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遙想(范暉)
●cp:范統x暉侍

●是BE,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再說一次,是BE...!!不是那個Bed End而是那個Bad End,不能接受的朋友們不要誤入(?)啊...!!!
●被虐的是暉侍ㄉㄉ

●鎏暉‧映雪さん的點文!


寫的是失憶30題↓↓裡面的第8題喔!
失憶30題:
1.你是誰
2.莫名的熟悉感
3.對不起
4.不自覺的習慣動作
5.脫口而出的諾言
6.「這個場景似曾相識」
7.快點想起來
8.為什麼忘記我
9.逃離現在
10.一切從頭來過
11.你才不是他
12.為何不肯接受現在的我
13.不願想起
14.「只有你被我忘記」
15.一再遺忘
16.放棄跟你在一起
17.「跟你說過的都是騙人的」
18.喜歡的口味
19.截然不同的你
20.指責
21.已經什麼都不明白了
22.依存症候群
23.頭痛
24.「就算想不起來也沒關係」
25.只有你是熟悉的
26.崩潰
27.寧可你一輩子不要想起
28.「騙你的,我並沒有忘記」
29.永遠也無法想起
30.終於想起你了


8.為什麼忘記我

范統忘記了。
若要用一句話來帶過現況大概就是這麼五個字。
說是忘記了卻也不是那樣,他記得幻世、記得月退、記得珞侍,記得一切但只是忘記了自己和暉侍的種種,他們的關係沒有別人知道,所以暉侍既找不到人可以替他佐證,心中這股苦澀的感受也無人可以聆聽。
原因是什麼,又要如何喚回范統的記憶,暉侍一點頭緒都沒有。
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一點預警都沒有,因為范統唯一忘記的是他的存在,所以他們都沒有在第一時間察覺這件事,范統記得自己是代理侍,代理的是失蹤多年的暉侍,但是他腦中卻已經沒有暉侍的樣貌,就像一切都被抹去了一樣,對他而言,「暉侍」只是個陌生的詞彙,喊著這個名字時,從前的那些感情也蕩然無存。

發現這件事是在暉侍處理完公事後從聖西羅宮返回東方城的那天,因為已經隔了一個禮拜沒有見面,所以他決定在去神王殿遞交公文給珞侍之後要順道去暉侍閣找范統,一想到闊別數天終於能看到范統,暉侍就完全不在意工作的勞累。
他邊想著等會要跟范統去哪裡吃晚餐,邊雀躍地推開暉侍閣書房的門。
「范統!」甚至還等不及門全然開啟,暉侍就出聲喊了房內的人。
但是在范統從公文堆中抬起頭和他對上眼的那瞬間,暉侍就發現了不對勁。雖然范統沒有問出口,但暉侍卻在他眼中看到滿滿的疑惑。
「范統?你怎麼那副表情?」
「…我是……?」范統盯著他看了幾秒後才開口。
「也不過就是一個禮拜沒見面,你該不會就這樣把我忘記了吧?」暉侍笑了,但他的笑聲有著只有他自己察覺得出的不確定。范統平常是不會開這種玩笑的,真要說的話,反倒是他比較常耍弄范統,然後愉快地看著范統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因為他知道范統是不會這樣就對他生氣的。但是這次,他卻不明白范統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對不起…你不太懂…」
「范統,你如果想要騙到我的話還得再多磨磨演技啊。」
「呃……」范統的神情愈發困惑。
「你真的想裝作不知道我是誰?」暉侍邊笑邊問。
「不客氣,我假的知道你是誰…。」在這句話說出口後,范統像是擔心他不能理解一般,又重複了幾次,直到終於正確地表達出他的意思,才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
將他的每個神情都看入眼中的暉侍,嘴角一直銜著的笑意這時才倏然消失。

暉侍衝到國主書房的腳步說有多慌亂就有多慌亂,他甚至連門都忘了敲,就用力推開,門板撞到牆上,發出了不小的聲音,讓在房內和珞侍商談公事的違侍和綾侍都皺起眉頭。
「你太失禮了!梅花劍衛!」違侍一看清衝進房內的人是暉侍便開口斥責,相較於違侍的怒叱,綾侍倒只是不悅地瞥了他一眼,像是對他厭惡得連講句話都不想。違侍正想繼續說下去,就被珞侍的手勢制止。
「暉侍,你不是剛剛才來過嗎?這麼急著跑回來有什麼事?」
「范統、范統他很奇怪──」
「喔──所以你就是為了那個一直都很奇怪的代理侍急急忙忙闖入東方城國主的書房?梅花劍衛,是不是該讓落月把你帶回去好好再教育一下呢?」綾侍打斷暉侍,諷刺地這樣說道。
「對不起、但、但是…」
「我今天早上看到范統的時候他還好好的啊,你說奇怪是哪裡很奇怪?」大概是覺得讓他們繼續這樣說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珞侍索性單刀直入地切入正題。
在暉侍說完剛剛發生的事情後,珞侍也覺得范統不像是會這樣惡作劇的人,所以就叫上綾侍,一起到暉侍閣看看情況。

