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七日間。(二)(范伊)
●cp:范統x伊耶

七日間。(一)


伊耶說要暫住在他家是出乎范統意料的,本來想說憑伊耶的個性,怎麼可能會要留下,但伊耶都已經說出口了,他也不好拒絕,只能硬著頭皮答應伊耶…不過看伊耶一臉不爽地擠出請這個字眼確實是很爽啦,范統暗自在心底竊笑,能見到以伊耶來說如此低姿態的模樣實在是難得,可得好好記住才行啊。
「錯了,你不要通知日進嗎?」
「不需要。」
「咦?可是他會找過去吧?」
「這簡單,你替我施個隱匿氣息的符咒就好了。」伊耶毫不猶豫地指使他做事…剛剛那個低聲下氣地請求他收留的伊耶去哪了!怎麼可以在他答應之後馬上就翻臉不認人啊!
似乎是察覺他的想法,伊耶瞥了他一眼然後不悅地說:「恩格萊爾那個傢伙可以三天兩頭就給我搞失蹤憑什麼老子不行!這三天就當作放假!那些工作就讓他們去解決吧!」
見到一個外表只有十歲的可愛孩子口中講出老子這種語詞實在有點違和,不過范統聽到他的說法也只好乖乖順從他的話去做。

藉著噗哈哈哈的增幅作用在伊耶身上施上個隱匿咒後,范統決定拋下伊耶去完成已經延宕的工作。
由於他家中沒有訓練場或類似功能的地方,伊耶也只好做著諸如伏地挺身或仰臥起坐等簡單的鍛鍊打發時間。
等到范統終於完成工作,他才發現伊耶早就睡著了──而且還是躺在他的床上。
「假是的…這樣我是要醒哪啊…」范統無奈地看著伊耶安穩的睡臉。
雖然床是夠大啦…但也不知道他介不介意我睡他旁邊,要是介意那我絕對會被砍吧?家也借他住了、床也借他睡了,還被他砍去水池重生這也太哀傷了吧…雖然這些都只是范統的臆測,但是以伊耶的個性來說的確很有可能發生,但是不睡床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睡啊,雖然說是代理侍的宅第,但是佔地並不大,他也沒有預留什麼客房之類的空間,之前就算暉侍來過夜也是一起睡的…既不敢去躺在伊耶旁邊,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睡,范統也只好在房間裡打地舖了…有沒有主人不敢去跟客人搶床睡的道理啊…。

隔天范統醒來,先是覺得脖子十分酸痛,接著注意到身體感覺很沈重,就算打地舖也沒有到這種程度吧?就連之前被噗哈哈哈操練的時候也沒有這麼累了,低頭一看才發現沈重的原因──伊耶的頭正壓在他肚子上呼呼大睡。
「…」是摔下床了嗎…?真虧他這樣還能睡得著啊。
范統都不知道該不該佩服伊耶了。就連接著把他移開抱回床上這些動作也沒能讓伊耶醒來。
雖然實際上還是二十好幾的大男人啦,但是原本的長相就很犯規了,現在這樣更是讓人覺得不照顧他不行啊…范統幫伊耶蓋好被子,才起身輕手輕腳地離開…雖然可能沒有這個必要就是了。
也不知道是昨晚熬夜的後遺症還是沒有睡好的緣故,雖然睡眠時間還算充足,可是卻有些頭腦發脹的感覺,范統邊恍神邊弄好了早餐──雖然他的廚藝真的很爛,但是把現成的食物──公家糧食──稍微用馭火咒烤一下再擺到盤子上這種事情跟廚藝幾乎搭不上邊。
畢竟自己也答應收留伊耶了,不替他弄份早餐也不太好,雖然不知道以他那種富家少爺的口味能不能接受公家糧食啦…但是與其浪費之前暉侍剩下的食材,不如乖乖地用不會失敗、就算失敗了也不可惜的公家糧食做早餐吧。
不是他在說,吃了這麼久的公家糧食,他也摸索到了一些讓公家糧食變得好吃一點的秘訣,其中之一就是適當的烤過,欠缺味道這點倒可以用家中的調味料解決,如果伊耶還是無法接受,他大概也只能忍痛去街上買點東西當早餐了。

