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七日間。(三)(范伊)
●cp:范統x伊耶
●R15...吧?(不確定個P
要說R在哪的話就是范統那個傢伙自撸了,不過我寫了之後才發現我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寫所以其實也沒描寫什麼東西

七日間。(一)七日間。(二)

●我覺得這篇的范統純粹是個變態o<<(誰寫的


在那之後,范統又花了約莫五個小時才處理完公文,他放下毛筆,有些艱難地轉了下手腕,他知道那股刺痛感不僅僅是因為長時間的批閱公文而造成的。
范統以左手有些不順暢的動作拿下了手腕上的護腕。
手腕上是一圈青紫的指印,毫無疑問地,就是下午叫醒伊耶的時候留下來的。
范統小心翼翼地碰了碰,痛是會痛,但既然他還能處理公文就代表沒什麼大礙吧?他又把護腕套了回去,遮住了青紫的痕跡。
他用左手抱起了整疊公文,雖然單手──而且又是左手──不太方便,但現在也只能將就一下了,幸好將公文送出的這段路程很平順,沒有遇到什麼意外。
在返回暉侍閣的路上他想著該怎麼處理這個傷,想來想去還是沒什麼實際的辦法,雖然擺著也不會好,但他也不想為了這個小傷就跑去自殺,反正他是個不知為何就會碰上意外的人,不如順其自然等下一次遇上意外就會完好如初了──會這樣想倒也不是因為他悲觀,而是來到幻世之後的種種人生際遇讓他逐漸覺得有意外發生是理所當然的罷了。
他伸手敲了敲下午找到伊耶的那間房間的門,雖說以伊耶的程度應該早就注意到他的腳步聲,但姑且還是知會一聲自己的到來。
他打開門時伊耶仍在做著體能的訓練,讓他不禁覺得要是自己有伊耶這麼認真鍛鍊的話就不會時不時被噗哈哈哈叨唸了。
「…工作做完了?」伊耶看也不看地這樣問了。
「嗯,飽嗎?」
「…餓?」說真的,在范統問起之前伊耶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餓了,他遲疑了一會才點了點頭。
「那就慢點去吐飯吧!」
從神王殿走到飯館的路上伊耶一直很沉默,耐不住這種尷尬氣氛的范統也只好硬著頭皮開口。明明自己擺明了不擅長說話卻得硬找話說,這也太悲慘了吧…在這種時候范統才更加覺得和暉侍相處真是件愉快的事,即使自己不說話、甚至兩個人都不說話也不會覺得尷尬,要是自己有暉侍那樣的說話技巧該有多好…雖然他也知道根本的問題是他那該死的詛咒才對。
范統確實是努力地找話講了,伊耶卻一副興致缺缺的樣子,但又沒有叫他閉嘴,搞得他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瞎扯下去。
幸虧飯館距離神王殿並沒有很遠,就在他覺得已經無法再繼續講下去的時候,他就看到了飯館的燈光,雖然這樣講也許有點誇張,但那瞬間他真的有種如獲大赦的感覺。
這間飯館是范統常來的地方,說是常來,其實也就是常跟暉侍一起來,要說原因的話,大概就是因為這間飯館離神王殿和他家都不遠、東西好吃、價格也不算貴,如果想要的話還有二樓的包廂可以選擇吧,但也因為價格親民的原因,所以賣的只是些小吃,他也不知道伊耶吃不吃得慣──不過看他對今天早上的公家糧食都沒有什麼怨言了,多半可以吃得慣吧。
「你不想吐什麼?」在一樓的開放座位區坐定之後范統這麼問伊耶。之所以選在一樓是怕包廂太安靜,從神王殿到這裡的路上他的話題庫感覺已經彈盡糧絕了,更何況還有回家的路要面對…。
「都可以。」
既然伊耶都這樣回答了,范統就簡單點了幾道小菜和炒飯。
等待餐點的時間並不久,伊耶仍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范統也就索性不試圖尋找話題。
餐點一上桌,范統就眼睛一亮地迅速盛了一碗遞給伊耶、一碗放在自己眼前,然後便等不及似地直接開動了。
