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盜墓筆記同人-歸人(瓶邪)
●cp:張起靈x吳邪
●最近有點難得的HE

歡迎小哥出來啊啊啊啊!!!!!!!

●張起靈ooc注意。說是這麼說搞不好吳邪也ooc只是我自己沒發現(ry

其實我一直搞不清楚小哥到底是哪天出青銅門,之前google得到的結果是小哥是2005年的立秋進去的,那天是8月7號(之前我還以為是6號),所以6號就寫過一個沒頭沒尾的小短打了,結果居然是17號出來嗎wwww
總之就趁著這麼值得紀念的日子寫了點東西,還把之前的小短打插進去了
謝謝三叔寫出了這麼棒的作品、還有這麼棒的角色,雖然我邊寫腦中也冒出過一些BE的念頭,像是小哥又忘了天真啦、天真進門接替小哥啦之類的,不過這種走向之前已經寫過了,所以今天我還是寫了HE
衷心希望小哥跟吳邪能夠幸福。


2015年8月17號,十年前的今天,小哥踏入青銅門;十年後的今天,吳邪終於能再見到張起靈。
十年後,吳邪老了,張起靈臉上卻沒有歲月的痕跡。
吳邪會老、吳邪會累,有天他終將無法繼續追著張起靈。
吳邪總有一天會死。
而那天,張起靈是不是還像吳邪第一次與他擦肩而過時那樣,絲毫未變?

吳邪沒敢去多琢磨這個問題,說他膽小也好,說他逃避也罷,細想了只會讓自己更加不安,但是無論小哥變或不變,他都已經決定要守著這個人一生,即便他拒絕、即便他再度離開,吳邪也認了,他這一生已經栽在這人手上。
為了今天,他早已經做好萬全準備,裝備行囊早已備妥,鋪子與盤口的事已經託付給王盟,「我會回來的。」他對王盟這樣說,其實會不會回來,他也沒能肯定,也許這句話更多的是種信念──相信自己可以平安帶回小哥。但是經過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吳邪早就不是當年那個愣頭青,他也想過自己回不來的可能性,並將一切的處理方式都寫了下來,安放在自己桌上,王盟看到,就會知道該怎麼做的。
他已經可以看到他們當年出來的那道石縫,夾縫很不明顯,若不知情,多半會忽略過去。
吳邪鑽了進去,多虧了那溫泉,裡面和當初一樣暖和。吳邪停了下來,卸下背上沈重的背包,然後將裡面多餘的東西一件件取了出來。
接下來的路不長,但是有多凶險卻難說,他不需要多餘的重量增加自己的負擔。
這趟路他得自己走,他索性就沒去通知胖子,沒必要再去打擾他,等到接回了小哥,再通知他也是可以的。
吳邪可以想像的到,當胖子知道自己獨自去接小哥時絕對會大罵你這傢伙,兄弟都當這麼久了,有難還不同當!
想到胖子那罵罵咧咧的樣子,吳邪忍不住輕笑出聲,對不起,胖子,不是不把你當兄弟,只是這條路我只能自己走。
接手三叔的盤口這麼多年了,剛開始確實有過太多的混亂,但是他也磕磕絆絆地走過,途中小花給了他太多太多的幫助,若沒有小花,他都不敢想像自己能不能挺過來。
十年歲月,一幕幕劃過他眼前。他甩了甩頭,壓下那些不急著現在去回顧的過往。
他又檢查了一番包中的冷熱兵器,一一確認過後將一柄小刀插上腰間的武裝帶上,又陸續拿了些閃光彈、手雷等一一放妥,並背起一條子彈帶,其餘不會馬上需要的武器就放回背包中,手上只留著一把衝鋒槍。
其實路線他腦中清楚,這些火力只是為了防範那些怪鳥的出現罷了。
不需要的東西都留在這裡,等到接到小哥之後經過這裡再拿走。這趟除了武器,他帶最足的就屬食物,就怕小哥在門裡太久餓壞了。其實吳邪也不知道小哥到底如何在門內熬過十年,裡面有沒有食物、小哥有沒有遇著什麼危險、會不會傷了哪裡他一概不知。
吳邪深吸了口氣,手探向左胸前,那裡的衣服內袋裡裝著的是小哥十年前交給他的鬼璽,他隔著衣服摸了摸那裡,還在,鬼璽仍然冰冷地、沉默地躺在離自己心臟最近的那處。
吳邪最後在包裡塞了點食物和水,還有一些緊急包紮用的裝備,便朝那通往青銅巨門的隙縫鑽了進去。