在范統處理完早餐,正猶豫著是不是該去叫伊耶起床時,伊耶就起床了。
看著他揉著眼睛從房門裡走出來時,范統內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弟弟你怎麼可以這麼可愛──!!」至少他的理智還記得這些話只能在心中想想,要是說出來那他也不用吃什麼早餐了,搞不好他這輩子再也不用吃飯了也說不定…。
勉強壓下心中將近暴走的那串驚嘆號,他故作鎮靜地問伊耶要不要吃早餐。
伊耶多半還有點迷糊,屬於孩子軟軟的聲音應了一聲。
今天睡醒才過大約一個小時,他就已經第二度覺得可能會死於伊耶莫名的魅力之下,明明只是個小鬼的樣子…!難不成音侍大人的邪咒裡還有什麼增添魅力的效果嗎?
雖然他也從暉侍的記憶裡看過小小的珞侍和那爾西了啦,而他們也確實都很可愛,但那卻和他現在對伊耶的感覺不同,要說是哪裡不同他也說不上來。
伊耶走到餐桌邊坐定,范統才開口問他:「明天你去聖西羅宮的時候我要幹嘛?」
「聽不懂。」伊耶一邊伸手拿起了盤子上的食物,一邊回應范統。也許他該慶幸現在這個十歲的伊耶只是用「聽不懂」三個字直白地回答了他的問題,而不是像二十多歲的伊耶會用爆打一頓來宣洩因為聽不懂他說的話而引起的不耐煩。
「今天我不要來鬼王殿下班,你要待在家外嗎?」范統想著要是這次還是言不及義的話就只能起身去拿紙筆解釋了。
「你是說你要去上班?」
伊耶似乎明白了他想傳達的意思,范統連忙點頭回應。
「我跟你一起去?」伊耶嚼著公家糧食繼續說。
雖然伊耶這話似乎是問句,但范統又覺得有種不容回絕的感覺,雖然放伊耶在家感覺也不太好,但是帶伊耶去上班…范統想像了一下那個畫面,感覺怎麼想怎麼像自家孩子今天臨時沒辦法託保母照顧只好帶著去上班啊…。不過他也知道這樣的感想說出來絕對會被打爆,才剛脫出了因為反話而被打爆的危機,沒必要急著再把自己推進另外一個危機中,就算他覺得現在的伊耶很可愛,也不代表他想要被這個伊耶給殺到水池重生…。
范統這次的點頭答覆中夾帶著幾絲無奈,伊耶大概是感覺不到的,范統只能祈禱著綾侍大人不要撞見他帶著伊耶,就算碰到了也別冷嘲熱諷,這時能安慰范統的只剩下伊耶貌似對早餐沒什麼意見這點了。
在前去神王殿的路上,范統也盡可能地用他的嘴巴傳達了希望伊耶即使遇上綾侍大人或音侍大人也不要和他們起爭執,伊耶答應是答應了,但是范統也不知道真的碰上了,這話還能有幾分作用。但要是能避開當然是最好的,反正這邪咒也只維持兩三天,而且搞不好今天伊耶就會覺得很無聊,明天就不會再跟來了。范統繼續祈禱著不要和音侍或綾侍狹路相逢。
但是事情總是不如他期望的順利,才正要踏進神王殿,便看到綾侍迎面走來,當下范統只想拉著伊耶用最快的速度迴避,但是綾侍已經看到他們了,想躲也躲不掉。
「這不是范統嗎?」綾侍一開口,范統就知道慘了,若是沒事,綾侍頂多只會點頭示意,一旦開口說話,不是要交代公事,就是要說什麼嘲諷的話了,現在這個狀況不用想也知道是後者,現在只能奢望綾侍大人不要講出會刺激到伊耶的話了啊…!
范統邊在心中祈禱著邊等待綾侍的下一句話宣判結果。
綾侍瞥了瞥站在范統身後的伊耶,露出了別有深意的笑容,「哎呀,你今天怎麼還帶著一個可愛的小弟弟啊?小弟弟,你幾歲啊?有沒有十歲呢?」此話一出,范統就知道完蛋了,是被宣判死刑、行刑之後還會被從墳墓裡拖出來鞭屍一百次的那種完蛋,綾侍的表情透露著他完全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才要故意這麼說,有時候他真的很懷疑,綾侍到底討厭他到什麼程度,才會如此熱中於在不涉及公事的情況下用各種方法讓他死得很難看…他突然想起了比起自己更被綾侍討厭的那個人…難不成是因為他跟暉侍的關係…?仔細想一想搞不好、不,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性是因為你啊暉侍…!也許是因為面臨死亡已經是他的家常便飯,所以他才可以這麼冷靜地思考這種已經無所謂的問題。