等到他扒了幾口飯之後才發現伊耶還沒有動筷,「伊耶?怎麼了嗎?」他是想要問這樣的問句,但是口中滿滿的炒飯讓他的話走了調,不過他想伊耶還是聽得懂的。
「…范統,嘴巴有東西的時候不要說話。」伊耶遲疑了一下,才語氣略帶鄙夷的這樣回應了。
聽到這個回覆,范統的第一反應竟然是伊耶恢復正常了,聽到那個感覺就像是在說著「飯桶」的口氣,范統竟然感到莫名的親切感,天知道他這樣到底算不算是被虐狂之類的。
雖然伊耶的回答是這樣的,但他還是動起了筷子。這時范統才突然想到生在西方城的伊耶不知道會不會用筷子這件事,但是他不必問出口伊耶就直接以熟練的動作給了他答覆。
哇靠,伊耶這使用筷子的技巧也太純熟了吧?他還以為他可以笑一下伊耶了說,范統默默地感到有點可惜,可是想了想,嘲笑伊耶多半也沒什麼好下場,所以喪失這個機會搞不好還比較好一點。
也許是他盯著伊耶太久了,伊耶不悅地皺起眉頭,「幹嘛?」他沒好氣地問。
「呃、沒、只是在想你湯匙怎麼用的這麼差。」
伊耶聽了這話眉頭又皺的更緊了,但是他並沒有給出答案,范統也沒打算繼續追問,這話題便不了了之。
一頓飯吃得有些尷尬,但也好在餐館裡其他客人談天的聲音可以壓過兩人無語造成的難耐氛圍,讓范統多少感覺好受一些,反觀伊耶倒是一副完全不在意和他沒有對話的樣子。
在晚餐後回家的路上,伊耶大概還在想著什麼,范統有些好奇,但他根本就不了解伊耶,就算要猜也無從猜起。
范統偷偷地用眼角的餘光看向走在他右邊的伊耶,他倒也不是很在意伊耶在想些什麼,純粹只是他的好奇心作祟。
到頭來范統還是沒有把那句「你在想什麼」問出口,畢竟他跟伊耶可沒有熟到可以聊什麼心裡的煩惱之類的,況且就算伊耶真的說了,他也不是那種會安慰人的料,秉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范統還是乖乖地繼續保持沉默。
回到家之後,范統想著今天狠狠地被綾侍大人壓榨了一天,總算可以好好休息,在問伊耶他要不要先用浴室、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後,他也就樂得先洗澡休息。
在伊耶進去浴室洗澡的時候,范統便鋪好他的睡舖──有了今天早上的前車之鑑,范統將他的睡舖和床之間的距離拉得更遠了,就在范統打著哈欠、窩進棉被裡想著大概明天就能睡回自己的床上時,伊耶已經盥洗完畢走回房間了。
「…你幹嘛睡在地上…?」伊耶一進門就看到睡在房間一角的范統,他遲疑了一下還是這樣問了。
「因為有天圓可以醒啊。」范統有些不明白伊耶事到如今還問這話的意思,伊耶看起來就一副不習慣打地舖的樣子,總不能叫他睡地上吧?雖說就算伊耶不介意打地舖他也沒那個膽開口就是了…。
「你是說沒地方可睡…?你的床不是睡得下嗎?」伊耶皺著眉頭這樣回應了。
「欸、?這是我不能睡床的意思嗎?」范統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聽到這個答覆時驚訝的心情,雖然能睡床讓人開心,但他目前還不太確定到底是喜大於驚還是驚大於喜。
「是可以才對吧?」伊耶在做出這個反應之後才意識到范統想表達的意思,「…切…反話好煩…」雖然只是一句小聲的碎唸,但范統還是捕捉到了伊耶這句不耐煩的話,雖然有點無奈,但想想反正明天伊耶恢復之後他們大概又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他也沒必要太在意伊耶對他的反話有什麼感想。
范統拿起棉被,伊耶已經先行爬上床躺在內側,范統也只好睡在外側,不知道伊耶今天還會不會再滾下床…范統有點擔心自己睡在外側又會直接當伊耶的肉墊,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問伊耶能不能交換位置,范統躺了下來,雖然是雙人床但也不能保證兩個人都有足夠的空間可以翻身,如果不小心碰到了不是很尷尬嗎…范統這時才感到有些忐忑不安,本來嘛,兩個原本可以說是互看不順眼的人躺在同一張床上睡覺…他怎麼想都覺得有些抗拒,但是都已經躺下了,他也找不到理由再回去睡地板,所以他也只好維持現狀,反正只不過是睡覺,只要伊耶不要像月退一樣會在睡夢中不小心把旁邊的人殺掉就好了,昨天也沒聽到伊耶打呼,如果只是睡覺的時候會踢人或被他推到掉下床的話忍一忍應該也沒什麼問題,就算是金線三紋也不會因為睡覺踢人而踢死人吧…?雖然伊耶是月退的哥哥,但也只是義兄,不會像月退睡覺那麼恐怖吧?