通往青銅門的路很靜,吳邪只聽得見自己壓抑的呼吸聲,以及已經放輕,卻在這死寂中仍是明顯的腳步聲。好像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其他活物一樣。這樣也好,若是可以,他也不想碰上那些怪鳥。
沒有碰上以為會有的劫難,吳邪很順遂地來到青銅門前。睽違十年的青銅門似乎比記憶中還要更加雄偉巨大,就像是在鎮壓著這神祕山中什麼未知的恐怖一樣,坐落在這鮮有人知的地方。
吳邪仰頭看著青銅門,但即使脖子已經仰至極限,仍看不到青銅巨門的頂端。他看著青銅門上的紋路,突然發現自己竟緊張得憋住了呼吸,他急忙深吸了口氣,試圖平復自己慌亂跳動著的心臟。

吳邪會怕,怕轉過頭張起靈又一次失去蹤影,怕張起靈又一次不告而別。
長白山依然是那座長白山,青銅門中的未知仍然未知,張起靈經過十年也不曾改變,但是吳邪…已非當時的天真,歲月磨去他的天真無邪、磨去他的堅持。
他不知道他還能追在張起靈身後多久,如果有天他再也追不動了、再也不想去探求那些未解的謎局,如果那一天,張起靈說要離開,他或許會就這樣放手…。

那一天也許終將到來,但那卻非今時今日。

吳邪閉上眼睛,青銅門的樣貌像是已然烙印在視網膜上一般清晰地出現在自己眼前,他又深呼吸了幾次,覺得心跳似乎已經平靜下來後才又睜開了眼。
接著伸手探向衣服的內袋,把小心翼翼放在那裡的鬼璽取了出來。
他不知道要怎麼做這座彷彿永遠緊閉的大門才會開啟,小哥沒有告訴他,他猜想或許是張起靈其實並不希望自己真的在十年後來到這裡開啟這門吧。
但是我來了。吳邪站在偌大的青銅門前,握緊了手中的鬼璽,在心中輕聲地說,是對小哥說,也是對他自己。鬼璽的邊角磕得他手心生疼,他卻恍若不知,又是收緊了拳。

該怎麼開門,這是道自己必須面對的題,吳邪走近青銅門,希望能在上面找到個鑰匙孔之類的東西,但是並沒有這樣的東西存在。他又離遠了些,將手中的鬼璽舉起,現在該怎麼辦?說聲「芝麻開門」嗎?
這當然只是想著玩的,吳邪並沒有要真的將這話說出口一個人耍二的意思。他又將舉起的手放了下來,想著是不是拿著鬼璽,時間到了就會門就會自己打開。
他才這樣想,便傳來轟隆隆的聲音,聽著像是從地心深處傳來的,不消片刻便環繞了這整個空間。吳邪心下一驚,他知道這是什麼聲音,連忙退到一邊。
這扇彷彿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動搖的門打開了,但只是開了個縫就停了下來,雖說只是道縫,但以這巨門的尺寸,卻已經大得足夠三五台解放軍的軍車並行。
這隙縫中吹出陣陣陰風,讓吳邪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在陰風後出現的是十多年前吳邪看過的陰兵,他這次沒像上次那會躲得老遠,但這群陰兵卻仍舊像是完全沒有發現他的存在一般,兀自從門中走了出來。
陰兵走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吳邪才想這會又是怎麼了,就在這群陰兵中看到了那個熟悉的面孔。
他心心念念十年的人。
十年之中,他也曾有幾度累得想要放下,曾經以為對方的容貌早已變得模糊不清,但是每一次,他又是發現自己放不下,而現在,看到對方的面孔,他才知道──他根本不可能放下。
「小哥──!」吳邪根本顧不得這樣大聲喊出會不會使得陰兵或其他更加光怪陸離的存在注意到自己,這瞬間他眼中只有張起靈,只有這個他忘不掉、放不下的人。
陰兵沒有注意他,甚至在他喊出這聲,想要衝向張起靈的瞬間便消失無蹤,吳邪也因此不需排除萬難,十分輕易地便衝到張起靈身邊。
張起靈像是撐不住自己的重量,跌坐在地,吳邪趕緊跪在他身邊,支撐住他的重量。
他想起多年前在張家樓中,自己也是支撐著這個人,度過多少劫難才將他帶了出來,而今,他又見到這個人了。
青銅門又關了起來,這次是這麼的悄然無聲,好像從來沒開過一樣。
張起靈看到他了,卻沒有動作。
「小哥、」吳邪停了下來,因為他注意到張起靈眼裡的陌生。
他設想過許多回,在一次次的設想中,張起靈又格盤、又把自己忘記,這是他想過許多次,卻又不敢去細想的。
吳邪張了張口,卻發不出聲,如果小哥把自己又忘了那該怎麼辦?小哥會不會當他是敵人,俐落地把他幹掉?
這樣也好,死在張起靈,這個解救自己無數次的人手中,他也沒什麼好怨的了。
吳邪想到這,便坦然地笑了。
「吳邪……?」
沒想到吳邪才剛決定要慷慨赴義了,就聽小哥有些不確定地叫著他的名字。
「小哥?你還記得我?我是吳邪…!」意料之外的驚喜使吳邪有些激動。
「吳邪…」張起靈又一次輕喚著。
「對…我是吳邪,我來接你回家了。」
吳邪覺得有什麼東西積累在眼眶之中,積得多了,便從那滑落下來,延著臉頰,滑至下顎。那東西燙得可怕,就像是他對張起靈的想念,燙得無法好好地握在手中。
張起靈見到吳邪哭了,將手伸向吳邪的臉,抹去他的淚水。
「別哭。」輕輕的兩個字,卻重重地敲擊著吳邪的心。
「好。」只要你過得平安,什麼都好。吳邪抽抽噎噎地答應了,卻仍是止不住淚水。