「珞侍?我怎麼過來了?」看到率先踏入暉侍閣書房的珞侍,范統疑惑地問。這時他才注意到跟在珞侍後面的人,「呃,你是剛剛那位…」
「范統,你不認得他了嗎?」珞侍指著暉侍這樣問。
「咦…?我沒有見過他嗎?」而得到的是范統這樣的反問。
得到了這樣的回覆,珞侍皺了皺眉,然後又指著綾侍問:「那他呢?」
「嗯?不就是音侍大人嗎?」
聽到范統的話,綾侍露出冷笑,「看來你不只嘴巴不管用,現在連腦子都有問題啦?」
綾侍的笑靨美則美矣,卻讓范統嚇得寒毛直豎,連忙澄清,卻苦於詛咒讓他看起來笨拙得可以。
而暉侍早在范統接連叫出珞侍和綾侍的名字時,就覺得自己的體溫彷彿在一點一點地消失,緊緊攥在掌心中的指尖冰涼得就像是在寒冷徹骨的冰水中泡得失溫。
珞侍沒有注意到暉侍蒼白的臉,又說出了幾個人名向范統確認,但他一個也沒忘。
「綾侍,你試試看是不是記憶有哪裡出現問題好了。」珞侍轉向綾侍,這樣告訴他,讓綾侍一起來的目的本來就是為了這個,所以綾侍也很清楚他要做什麼。
「呃…是哪裡沒有答案嗎…?」范統還完全處於狀況外,不理解珞侍的所作所為到底是為了什麼。
「喔,你好像失憶了。」珞侍輕描淡寫地向范統解釋。
「失憶?可是我好像有記得什麼啊…?」
「嗯,似乎大多都還記得,反正先讓綾侍幫你檢查看看記憶有沒有缺損。」
范統雖然露出了不太情願的表情,但是他也沒有開口拒絕,就這麼順從地讓綾侍的手碰上自己的額頭。
片刻之後,綾侍將手移開,然後才開口說:「沒有發現什麼問題。」
「這樣嗎…」珞侍聽到綾侍說出結果,又蹙起眉頭,「難道是重生的時候發生問題之類的…?」珞侍喃喃叨唸著其他的可能性。
「范統,你最近有不小心死掉過嗎?」想到可能是重生時差錯,珞侍便抬頭向范統確認。
「有。」發現自己又講了反話,范統趕緊搖頭否認。
「沒有嗎…那還有什麼可能啊…是不是應該去問問看沉月呢…?」
珞侍這麼說,也不是為了徵得誰的意見,他馬上就決定要出發前往沉月祭壇,所幸現在不是什麼忙碌的時節,綾侍便不打算阻止自家國主就這樣拋下工作,反正代理侍的問題也不致於影響工作,綾侍也不想繼續和他們攪和下去,便先行離開。

