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炙熱(范暉)
●cp:范統x暉侍
●總之是架空

●總覺得暉侍不管怎樣就是暗戀范統大概不是我的錯覺吧(ㄍ


冬末春初,季節轉換之際,正是容易生病的時候。
范統昨天才覺得喉嚨有些不舒服,吃了藥也喝了很多水,以為很快就會好了,沒想到隔天卻變得更不舒服,他也只好待在家裡休息,好就好在他自己就是老闆,不上班也不必打電話請假。
他原先想弄個冰毛巾讓自己舒服一點,卻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他知道暉侍會來找他,但不知道要等多久,他頭昏腦脹的無法思考,不知不覺便陷入昏睡。

暉侍今天工作比較早結束,所以先繞去了范統的店那裡,鐵門仍是拉下的,看來范統今天又自主放假了,暉侍想到范統這個月底也會跑來跟自己叫苦連天兼帶蹭飯的模樣就泛起了一絲淺笑,明明不必特地過來自己也會幫他煮飯的,但是他喜歡這樣的范統,即便是聽著千篇一律的埋怨,聽他說著這個客人怎樣那個客人又怎樣,他也覺得十分幸福──當然,這都只是他說不出口的祕密。
暉侍用范統交給他的備鑰打開了范統的家門,他猜范統大概是躺在床上補眠,所以放下手中的東西就直接走向范統的房間──范統確實是躺在床上,但暉侍一眼就看出范統的不對勁,遠遠地就看見范統的兩頰潮紅的異常,似乎還出了一些汗。
看見范統癱軟在床上的樣子暉侍有些慌了,但他瞬間就恢復了冷靜,走上前去探了探范統的體溫,即便只是用手碰著都能感覺到他的額頭發燙,也許是被他的動作給吵醒了,范統虛弱地睜開眼睛,「暉侍…?」
范統掙扎著想要坐起,卻被暉侍輕輕的壓住,「范統,你發燒了,乖乖躺著。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喉嚨…不痛。」范統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嘶啞,他正想著要去泡杯溫鹽水給范統潤潤喉的時候卻被拉住了。
「怎麼了?我先去泡杯鹽水給你。」
「先…要走…」范統拉住他的手,往自己的臉上貼去,「好溫…好舒服……」
范統的舉動讓暉侍有些尷尬,他確信以范統這樣粗神經的人不會察覺到自己的心意,但還是覺得十分動搖,想要抽開手卻又捨不得離開的心情讓他覺得難受,但是他會做任何范統希望他做的事情,所以他輕輕地在床邊坐下,用體溫略低的手紓解范統的不適。
但這也不是解決辦法,他等到范統臉色好了一些之後才站起身來走到廚房,泡了杯鹽水、拿了溫度計和毛巾,然後走回范統的房間。
雖然有些不忍但還是再次把范統喚醒,他扶著范統看他有些艱難地啜飲著鹽水,要是自己能代替他承受這些就好了──他忍不住這樣想著。
在范統喝完水後,他量了范統的體溫──39.5°C──就算范統常說沒必要花那個錢去看醫生,睡一覺出個汗就會好了,但是發了這樣的高燒不看醫生不行啊。
他用毛巾輕輕擦去范統臉上的虛汗,邊對他說:「等等我帶你去看醫生。」
范統雖然搖了搖頭表示不要,但在暉侍堅持下他也只好讓步。
以范統現在的狀況看來,走路去搭車是不要想了,於是他選擇了腳踏車,這時候才會覺得要是自己有台車就好了,雖然離最近的診所不遠,但他還是想讓范統舒適些。
他幫助范統換好衣服後將他扶上腳踏車後座,然後自己才跨上座椅,踏下踏板。
就在他想著是不是該叫范統扶著自己以免掉下去的時候,范統的手就抱住了自己的腰,有種妄想被窺見的難為情,背後的那個人緊緊抱著自己,炙熱的體溫藉著與范統接觸著的背部傳了過來,好像自己也被蔓延的火燃燒──。