范統也不知道他在等待什麼,到底是伊耶破口大罵還是直接大打出手其實都沒有什麼差別了,不曉得被綾侍大人和鬼牌劍衛的打鬥給波及而去水池重生這種理由珞侍會不會批准公假啊…。
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不,那種程度應該說是震驚吧,伊耶什麼都沒說也沒做,只是伸手緊緊揪住范統的衣服下擺,綾侍似乎也很意外,所幸他只是挑了挑眉,沒有繼續火上加油,拋下一句:「今天要處理的公文已經在你桌上了,不管有什麼理由,不准影響工作。」然後就走遠了。
等到綾侍遠離視線,范統才敢低下頭去看伊耶,伊耶癟著嘴,臉色鐵青,手仍死死地抓著他的衣擺,范統也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又不想刺激到伊耶,只好將自己的聲音放到輕到不能再輕,然後說:「伊耶,我們後去暉侍閣壞嗎?」
伊耶沒有回應,仍然低著頭,范統不知該如何是好,就他認識的伊耶肯定會爆發出來,但是現在的伊耶卻沒有,他根本連和平常的伊耶都不知道該怎麼相處了,更別提現在這個伊耶,總之繼續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范統有些遲疑地將手覆上伊耶揪著他衣擺的那隻手,試圖將他鬆開,雖然伊耶似乎死命抓著衣擺,但卻在他的手覆蓋上時順從地放開了,他握住伊耶的手,拉著他往暉侍閣走去。
走到了暉侍閣范統才發現自己剛才緊張地屏住氣息,平安到達之後才鬆了一口氣,幸好路上沒有再碰到什麼人,就伊耶捏著他的左手的力道看來,只要再有一個即便是非常輕微的插曲,他也會瞬間抓狂。雖然他不知道變小是否也讓伊耶的實力縮減回十歲時的狀態,但是就他左手的疼痛程度看來就算有縮減也沒減多少──除非伊耶十歲就強得那麼變態。
不過在剛走進暉侍閣關上門的那瞬間,伊耶就爆發了,他惡狠狠地揍了牆壁一拳宣洩他的不爽,范統一方面慶幸他沒有在剛才爆發出來,卻又擔心暉侍閣的隔音效果不曉得能不能隔絕伊耶弄出的聲響。
「對不起…我想綾侍小人大概也是無意的…」雖然怎麼想都知道綾侍絕對是故意的,但是現在他也只能盡可能地安撫伊耶。
「明明就是他的問題你為什麼在道歉啊?」伊耶不滿地看著范統。
「咦…?不、可是…」范統頓時不知該如何回應,「但…你不會變成大人的樣子也是因為我帶你去聖西羅宮的時候碰到綾侍大人啊…所以…」
「你是說碰到音侍?那也是我叫你帶我來的不是嗎?會被邪咒擊中也是因為我自己防禦不佳,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啊?」伊耶不耐煩地說。
「…可是、」
「有什麼好可是的?就跟你說不是你的問題了,你不需要道歉就是不需要,也許恩格萊爾他不會注意到這種事所以不會跟你講,但你就是這點惹人厭!不要為了其他人做這種事情!」
雖然伊耶的話語是批評,但范統聽起來卻像是在維護他,臉頰不由自主地發燙了起來。
「謝謝…。」道謝的話沒有被顛倒真是萬幸,范統撇過頭不想讓伊耶發現自己現在奇怪的表情,但仍被伊耶捕捉到眼裡。
「又不是在幫你說話…!不要沒事露出這種表情!」伊耶貌似是發覺了自己剛才說的話確實不太對勁,雙頰也泛起了不太明顯的紅暈,「就說了是討厭了!」