能夠這麼理所當然地去沉月祭壇拜託沉月幫忙,想當然耳是因為有沉月她哥──也就是噗哈哈哈在,雖然完全沒見噗哈哈哈對剛才的騷動有什麼反應,也沒主動現身說要幫忙,但反正只要帶著噗哈哈哈,沉月就會直接放他們進去,所以他們一點阻礙都沒有遇到就進到祭壇。
「咦?已經到了哥哥來這邊的時間了嗎?這次怎麼感覺過這麼快?算了,把哥哥放下,然後你們就可以走了。」一行三人才剛踏入祭壇,少女便出現在半空中,她說的話也不是想要得到他們的回應,她所在意的從來都只有現在呈現武器型態插在范統腰間的噗哈哈哈。
「呃…沉月…」開口的是珞侍,不過在場三人恐怕現在也只有他能好好跟沉月溝通,姑且不論只會講出一堆反話的范統,珞侍看他那舌燦蓮花的義兄一副失神的樣子,也就不指望他了,「我們其實是來請妳幫個忙…。」
「喔?」
沉月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挑著眉的樣子不像是有熱心助人的精神,但畢竟她沒有第一時間就拒絕,珞侍還是硬著頭皮告訴她事情的原委了。
「憑什麼要我幫你們?」聽完之後,沉月只是回了這句話。
珞侍被這句話堵得一時之間答不上來,他倒沒想過沉月拒絕幫忙這個可能性。
「…范統,」想不到怎麼說服沉月的珞侍,索性轉頭看向范統,「叫噗哈哈哈說服她?」
「咦?」被點名的范統一臉錯愕,他完全不記得自己忘了什麼,周圍的人或發生過的事好像也都還記得,所以一直有種事不關己的感覺。
他又楞了幾秒,才在珞侍的催促下取出插在腰間的噗哈哈哈。
站在一旁的珞侍和暉侍不知道范統對噗哈哈哈說了些什麼,但沒過多久後就看到噗哈哈哈幻化成人形,大概是沒有完全變成人形,所以浮在半空中的噗哈哈哈看起來有些透明。
「范統!你就不能爭氣一點嗎!不要每次都叫本拂塵來處理這種麻煩事!」噗哈哈哈一化作人形,便不滿地對范統說。
挨罵的范統覺得自己有點無辜,但卻不得不承認很多棘手的狀況都是靠著噗哈哈哈解決的。范統又低聲下氣地拜託噗哈哈哈,在承諾會幫他買新發售的洗髮香精後,噗哈哈哈才終於答應,飄向他的妹妹。在一旁看到哥哥的沉月其實早就按捺不住想要衝過來,卻因為噗哈哈哈曾嚴厲地告誡她不要隨便打斷他跟范統說話,所以在他們對話期間才會乖乖地待在旁邊。
一物剋一物這句話果然有道理,剛剛還高姿態地說著憑什麼要她幫忙的沉月,在噗哈哈哈的要求下,馬上就飄到范統面前幫他檢查。
檢查的過程不管是范統本人或是站在一旁的珞侍和暉侍都看不明白,那多半是器才能使用的手法,沒多久沉月的手發著的微光便黯淡下去,在光芒完全熄滅之後,沉月才將手收回。
「怎麼樣?」
發問的是珞侍,自從慌忙地跑到珞侍那兒求助然後回到暉侍閣後,暉侍便安靜得異常,但是珞侍並沒有注意到,更別提現在對暉侍沒有一星半點的記憶的范統了。
「沒有問題。」
沉月的回答像是一記重重的鎚敲打在暉侍的心上。
「怎、怎麼可能會沒有問題…!!一定有什麼地方──」
「我說沒有問題就是沒有問題!有意見的話就不要來找我幫忙!」
暉侍慌亂的話語被沉月尖銳地打斷。
「為什麼……」
暉侍的眼神失去了光芒,他不明白為什麼只有他的事被遺忘,也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恢復范統的記憶。微弱得就像是會消散在風中的三個字引起了范統的注意,他到底忘了什麼,才會讓這個人如此激動,現在又露出一副絕望的模樣,他試圖回想,卻只得到一片空白。
「我們再找找還有沒有其他辦法吧。」珞侍看著他的義兄低落的樣子,雖然覺得很難過,卻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這麼安慰他。
「…」暉侍沒有回答,方才激烈跳動著的心臟像是感受到他現在的情緒,漸漸地慢了下來,他才終於點點頭,當作是給與珞侍的答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珞侍找來了一些人一起集思廣益,但尋找范統失憶的原因和將他的記憶喚回的過程並不順利,沉月和綾侍都判斷沒有任何異常,讓他們不知該從何著手。因為范統忘記的也只有關於暉侍的事情,所以就算起先不少人都出於自願或非自願地幫忙,也漸漸因為一無所獲而開始失去動力。
「其實范統也沒有忘記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嘛!」
大概是因為范統本人基本上不會出現,所以一心只想著要去找范統玩的月退率先發難。
相較於性質類似的解除詛咒研討會,范統記憶的問題對絕大多數人來講都不構成困擾。
「……」
張口欲言,但對於這點清楚認知的暉侍,實在無法開口要求大家為了他一個人繼續想辦法。
「我們也才開始試沒多久啊,說不定很快就會找到方法了嘛…。」
珞侍注意到暉侍低落的神情,於是開口勸說月退。
「可是范統最近變得比較好約了啊!現在都不會約他出去就說已經跟別人有約了!」
也許月退的這句話是無心的,但暉侍還是有深深被刺中的感覺。
「你說的也對啦…但是──」珞侍還想辯駁,但暉侍卻出聲打斷。
「沒關係的,珞侍,陛下說的也沒錯。」
「暉侍…」
珞侍想說些什麼,但暉侍並沒有理會。
暉侍嫣然一笑,「不好意思,因為我一個人而浪費了大家這麼多時間。」語畢,他馬上轉身走出房間,不留一點給在場其他人出聲的機會。

