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朧月(璧柔中心)
挖一口生日快樂!!!!!!!!!!!!

這是賀文......(心虛
哪來這麼不歡樂的賀文啦...!!!(問你啊

●璧柔中心


愛菲羅爾,幻世眾所皆知、西方城皇帝的護甲,但知道的也就只是那樣,它的模樣如何,沒有人說的上來,多年前西方城少帝並沒有穿上它便赴戰場,即便如此,那形影顯得單薄的少年仍僅憑著一人一劍,便將夜止大軍擊潰,眾人口耳相傳的,向來是斷人心弦的四弦劍天羅炎,而不是她。向來都是這樣的,不只民間,即便是對於歷任皇帝而言,她也從來不是能佔據他們心頭一角的對象,不知是偶然還是沖刷不去的血緣作祟,西方城一個個皇帝比起她總是更注重那把武器,從率性而為的希克艾斯到桀驁不馴的天羅炎,經過多少個世代,他們在乎的一直是武力。
她見到希克艾斯的次數屈指可數,即便他們共同扶持一個又一個皇帝走過他們或長或短的人生,她還記得最後一次見到希克艾斯,那是她睽違已久──她已經數不出來那是多少個日子──從妥善保管著的櫃中被取出,她的主人告訴她,希克艾斯即將離開,她生疏地和希克艾斯道別,她並沒有感到離別的傷感──即使他們相處的日子理應超過任何一般的武器和護甲,但他們從來沒有機會深交,她只依稀記得,希克艾斯得知她的性別後的失落,她沒來得及搞懂他為什麼感到失落,分別已然來到。

西方城迎來了皇帝新的武器──天羅炎,愛菲羅爾期盼這次能和新的夥伴有更好的相處,但是事情並不如她預期的順利。
即便她的每一任主人幾乎都認為她無足輕重,但在迎來四弦劍天羅炎這樣重大的日子,他們必然得讓她參與。
初次作為共同陣營見面,她認為自己表現的十分友善…但對方領不領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天羅炎顯然對跟她搞好關係一點也不感興趣,但她很快就知道,不只是對她,天羅炎對於和任何人搞好關係都沒有興趣,她見到西方城皇帝的第一句話就是:「我不會認可一個沒有實力的人成為我的主人。」
若要用一個詞形容天羅炎,說好聽點叫做孤高,但說穿了不過就是難相處,她是這樣認為的,那之後不論長老們怎麼威脅利誘,天羅炎堅持不認主,長老拿她沒輒,只好暫且將她半封印的保存起來,她和天羅炎也就保持著這樣微妙的關係。

她們關係的轉變,大概是因為那個少年的出現。
先代皇帝行將就木時宣布帝位將由皇室成員中實力最強的人繼承,而非由他的任何一個孩子,長老要她讓皇帝改變心意,她也奉命行事,但其實誰都心知肚明的,實際掌控權力的長老沒能讓皇帝回心轉意,那她這個被冷落的護甲又怎麼可能?
皇帝見到她的來訪,只是露出了一貫的冷笑。
「不必浪費時間多說了,我是不會改變主意的,」他像是早就預料到她的來到,沒等她開口便說,「去告訴那些傢伙吧,不論是不是我的孩子繼承都沒有差別,反正他們也只是想要一個傀儡罷了。」
語畢,他便沉默不言,她也只好離去。
或許他是希望下一任皇帝能夠擺脫長老們的控制,或許他只是單純的不想讓他的孩子繼承王位,但他如此作為的原因隨著他的離世也同樣湮滅在時光之中。