可是伊耶,你這樣的表情感覺不出來是討厭啊…范統默默地在心中吐槽著,他也不知道伊耶為什麼會從對他厭惡到極點轉變為現在這樣雖然嘴巴上說著討厭實際上看起來卻沒有那麼討厭的狀態,自己應該沒有做什麼會讓他產生好感的事情吧?或者該說是他早就放棄扭轉伊耶對他的厭惡了,現在這個狀況感覺就像是已經放棄對發票了卻突然有人拿著發票跟自己說:「這是你的發票,中頭獎了耶!」這種完全沒搞清楚狀況就撿到大獎的感覺…。
這時范統才注意到他桌上堆了比平常還要高一倍的公文,這個量怎麼想都是綾侍大人故意增加的吧?現在比起探討伊耶到底為什麼會對他改觀,似乎快點處理公文比較要緊啊…畢竟他的頂頭上司是東方城又不是伊耶,就算伊耶再怎麼喜歡他他也不會因此加薪啊…。
范統也不知道伊耶跟來神王殿到底想要幹嘛,只好告訴他自己得工作了,要他不要跑出暉侍閣。
伊耶答應之後范統就認命地坐到他的辦公桌前開始跟桌上的公文奮鬥了。
范統一直到感覺已經餓到快不行的時候才停下手邊的工作,這才發現早就已經過了吃飯的時間,自己沒注意到時間也就算了,沒想到伊耶沒有來叫他,范統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肩膀,然後步出書房尋找伊耶。
他也不確定伊耶到底會不會乖乖地待在暉侍閣裡,但是之前才拿著噗哈哈哈幫他施過隱匿氣息的符咒,不曉得再拿著噗哈哈哈用尋人咒能不能找到…。
但是范統才走進隔壁的房間,就看到伊耶倒在椅子上睡著了。
原來是睡著了所以才都沒聲響啊…。看著伊耶睡得一臉幸福范統也不知道該作何感想。
算了,不是說小孩子要多睡才會長大嗎,就讓伊耶再睡一下好了──這樣想著的范統完全忘了伊耶早就跟長高無緣這回事了。
當上侍有個好處就是有免費又美味的飯可以吃,但范統也只有在下午還有工作得待在神王殿裡處理或是真的懶得走出去找飯吃的時候才會請人弄飯菜,說起原因的話,大概就是因為他到現在還是常常對於自己當上代理侍這件事情沒有實感,所以以這個身分去請別人做事總會感到莫名的壓力吧…明明他自己也知道都上任這麼久了也該習慣了,但仍然有種無法切換的感覺。
今天的狀況就是屬於「下午還有工作要待在神王殿處理」這種情形,所以他就請人簡單的弄了一些飯菜,在飯菜送來之後才準備叫醒伊耶吃遲來的午餐。
「…伊耶…起來了,該吐飯了。」范統有些遲疑地出聲,即便這兩天跟伊耶的相處感覺還滿融洽的,但之前殘留下的印象讓他還是對於跟伊耶互動有些畏懼。
但是伊耶卻對他的聲音毫無反應,仍舊繼續睡得很甜,范統又叫了幾聲,最後才只好不得已伸出手打算搖醒他,但是他的手才剛伸出去,就忽然被伊耶緊抓住了。
伊耶突如其來的反應讓范統嚇了一跳,隨著動作而爆出的殺氣更是讓他能逃多遠就想逃多遠,偏偏行動卻被伊耶限制住了。
這時范統才意識到,眼前的這個人確實是伊耶,就算他變成了小孩的樣貌、就算他這兩天感覺很無害,但他確實是當時那個跟月退打得不相上下的鬼牌劍衛,他怎麼會忘了呢…。
有些面臨死亡的瞬間來得很快,有些則慢得讓他有太多時間胡思亂想,這個瞬間顯然是後者。
他等待著伊耶宣判自己的死刑,但伊耶卻遲遲沒有動作,他遲疑地張開眼睛看向伊耶。
「…伊、伊耶…?」范統也不知道他這時出聲是否會刺激到伊耶然後害死自己,但是他也不想繼續維持這種令人不安的狀態。
「…范統?」一直都沒有說話的伊耶突然出了聲,剛才刺人的殺氣也消失無蹤。
伊耶此時才注意到自己抓著范統的手腕,趕緊放開手,但上面已經留下了一圈印記,「…剛才睡迷糊了。」他的個性讓他沒有辦法說出「抱歉」這兩個字,也只能用這樣的話語作為替代。
「呃、喔。」睡迷糊了所以才會爆出殺氣嗎…范統暗暗記住了睡著的伊耶也很危險這件事。
「你工作做完了?」問這話的同時,伊耶注意到范統揉了揉他的右手腕,動作很小,似乎不想讓他注意到。
「還沒、你是來叫我喝飯的。」如果伊耶沒提起范統還真忘了他來的目的。