由於現在正是流感活躍的時節,即便暉侍知道難受,還是讓范統做了快篩。
做完檢查和快篩的范統虛弱地靠在暉侍身上,「嗚嗚…好舒服…」
暉侍輕輕地拍了拍范統的頭,「等結果出來拿完藥就可以回家休息了,再撐一下。」雖然病厭厭的范統對他的依賴度上升了百分之六十,但他見到這麼虛弱的范統就有種即使被依靠也開心不起來的感覺。
檢驗報告的結果只是普通感冒,暉侍也放下懸著的那顆心,拿完藥之後又載著范統回家。
「你有想吃什麼嗎?」回到家之後,暉侍這麼問了。
范統只是搖搖頭作為答覆,身體的不適讓他一點食慾也沒有。
「等等還要吃藥,所以就算不想吃也得吃點東西。」
考慮到范統的狀況,暉侍只煮了一碗清粥讓他可以在吃藥前墊墊胃。
在吃了飯也吃過藥之後,范統又睡下了,暉侍邊想著不知道范統要多久才會康復邊打掃著范統的家──反正閒著也是閒著。
手中的家事告一段落,再去看看范統的情況時,見到他被棉被捂出了一身汗,感覺好像很不舒服似地一直皺著眉頭。
暉侍拿來一盆清水和毛巾,由脖頸開始,為范統擦去身上的汗水,這工作還真的活色春香到讓他有點受不了,但畢竟忍耐已經是他的強項了,挨過這短暫的時間再自己去解決也沒什麼大不了。
暉侍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慾望,卻還是忍不住仔細地把范統從頭看到腳,他從來就不是什麼高尚的人,就算會有罪惡感,但自己發洩時絕對會想起現在看著的范統的每一吋肌膚。
由於面對的是一個病人,暉侍基本上還是認真的幫范統擦澡,若是平常,他一定會更貪婪的把范統的每個細節都刻劃在腦中──當然是在范統不會發現的前提下,說是這樣說,但平常他當然沒有這種好康。
在幫范統擦去一身虛汗後,他的臉色也好了許多。
暉侍也安心地去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
也許這樣偷偷對自己的朋友抱持著慾望是件很齷齪的事,但他從來也沒有打算要讓范統知道,他的這一生,只要能默默地待在范統身邊他就別無所求了…。

當天,暉侍就這麼留宿在范統家,美其名是這樣可以就近照顧范統,但裡面卻藏著自己不為人知的私心。
他拿了一張椅子趴在范統床邊睡去,雖然有些不適、睡醒後也必定會肌肉酸痛,但那些不適並不會造成他太大的困擾。

隔日,范統一早就醒了過來,也許是因為昨天身體不適睡了太久,所以才會這麼早起,也因為睡了很多,所以除去躺了太久有些酸痛以外,感覺神清氣爽,看來感冒是好了吧,也不知道是醫生開的藥發揮作用還是睡眠起了功效。
他一醒來就看到暉侍趴在自己的床邊睡著,首先詫異的是這傢伙幹嘛有床不睡,接著想的是自己居然比暉侍還要早起。
看著暉侍的睡姿就覺得很不舒服,這種睡姿也僅限於在學校的午睡時間吧?明明自己的床就是足夠容納兩人的雙人床,幹嘛不上床反而要趴在那邊睡啊?
范統想了想,昨天都讓暉侍照顧一整天了,難得今天比暉侍早起,去買個早餐也不為過吧?
他爬下床,小心翼翼地不驚動暉侍,然後把輕輕的把暉侍抱起,放到床上再蓋上棉被,或許是那樣的睡姿只會越睡越累,沒什麼放鬆休息的功用,所以淺眠的暉侍才沒有被自己的動作給吵醒。
在換裝梳洗過後,范統便出門去鄰近的早餐店帶了兩份早餐回來。
而暉侍在這短短的幾十分鐘內就醒來了,然後發覺自己睡在床上而范統不在的這個事實。
跑去哪裡了啊,范統?
正當他呆坐在床上這麼想著的時候,就聽到了開門聲。他立刻跑出房間迎了上去。
「范統──你跑去哪了?」
「呃、暉侍,你睡了啊?」范統沒想到暉侍會這麼快就醒來,所以在做出這個反應後才回答了他的問題。
暉侍看到范統康復也放下心來,「昨天看起來那麼嚴重,結果睡了一覺就好啦?」
「我也是沒有喝藥的壞嗎!」被調侃的范統有些惱怒地說。
暉侍聽到范統的回答笑了出來:「好了,別說那些了,先吃飯吧!」
「到頂是誰放下的啊。」范統雖然這樣碎唸著但也贊同暉侍的說法。早餐可是一天中最重要的一餐,為了這種小事而耽誤早餐可不行。

