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望み(范暉)
●來遲的范統生日賀文

●cp:范統x暉侍
●暉侍視角
●短的我有點心虛(ry
●其實應該是這樣>>范←暉

好吧我覺得攻受其實有點不明顯?
但是我看來還是范統攻就是了啦(心中有范統攻看什麼都范統攻)


范統對於生日、特殊節日或紀念日這類的事情好像沒有什麼興趣,甚至可以說感到有些厭煩──依照暉侍對范統的了解,他這麼下了判斷,但是他自己卻不這樣認為,尤其是對象很特別的情況下,生日當然應該好好慶祝,他有考慮過大肆為范統慶祝的方案,但是想了想,還是想在那樣特別的日子獨自跟范統慶祝。
說到對范統的感情,他覺得全世界都看得很明白,恩格萊爾對他的敵意也很明白,偏偏只有范統這個遲鈍的傢伙沒有察覺,他雖然十分無奈,卻又不敢直白地向范統告白,怕范統無法接受,從此疏遠他;就算范統覺得無所謂,他也無法裝作沒事繼續和他相處,也許他欠缺的就是那麼一點勇氣,才會畏首畏尾,只敢藉著朋友的名義偶爾偷吃一點小豆腐,然後努力壓抑著像個無底洞的慾望。

做好了打算,他就怕范統已經有什麼計畫,所以刻意提前了兩週詢問他當天有沒有空。
「欸…?那天?日進已經後約我了耶,改年不行嗎?」
「陛下…?」想不到殺出的程咬金居然是恩格萊爾,他知道范統的生日嗎?怎麼知道的?他不認為范統是會主動告知自己生日的人,他也是以前趁著范統把身體借給他的時候偷看他的證件才知道日期的,他覺得就算范統被問到是哪天、要不要幫他慶祝他多半也會找藉口敷衍過去──其實他甚至很懷疑范統到底還記不記得他自己的生日是哪天,所以恩格萊爾應該只是湊巧選上了那天。
「范統…你跟陛下的約會不能改天嗎?」
「這要聽月退耶…我也知道。」
問恩格萊爾,很好,要他去問多半是沒戲唱了,恩格萊爾不爽他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百分之百不會把那天讓給他。
原本計畫好的事情全被打亂,真的讓他心情很糟,但他卻什麼也不能做。
生日這種事情,不是當天慶祝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啊…,他只好再三交代范統,那天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他,叫他一定要回代理侍府,他會在那裡等他。
就算沒能像本來計畫的那樣先出門逛逛再回家吃他為范統準備的大餐,也要讓范統吃到他做的蛋糕。
范統姑且是答應他了,但他也說他不能保證恩格萊爾會願意放他走。
明明這麼了解恩格萊爾卻一點也不明白他的心思…,有時候他真的會覺得范統是不是下意識忽視他的感情,所以才無動於衷。

范統生日當天,他早早就醒來,或者該說,他前一天晚上根本睡不著,可是他到代理侍府時范統卻已經出門了,就算待在代理侍府也沒什麼事好做,準備蛋糕也不必這麼早開始準備,於是他又回家處理他的公務,但他一整天都心煩氣躁,很在意范統和恩格萊爾到底在做些什麼,若是恩格萊爾真的知道范統的生日、真的在幫他慶祝的話,等到范統回來他再幫他慶祝也就太遲了,也就沒辦法給范統一個驚喜。

依公務的量,平常他只要花一個上午就可以解決,然後開心地跑去找范統吃午餐,但他今天卻拖到下午才完成,如他所料,他再度來到代理侍府時范統還沒有回來,他壓下煩躁的心情,為了打發時間,他比平常更慢條斯理的做了一個蛋糕,但是蛋糕烤好、他也做好裝飾後,范統仍然沒有回來,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去,他隨手施了一個保鮮的魔法,然後坐在餐桌前等著范統。