十年前的承諾,吳邪忘了,張起靈也不會有任何怨言,或者該說,他就是希望吳邪忘了,好好地過自己的生活。作為張起靈,他有不得不面對的宿命,如果這宿命的最終,是為吳邪守住這扇門以及其中的秘密,他覺得也值了。
他的這一生太漫長,有太多人走入他的生命,又先他一步離去。看過千秋百態,再多的情感也被磨得光了,他是別人生命中的過客,就如同沒有人能夠踏足他的心中一般。但是就在他放棄了這麼多年後,吳邪出現了。
張起靈算不出自己冷冷地旁觀著一切已有多久,也說不清吳邪究竟哪裡特別,讓他再一次有了情感、有了喜悲。
張起靈曾經以為,十年的日子並不久,在他漫長的生命之中僅如白駒過隙,但是在看到吳邪的那瞬間,他才知道,太久了…十年真的是太過漫長,在吳邪的臉上留下了遮不住的痕跡。那瞬間,他感受到一種陌生的情緒,他知道這種情緒的名字──恐懼,但是這兩個字對他而言是多麼的陌生。
原來張起靈也會害怕,也會恐懼。
他壓下心中莫名的情感,看著吳邪的臉,止不住的淚水仍不斷劃過吳邪的雙頰,張起靈伸手握住跪在自己面前的吳邪的手。
「我們回家。」他輕聲地說。
吳邪回握了他的手,手心的暖意好燙人,緊緊的,像是永遠不會再放開一般。
「好,我們回家。」吳邪笑著說了,雖然滿臉的淚水讓他看起來很是狼狽,但是張起靈卻覺得這樣笑著的吳邪好美,他也微微地勾起了嘴角。
回家,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詞彙。

fin.
2015.8.17 by春捲



希望吳邪和小哥能夠幸福。

這幾天在看cwt40買的本子(最後兩本了嗚嗚),是兩本瓶邪本,有幸能買到這麼棒的本子我真的是無法用言語形容我的喜悅
一直覺得吳邪愛得好深沈,深沈得這樣看了心都揪起來了,我想小哥也是愛吳邪的,也許這麼想只是出自我自己的私心
他們兩人的愛,都深沈到我覺得已經超脫「愛情」可以形容的地步,吳邪會漸漸老去,他也許沒有辦法陪著張起靈度過他太過漫長和枯寂的一生,他也許會捨不得讓張起靈看著自己離開,但是我想,或者該說我希望,不論結局如何,張起靈能夠伴吳邪一生
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明明是我講的可是我自己都覺得捨不得了...
未來總會來,它可能不盡如人意,至少現在,他們是幸福的,他們可以一起回到杭州,小哥即便有時會不告而別,但是手上那件事辦完之後他就會回到吳邪的家裡──回到他們兩個人的家裡。他知道他有個歸處,知道有人在等著他。
吳邪這一生雖然膝下無子、在旁人眼裡他就是孤老一生,但是事實絕非如此,他的整個心都已經給了張起靈了,又怎能再分給別人。

突然覺得我好矯情呃啊...!就此打住吧,還是那句話,希望他們幸福。


*越想越覺得歸人這詞好眼熟啊然後才發現是這次買的還沒看的一本瓶邪本的名字wwwww
雖然還沒看歸人但是看另一本就已經在我心中認定這個作者是神了
腦中冒出的詞撞上那本的名字實在覺得很不好意思(ry)
但是想半天也想不到其他比較適合的名字了...所以就......撞名ㄅ(幹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69-30293bb7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