原本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但在那次感冒之後,范統突然接連幾天沒看到暉侍,如果只是一天沒來找他,他只會當做是暉侍太忙抽不出時間,但是連續三天沒來找他就事有蹊蹺了。
第三天晚上,在他關了店回到家仍沒看到暉侍時,他決定去暉侍家找他。
雖然平常是暉侍來找他居多,但他還是知道暉侍家要怎麼去的。
到了暉侍家門前,按了幾次電鈴卻沒有回應。難不成是出門了?還是暉侍剛好去了他家所以錯過了?現在他突然開始後悔沒跟暉侍要一份鑰匙。
就在他想起身上還有手機這玩意時門突然開了。
「范統…?」
「哇啊暉侍──!」沒料到找的那個人居然在家裡所以范統著實被嚇了一跳,驚嚇過後他才發現眼前的人似乎有些虛弱。
「你怎麼了?」
面對他的問題,暉侍只是搖搖頭沒有說話。
范統總覺得自己好像知道他怎麼了,於是探過身貼上他的額頭。
暉侍大概是嚇了一跳想往後退,范統抵住他的頭不讓他逃跑,果然有點熱。
或許事前幾天自己生病的時候暉侍沒有蓋被子就睡在他的床邊才會著涼。
「我是因為康復了所以才有來找你?」
見暉侍點了點頭,范統有些無奈:「生病了為什麼要告訴我?你覺得我會來照顧你嗎?」雖然反話讓他像個爛人,但幸好暉侍能明白他的意思。
「我、我沒有這麼想…只是不想給你添麻煩……」
「添方便?」若說剛剛的心情只是因為暉侍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他反而自己躲在家裡而覺得無奈,現在范統則是真的被暉侍這句話給惹惱了,「雖然我是個有什麼用處的鬼,平常也沒有什麼幫不下忙的天圓,但是你康復了也願意讓我照顧你,還覺得這樣是添方便,我從來就有嫌過你麻煩不是嗎?」
范統的話讓暉侍啞口無言,他不曉得范統會因為自己沒有找他而生氣。
「…你是在擔心我嗎?」在人家氣頭上還問這樣的話實在有點白目,不過這時候的暉侍根本沒有想到這點。
「我這不是廢話嗎!怎麼可能會放心!」范統邊說邊皺著眉頭把暉侍趕上床休息。
但把人趕上床之後自己反而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這種時間出門,等到了診所的時候恐怕已經沒辦法掛號了,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他可以很果斷的說睡一覺就好了,但是發生在暉侍身上的時候呢?
他努力回想著自己生病的時候暉侍做了什麼。帶他去看醫生這個今天是沒辦法做了,暉侍還做了什麼事?幫他擦汗、量體溫、煮粥,前兩項倒是簡單,問題是最後一樣…雖然他的確是只會煮稀飯,但這並不代表煮稀飯他很拿手、或者該說是不代表他的稀飯給病患吃了會沒事啊…!這並不是要貶低自己,而是貨真價實的事實…。
總之先做前兩項就沒錯啦…!他決定暫且不要面對任何跟料理有關的事實。
然後他才發現他連看似簡單的前面兩項事情都做不好…倒不是說他不會擦汗或量體溫──畢竟他也不是什麼溫室裡的花朵,而且這些事情溫室裡的花朵搞不好也都做得來,但是問題出在更基本的層面上…。
毛巾好找,只要到浴室裡拿一條就可以了,但是他對暉侍把自己家裡的溫度計放在哪裡完全沒有概念…。這種時候他才會懷疑為什麼暉侍把他的家裡摸得那麼透而自己卻對他家的擺設一點都不了解。
最後他也只好跑去問躺在床上的暉侍,得到答案之後他終於可以幫暉侍量體溫,幸好暉侍只是發著低燒。
在幫暉侍擦過汗也量過體溫之後,他有些遲疑的問暉侍會不會餓,如果得到肯定的答案也只好出去看看有哪間店大半夜還有開而且有賣清粥了吧…他可不想要用自己的廚藝害死暉侍…。
但是暉侍輕輕地笑著,搖頭說不會。
范統不知道這是暉侍又一次的客氣、隱藏著自己的需要還是他的真心話,他沒有厲害到能夠判斷出來,只好問暉侍有沒有其他需要。
暉侍猶豫了片刻,然後拍了拍他的床鋪:「你今天可以留下來陪我嗎?」
暉侍的請求讓范統有些意外,只是這麼好達成的事情就足夠了嗎?
但是他並沒有拒絕。
即使暉侍的床只是個窄小的單人床,他也不會拒絕暉侍的這個請求。
他擠上暉侍的床,試圖把自己縮到最小以免暉侍感到不舒服,但是在有限空間中的接觸還是難以避免,他起初有些尷尬,但想了想畢竟身旁躺著的人是暉侍而不是別人,根本沒有必要感到尷尬,所以就放鬆了下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麼理由才會把對方拉進自己懷中,他可以感覺到暉侍一瞬間的僵硬,但是他依然沒有放開暉侍。
「好好醒吧。」他輕聲在暉侍耳畔說著。然後早日康復。