他走回梅花劍衛府的步伐跟他的心情一樣沈重,卻又因為不想被任何人上前搭話,所以踏得飛快,周身也散發著排拒的氣息。
但是走得再怎麼快也不可能馬上就回到劍衛府,對東方城的熟悉也讓他早就不需要思考行走的路徑,沒有其餘工作可做的腦袋一次又一次提醒他他不願意去面對的事實。
唯一從他的記憶中消失的,只有「暉侍」這個存在。
就像是被用拙劣的手法從記憶中擦去一樣,關於暉侍的事情只剩下最初的「東方城五侍之一」、「失蹤了」,他們之間相處的點點滴滴,全都被擦得一乾二淨。
也許這就是命運吧。
也許他本來就不該妄求范統對自己懷有什麼情意,他注定就不該和范統在一起…。
暉侍無法克制自己越來越悲觀的思緒。他又加快了腳步,就像是想要逃離這一切一樣,快到近乎跑起來的程度。
埋頭快步走著的暉侍在經過某個路口時,沒來得及煞住腳步,迎面撞上了來人。
暉侍正想要開口道歉,抬起頭卻發現撞上的是他最想見卻也最不想見的那個人。
「…」和那雙清澈的紫色眼眸對上眼的瞬間,一切該說的話都從他腦中消失。
「呃…那個…你還壞吧?」那對眼睛中透露出擔憂的情緒,卻和暉侍所熟悉的那麼不同。
「…嗯,沒事,抱歉。」暉侍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笑容,但他想多半是失敗了。
「啊,有關係,有事就好。」
但范統依然是范統,遲鈍得沒有注意到他的不對勁。暉侍低下頭,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錯了,我記得你是那個…」范統頓了頓,搜尋腦中關於此人的記憶卻一無所獲。
『為什麼忘記我──!』暉侍好想大聲咆哮,吼出他的不滿,但他最終還是說不出口,他繼續低垂著頭,不想讓范統看到自己嘴角泛起的那絲無可奈何的苦笑,在深吸了一口氣後,才抬起頭。
「你好,我是修葉蘭。」笑容中的苦澀已然消失,他對著眼前的人伸出手,是的,他是修葉蘭,不是那人總叫著的暉侍…不再是…。

那之後,暉侍的每個傍晚都空下來了,因為再也沒有可以共進晚餐、談天說地的對象;不再有個人會在他把錢借給音侍、餓著肚子時無奈地說要請他吃飯,邊告誡他借錢給音侍也要適可而止;不會再有個人關心他是否好好照顧自己…。

那之後,再也沒有人聽范統叫過那個人「暉侍」。


「范統,你知道嗎…我現在才知道,作為一個唯一記得的人好痛苦…好痛苦……為什麼我不能也忘記呢…如果我也忘記了,就不用再懷疑…一切是不是我自己的想像…」
但是再怎麼祈求,也從未在哪天醒過來,發現一切都只是惡夢一場。
而他所能做的也只有記著,記著那天要他這次為自己好好活下去的范統、記著會毫無顧忌地跟他說出心事的范統、記著為了他而發怒而歡笑的范統、記著范統滿懷情意的眼神。

記著只存在於他記憶之中的范統…。

fin.
2015.5.3 by春捲



從寒假寫到現在......雖然是寒假放了快一個月的2月初動筆的但還是寒假......emo
就算因為開學之後都沒空寫但這也不能當作我寫了三個月的藉口啊...!!!(就廢物(O
另外一篇也是寒假但更早開始寫的居然還沒寫完o<<
開始寫了的幾天後才知道暑假本也是失憶wwww幸好(?)暑假本失憶的是H4

然後最喜歡虐跟BEㄌ謝謝大家(*´▽`*)(被揍爛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68-83758563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No title

嗨那個我是改過名的炎楓鏡雖然不知道你記不記得(?
呃啊啊啊有一段時間沒來了結果居然有新糧好嗨森,BE跟虐大好き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煩
H4真的很溫柔啊,為森摸就不把他重新追回來呢嗚嗚嗚嗚嗚嗚然後再看F統拒絕你的二次傷害一定很爽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幹
然後春捲我真的好想看你的范米噢,好糧不煮嗎QQ(不要煩
吳炎 | 2015.08.24 19:39 | edit

Re: No title

> 嗨那個我是改過名的炎楓鏡雖然不知道你記不記得(?
> 呃啊啊啊有一段時間沒來了結果居然有新糧好嗨森,BE跟虐大好き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煩
> H4真的很溫柔啊,為森摸就不把他重新追回來呢嗚嗚嗚嗚嗚嗚然後再看F統拒絕你的二次傷害一定很爽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幹
> 然後春捲我真的好想看你的范米噢,好糧不煮嗎QQ(不要煩

記得的!!!!謝謝!!!我也最喜歡BE和虐了!!!!
為了要BE只好不讓H4把F追回來......可是二次傷害感覺好棒喔...!!!!(ㄍ
我會煮的...!!!等我!!我填完范伊的坑之後應該就會去填范米了...!(還應該

春捲 | 2015.08.24 22:20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