這時的范統並不知道,睡著的伊耶是另外一種層面上的恐怖。
雖然范統有時候很難被吵醒,但是伊耶第一次把手伸過來的時候他還是嚇醒了,然後默默地將伊耶的手擺回原位。
原來伊耶是睡覺會抱住旁邊的東西的那種人嗎?
就在他重新躺下,快要陷入睡眠時,伊耶的手又伸了過來,范統只好再次將伊耶的手歸位。
到了第三次,范統其實已經睡迷糊了,他原先想著要不要再爬起來讓伊耶躺好,但是眼睛都還沒睜開就又陷入夢鄉,沒想到這樣放任之下,伊耶的手變得更加不安份。
在范統察覺到不對勁時,身體已經起了反應。這個認知讓他不管多累都瞬間清醒。
范統睜開眼睛轉過頭一看,伊耶像在抱著抱枕一樣整個人貼在他的身上,腳也跨了上來,一隻手還不安份的在他身上遊走著,若不是他可以肯定清醒的伊耶對他完全沒有興趣,他還真以為伊耶是在有意識的情況下想吃他豆腐,他試圖推開伊耶,但伊耶又馬上黏了上來,到底要用多大的力氣才能擺脫又不會吵醒他啊?范統想了想今早他抱起伊耶的動作那麼大都沒能吵醒他,索性加大了力道。
好不容易才擺脫伊耶,從床上爬起來的范統才正想走去廁所,就聽到背後的動靜,他嚇得趕緊轉過頭一看,幸好伊耶只是翻了個身,安下心來的同時,他也看到了伊耶穿著對他而言過於寬鬆的衣物因睡姿而掀起的樣子,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盯著伊耶有些過於白皙的大腿根部和些微露出的臀部出了神,雖然只有從外頭走廊上透進來的一盞小燈微弱的光芒,他還是可以清楚地看到伊耶的樣子,他突然感覺有點口乾舌燥。
讓他回過神的是伊耶的一句夢囈,他並沒有聽清楚伊耶到底說了什麼、也知道他沒有醒,但他還是嚇得恢復神智,然後用有些奇怪的姿勢走進廁所裡,褪下褲子坐在馬桶蓋上。
離開現場之後他才發現自己剛剛做了什麼事情,被伊耶(雖然不是故意的)弄到勃起是一回事,但是盯著伊耶走神是另外一回事啊…!!
不過比起悔恨剛才自己的所作所為,當務之急應該是快點解決然後回去睡覺才對。范統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下身之後這樣認定了。
他將左手伸上下身,邊摩擦著邊試圖找到最舒服的動作和姿勢。
這種時候才會覺得右手沒辦法好好地動很不方便啊…范統現在才第一次感覺到了非慣用手帶來的不便。
不過要說起反應的原因,難道是因為太久沒有好好地自慰所以才會這麼容易就被弄到起反應了嗎…?
不知道是因為一直想著這種無謂的事情還是非慣用手的原因,范統一直沒辦法好好地發洩出來,但越是想要專心回想以前看過的那些A片的畫面,就越是沒有辦法在腦中建構畫面。
這時他才突然驚覺,他似乎從來沒有在幻世看過這樣的東西,到底是這種資源的交流藏得太隱密還是這些人都沒有這樣的需求啊…?
范統又持續動作了幾分鐘,明明就覺得已經想射了,卻還是遲遲射不出來,剛剛極力想要壓下去的畫面這時又浮現了出來。
他自認並沒有對腿有什麼特殊的喜好,但是剛剛看到的伊耶的腿,比路上看到穿著短褲或短裙的女生還要好看,而且似乎很好摸的樣子,因為翻身而露出的部位更是讓他血脈賁張,明明知道他是男的、更何況現在的樣子還是十歲的小男孩,最重要的是他是伊耶,但范統還是因為那個畫面而射了出來。
他洗過手、將體液擦乾淨之後,又在馬桶蓋上坐了下來。這下他更不知道明天要怎麼面對伊耶了…就算他不說伊耶也不可能會知道,但是這並不能抹滅他居然是靠著意淫伊耶而解決自己的慾望這個事實啊…。
就在范統呆坐在馬桶蓋上思考著自己的未來的時候有人敲了敲門──