范統剛才低語的那隻耳朵炙熱的像是著了火,這樣的待遇是暉侍做夢也沒想過的,范統的氣息充滿了他的鼻腔,也許真的是場夢吧,自己病到做了這場美夢。

fin.
2014.2.28 by春捲



哇啊我到底多久沒寫東西啦!!!!!(土下座
啊那個發燒到39.5度的笨蛋其實是我www
我量了體溫之後的第一的想法是哇好高喔聽說40度會燒壞(google大神說不會不要造謠)只差0.5度好帥!!!(智障
然後等著看醫生的時候突然想到這可以拿來寫www
想看范統生病也想看暉侍生病所以就貪心的兩個人都寫了!!
真是對不起這麼久沒動筆......
我去懺悔...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59-66d835df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No title

春捲好久沒更文了自從我上次留完言後就在等
萬聖節那篇因為看到時已經放上來挺久所以就沒留了(?
超喜歡你的范暉暉范跟伊范 ((←雖然被同學嘲笑伊范太獵奇ryy
范統是溫柔攻代表啊,嬌羞的暉侍也好可愛wwww
生病神馬的身體真的要顧好
請繼續加油^^
炎楓鏡 | 2014.03.01 08:09 | edit

Re: No title

> 春捲好久沒更文了自從我上次留完言後就在等
> 萬聖節那篇因為看到時已經放上來挺久所以就沒留了(?
> 超喜歡你的范暉暉范跟伊范 ((←雖然被同學嘲笑伊范太獵奇ryy
> 范統是溫柔攻代表啊,嬌羞的暉侍也好可愛wwww
> 生病神馬的身體真的要顧好
> 請繼續加油^^


對啊超久沒更真是對不起...(´;ω;`)(土下座
接下來可能也無法很常更,等考完指考我會多寫些東西的,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章,真的是太感謝了!!
哇伊范很獵奇嗎wwww可是我覺得很可愛wwwww快拉同學一起下坑wwww(不
現在想到溫柔攻真的第一秒出現的就是范統啊wwww暉侍嬌羞也超級美味www

感冒已經好了完全沒問題了喔!!!我也會繼續加油的!!謝謝你(´∀`*)
春捲 | 2014.03.16 17:29 | edit

No title

哇啊好甜...!!!春捲的范暉好甜啊///(掩面
范統真是XDD無意識的溫柔攻XDDD這樣下去感覺暉侍就要從低燒變成高燒了...!(才不會
期待春捲更多的范暉>///<
| 2015.06.28 17:43 | edit

Re: No title

> 哇啊好甜...!!!春捲的范暉好甜啊///(掩面
> 范統真是XDD無意識的溫柔攻XDDD這樣下去感覺暉侍就要從低燒變成高燒了...!(才不會
> 期待春捲更多的范暉>///<

哇太感謝了!!!!謝謝你的喜歡!!!
變高燒也沒問題的范統一定會笨拙但又努力的好好照顧暉侍!(問題很大
我會加油的...!!!謝謝你!
春捲 | 2015.06.29 22:29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