這頓來遲的午餐他們吃的很安靜,伊耶不說話、范統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好,所以只好默默地吃著。
范統沒有注意到,伊耶時不時就會看向他的右手腕,但是范統的手腕被他的衣服給擋住,看不到他到底怎麼了,范統既沒說什麼也沒有表現出來他的手腕還在疼痛,吃過飯後就繼續回去工作了,而繼續每天例行鍛鍊的伊耶,卻一直掛心著這件事。
真是一點都不像我啊…。伊耶不由得這樣想,平常的他才不會擔心范統,也不會因為做那樣的夢而想要攻擊旁邊的人…。

tbc.
2014.4.29 by春捲



想不到上一篇居然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這中間我到底在幹嘛......春捲(問誰
最近真的寫得很少真是對不起...(土下座

結果原本打算這篇要寫到的東西還沒寫到,只好留到下一篇了
不過因為那個的原因(?)得到暑假才能寫了
7/3之後...我就...自由了......春捲(大概)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62-b4c66fb6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No title

春捲加油啦啦啦啦,我這邊也差不多要開始準備會考了ryy

伊耶葛格變底迪了www 伊耶小正太我可以!!((甘

是說暉侍你!!H4你!!!又偷偷跟F統放閃了你以為我沒發現嗎?!!((激動P
甚麼叫「之前就算暉侍來過夜也是一起睡的」!!!
意圖不軌啊F統根本司馬昭之心((ㄍ

看完你的文才驚覺我的主角總受快邁入歷史,范暉范伊范米根本都是天堂QwQQQQ
我會,繼續,支持你的文der 加油QwQQQQQQ
炎楓鏡 | 2014.04.29 21:17 | edit

Re: No title

> 春捲加油啦啦啦啦,我這邊也差不多要開始準備會考了ryy
>
> 伊耶葛格變底迪了www 伊耶小正太我可以!!((甘
>
> 是說暉侍你!!H4你!!!又偷偷跟F統放閃了你以為我沒發現嗎?!!((激動P
> 甚麼叫「之前就算暉侍來過夜也是一起睡的」!!!
> 意圖不軌啊F統根本司馬昭之心((ㄍ
>
> 看完你的文才驚覺我的主角總受快邁入歷史,范暉范伊范米根本都是天堂QwQQQQ
> 我會,繼續,支持你的文der 加油QwQQQQQQ


謝謝wwww真的是太感謝你的支持了。゚(PД`q )゚。
我也覺得H4這傢伙根本陰魂不散明明是其他cp還是一直散發著F統是我家的氣息www(誰寫的
其實我也是主角總受派啊wwww但是F統攻起來實在太美好了所以(ry

也謝謝你應援喔!會考加油,祝你順利喔!!
春捲 | 2014.04.30 19:04 | edit

真的好谢谢你!!!

你终于写出来了!!!
抱歉你贴了那么久才看OTL
伊耶好可爱!!!
Lyer Tan | 2014.05.02 00:26 | edit

Re: 真的好谢谢你!!!

> 你终于写出来了!!!
> 抱歉你贴了那么久才看OTL
> 伊耶好可爱!!!

我才要說抱歉這麼久才寫好啊。゚(PД`q )゚。
謝謝你的支持!!這陣子忙完之後我會努力多寫一點的!!
春捲 | 2014.05.11 21:15 | edit

春捲 你拖好久…………

・゚・(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
| 2014.07.03 10:37 | edit

Re: 春捲 你拖好久…………

> ・゚・(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つд`゚)・゚・


真是不好意思...!因為一直在準備考試所以就先暫停寫同人了
但是現在已經考完了所以沒問題了!!
...說是這樣說但是我正在想辦法抓回手感...抱歉讓你久等了
春捲 | 2014.07.08 16:00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