tbc.
2014.7.20  by春捲


我都想說我他媽的到底寫了什麼啦...
停在這裡有點ㄎㄅ但是我覺得我已經脫力了,沒手感到完全不知道我到底在寫什麼鬼,不過這也不能當成理由啦(ry
然後我要說,

范統,十天前生日快樂 雖然是這樣的我,還是最愛你的cry
拖了十天超沒誠意的嗚嗚嗚嗚嗚嗚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63-e583db10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No title

這次的亮點依然在H4身上啊啊啊啊啊 (#
不斷散發出跟F統關係不淺是怎樣一整個超邪(//艸///)(閉嘴##
F統,恭喜你在此回合正式升級成正太控協會VIP會員,對協會有貢獻伊耶葛格會獎勵你der((拍肩(被打爆
伊耶葛格若隱若現比全裸還要令人想呸囉呸囉,好想用力舔舔(艮#

還是老話一句,春捲加油!!
炎楓鏡 | 2014.07.20 22:57 | edit

Re: No title

> 這次的亮點依然在H4身上啊啊啊啊啊 (#
> 不斷散發出跟F統關係不淺是怎樣一整個超邪(//艸///)(閉嘴##
> F統,恭喜你在此回合正式升級成正太控協會VIP會員,對協會有貢獻伊耶葛格會獎勵你der((拍肩(被打爆
> 伊耶葛格若隱若現比全裸還要令人想呸囉呸囉,好想用力舔舔(艮#
>
> 還是老話一句,春捲加油!!


大概是...在我腦中的既定印象H4就是不管是什麼cp都會陰魂不散(范統only)的角色吧...(no
H4對不起.......o<<
不過范統真的太變態了,我都忍不住想這麼說ㄌ(ry(ㄍ
若隱若現真的比全裸性感wwwww我也好想偷ㄊㄧㄢ(ryyyyy

謝謝你的支持,我會加油的!!!。゚(PД`q )゚。
春捲 | 2014.07.20 23:11 | edit

No title

恭喜你考完试,辛苦了
期待你下一篇,加油
| 2014.07.24 10:27 | edit

Re: No title

> 恭喜你考完试,辛苦了
> 期待你下一篇,加油

謝謝!!!雖然我覺得我每次講我會努力的感覺都沒什麼信用還是拖很久但是我還是會努力的...!!(揍
春捲 | 2014.08.18 01:28 | edit

喜歡范統攻

喔喔喔范統攻好棒喔
期待更多的范統攻文!!!!!
本命范統(笑)
| 2015.02.13 09:29 | edit

Re: 喜歡范統攻

> 喔喔喔范統攻好棒喔
> 期待更多的范統攻文!!!!!
> 本命范統(笑)

謝謝!!!
聽到有人說范統攻很棒真的是各種開心!!!。゚(PД`q )゚。
我會加油的...!雖然寫得超龜速但還是會加油的!!謝謝你!!
春捲 | 2015.02.14 01:58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