等他恢復意識時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他揉了揉眼睛,周圍已經完全暗了,等到眼睛適應黑暗後他看向時鐘,等到他看清楚指針後他完全清醒了──
「──!!!」在他睡著的這段期間,居然已經過了午夜,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昨晚沒睡好、就算再怎麼累,也不可能睡那麼久啊!他居然把范統的生日給睡過去了!
他驚訝地站起來,想湊上前去看個清楚,搞不好是因為太暗所以才看錯時間,站起身的動作太大,披在他身上的東西掉到地上,他才發現有人幫他蓋了一條毯子。
范統?
只有這個可能性,但是為什麼他回來了卻沒有叫醒自己?
蛋糕仍好端端地擺在餐桌上,沒有被動過的跡象,他走出飯廳,但其他房間也都沒看到范統的人影,難不成他會自己夢遊去找毯子來蓋?怎麼想也不可能,可是如果是范統,那他又跑去哪了?
他慌慌張張地繞了幾圈,都沒見到范統,最後終於想起代理侍府還有個小後院,他在那裡找到了范統。范統獨自一個人站在庭院內,背對著他,正抬頭不知道在看著什麼。
「范統…」
聽到他出聲,范統轉過頭來,「暉侍,你睡啦。」
看到范統露出一如往常的燦爛笑容,他不禁有些嘔氣,「你回來了怎麼不叫醒我?」
「看你醒得很不舒服的樣子,所以就叫你了。」
「睡覺這種事什麼時候做都可以,但是該講的話已經來不及了啊…!」
「我知道你想聽什麼,看到桌下的蛋糕就不知道了。」
「那跟親口告訴你才不一樣!」不得不說有時候他真的能理解為什麼范統交不到女朋友。
「不過有看到蛋糕我都記得了。」范統笑著這樣說。
「我就知道你會忘了自己的生日。」也許現在補說生日快樂還來得及,可是他卻覺得這四個字怎麼也說不出口,好像錯過了那個時機,他就什麼也辦不到…,「你剛剛在看什麼?」他只好換個話題問。
「地空,」范統伸手指向天空,「你聽,明天天氣真壞,有很多星星。」
明明是很浪漫的情境他卻還是很介意自己不小心錯過了范統的生日這件事。
「忌日每天都有,有必要一直在意啦!」范統似乎注意到了,這麼告訴他,偏偏詛咒把這句話顛倒的不三不四,讓暉侍忍不住笑了出來。
「要哭啊!把話講成那樣也是我願意的啊!」
「說的也是,生日每年都有,那約好了,你明年的生日一定要空下來喔!」他認真地看向范統。
「欸…前年,這種事我一下就記得了啊。」
「不可以忘記!」
「要為難我啊…。」
「我一定會提醒你的,明年的七月十號是屬於我的,不可以再跟陛下約出去玩了!」這天被搶走一次也就算了,要是再被恩格萊爾佔去第二次,他應該會氣死,但身為人家的下屬、實力又不如人,對著恩格萊爾他也不敢說什麼。
語畢,他不經意地抬頭,竟看到一道光芒劃過天際,「流星…!」
聽說看到流星許下的願望會成真,他雖然不怎麼相信,卻忍不住想試試看這個傳言的真實性,但那道光芒一閃而過,他也錯過了許願的時機,正覺得可惜時卻看到更多道光芒劃過。
這就是所謂的流星雨嗎?被第一次看到的奇景給震懾住,一時忘了剛剛想做的事。
他突然驚覺,從以前到現在,他幾乎不曾抬頭仔細看看頭頂的星空,這時凝神一看才發現頭頂上有個無比壯觀的世界,回過神來才想起許願這回事,幸好流星仍持續著,他認真無比地低下頭,閉上眼睛,想著他的願望──
他想要永遠跟范統在一起,這樣的要求會不會太過分呢?
他再度睜開眼睛後,范統好奇地問:「我許了什麼願望?」
「秘密。」也許等到某天,他會告訴范統吧,但不會是現在。

「生日快樂。」他輕輕地笑了,「對不起,來遲了。」
范統搖搖頭,要他別介意,「蛋糕,分開去喝吧。」
「嗯。」他拉起范統的手走進屋內。

現在,他還只是范統的朋友,但是能不能哪天,他牽起范統的手時,能夠不只是朋友呢?

fin.
2013.7.11  by春捲



對不起我超失格的啦!!!!!!!!!失格到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cry(痛苦
總共寫了四個開頭,最後就變成這樣了...為什麼會這麼沒手感啊!!!!!
前面三個開頭呈現很不一樣的感覺...要說哪裡不一樣,就是前面三個我完全沒有辦法把它凹回甜蜜閃亮的感覺啊!!!!!我是否不會寫HE的甜文了春捲

范統生日快樂!!!!!!!愛你!!!!!!春捲love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54-2b0da412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