要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他爬上床,躺到這兩天自己睡著的位置,背對范統躺了下去。
其實伊耶也沒那麼在意今天沒能恢復這件事,當時為了以防萬一,他本來就跟那爾西多請了一天假,今天沒有恢復,等明天恢復後再回西方城也是一樣的。原本只想快點恢復盡早離開夜止的伊耶,現在倒是沒什麼感覺了,也許是待在夜止的這兩天沒有他原本想像的那麼不愉快吧?
其實不愉快的事情還是挺多的,但是仔細想想,卻又覺得沒那麼無法忍受。
看伊耶已經終止話題準備睡覺了,范統也只好有些侷促地躺上床,閉上眼睛試圖快點睡著。
而伊耶則在感受到對方躺到床上的動靜後,才閉上了眼睛。

入睡前尷尬的氛圍卻沒有改變伊耶睡著後的習慣,又一次被他人的體溫包裹上來的范統已經沒了第一次時的驚嚇,只是恍惚間他還是忍不住想著,是不是因為對方現在變成了十歲的孩子,所以他才會覺得這不熟悉的溫度如此燙人。
范統迷迷糊糊地在對方的環抱中調整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隨後又迷迷糊糊地睡去。

tbc.
2015.8.30 by春捲


終於把這個坑填完了...但因為到結束為止的字數比前面三篇加總還要多,所以我姑且就把剩下的分成幾篇了,因為已經寫完了所以不用擔心我會拖很久的!之後就會陸續貼上來了!(反省好嗎

就如同我在最前面講的...暉侍真的走到哪都要刷存在感......一定是因為我腦中范統跟暉侍的set已經根深蒂固了(ryyy

回歸正題,這篇自從挖坑寫完第一篇以來,已經過了快兩年半...我填坑的速度真是慘不忍睹......不過這篇比我原本預計長了超多...我這個暑假邊寫邊想我到底為什麼要取七日間這個名字......模糊的記憶中原本想寫的疑似(?)是三天...可是因為好像有點短,所以就索性改成七天,取一個禮拜這個整數(?)......事實證明,太貪心果然是不好的,我後來填坑填得超痛苦wwwwww
總之真的很謝謝各位的等待,這個坑終於填上了...!!我可以去填下一個坑了...!!(挖太多坑ㄌ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70-9f6cc6e0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