不久之後,她見到了她的新主人,她無法掩飾她的驚訝,那只是個孩子,她確定繼承人經過很嚴格的篩選,而勝過所有人的,竟是這樣一個孩子。
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的是,那個多少年來一直拒絕認主的天羅炎,竟然承認眼前這個嬌小的孩子是她的主人,他連舉起天羅炎戰鬥看起來都顯得那麼困難,這個應該還在父母溫暖懷抱中的孩子被迫戰鬥、最終得到了現在這個地位──但是他又失去了多少?她看到這個孩子失去光采的眼睛,第一次感受到了「悲傷」這樣的情緒,可是他並不悲傷,不哭不鬧所剩唯一的情緒多半是空洞,也許看起來十分乖順,但是她只感覺到滿滿的疼痛。
她明明就是愛菲羅爾,不論是怎樣的疼痛她都能夠承受下來,她都能夠用她近乎無盡的時間消化它們,但是這次她卻失敗了。敗的徹底。

就像是詛咒似的,這個孩子比起她也更喜歡和天羅炎相處,他很快的和天羅炎心靈相通、之後練成了器化、甚至達到了擬態、共感,這些她畢生沒見過幾個人能達到的地步,他都一一辦到,可是他們卻連心靈相通都沒有辦法。
但是這個孩子──恩格萊爾卻給了她她從未得到過的事物──自由,她不再被塵封在某個箱子裡,等待著誰來將她取出。
她化成人形踏出聖西羅宮,感受那永遠也照不進聖西羅宮的陽光,一直以來的抑鬱被一掃而空,她出宮並沒有什麼目的地,就這樣漫無目的的閒晃了一整天才回到那個陰鬱的皇宮中。
恩格萊爾聽著她娓娓道來今天的所見所聞,她第一次見到他露出笑容,那些被她拋諸腦後的痛苦又再次撲面而來,他只是個孩子啊…。

她並非沒想過帶著恩格萊爾出宮晃晃,讓他也感受外頭世界的美好,但是她的請求從來沒有被那些長老答應過,他甚至連離開這灰暗的建築到花園走走都被禁止。
先代皇帝選出最有天資的人成為皇帝又有什麼用?皇帝依然被長老管控,而且控制的程度只有更勝於先前,她不明白,作為一國之君,為什麼連如此簡單的請求都不被允許。她從來就不能明白這些,她唯一能做的,也只有不斷的告訴恩格萊爾任何能夠讓他露出笑容的事情,若恩格萊爾不願她作為一個護甲保護他,那麼她就成為為他阻擋敵人的劍衛。
她也許有注意到,天羅炎看著她的眼神越來越冷,卻裝做沒有發現。

結果,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恩格萊爾被刺殺的那天她並不在宮內,當她得知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了,她沒有見到天羅炎,為了制止發狂的天羅炎,長老已經把她封印起來了,而她,即便是高階法袍,卻沒有受到同樣的對待,或許是他們認為她沒有攻擊力,而且和恩格萊爾甚至連心靈相通都沒有達到,沒有構成威脅的可能性,所以才放任她,這樣的做法讓她想要發笑,作為一個失職的護甲、失職的劍衛,她瞬間迷失了方向。
不久之後,她離開了西方城,追尋那個讓她感到熟悉又安心的男人是一個原因,還有…她不想再繼續待在那裡…。

事情比她想像的還要順利,她幾乎要忘了西方城忘了聖西羅宮忘了天羅炎忘了愛菲羅爾忘了鑽石劍衛,但是到頭來她才發現她不可能逃離命運,她差點再次失去恩格萊爾,她才發現,就算忘了一切,她也忘不了恩格萊爾。
恩格萊爾的溫柔比天羅炎的指責更讓她痛苦,也許她真的寧可被恩格萊爾責罵,那一切確實是她的錯,她若是在場,恩格萊爾絕對不會死去,他不必遭受到那些苦楚,即便恩格萊爾能夠笑著說沒關係,她也沒有辦法原諒自己。

她明白,她永遠也走不進恩格萊爾的內心。

她不知道從未被視為重要的事物是不是她的宿命,但是偶爾…她也會因此感到,一絲絲的寂寞。

fin.
2013.4.19 by春捲




挖一口生日快樂~~~!!!!あい
對不起我只擠的出這種東西春捲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50-8a743c97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