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續、刺。(范米)
我真的有病啦誰來救救我cry(已經沒救了好嗎

范統x米重
●米重視角
NTR注意
●不想承認但是有雜魚x米(ㄗㄚˊ)(ㄩˊ)的橋段(ryemo
●大家都知道范統在講正經話的時候反話比較少出來亂(X

●接續前篇>>刺。


那天之後,他和范統的關係依然是不上不下的,他依然沒有對范統說出那些他鎖在心底的事,范統也沒有多問什麼,兩人就這樣又掛上虛假的微笑道別。他也知道,不管怎麼看他們都稱不上是朋友,不管是單方面糾纏他也好,偷偷注視著他也好,他只是想要維持他們之間如履薄冰的關係──這什麼都稱不上的關係。
他不在乎范統對他是怎麼想的,或者說,他沒有餘力去在乎,若是去追究了范統的想法,他也許就再也沒有力氣繼續下去了,他怕,所以他裝作不知道。

范統接替了暉侍遺留下的空缺成了代理侍,這是眾所皆知的,東方城的民眾都在議論著這個人是誰,何以一個沒沒無聞的新生居民能當上僅次於國主的五侍之一。
米重的心情有些複雜,憑著管道他確實是很早就知道這件事沒錯,但卻不是范統親口告訴他的,彷彿在張狂地向他叫囂著,范統一丁點也沒想過要和他說這件事,他和范統之間什麼也不是。
原先他還能認為范統和自己的立足點沒有什麼差距,雖然范統因緣際會結識了兩國的上層,但是畢竟彼此都是東方城的平民階級,也都是新生居民,但是現在,范統既成了侍,他們只會越來越遠。
似乎有點厭倦了,他大可繼續厚著臉皮纏著范統,大可對於自己認識的人成了權貴而沾沾自喜,但是他累了。

他沒有再去找過范統,范統每次都想避開他的樣子他不是沒有瞧見,只是裝作不知道,所以只要他不去纏著范統,他們便成了沒有關係的兩道平行線,沒有交集也好吧。
不管有沒有范統,他的生活還是得照樣過下去。
不管有沒有他,范統的生活也不會改變。

這天他沒有安排打工,所以就上街遊盪,幸運的話還能聽到幾個情報,沒想到卻在一條小街上和一批人狹路相逢。
「呦,這不是米重嘛,好久不見啦!」帶頭的男人向他說。
「…是挺久不見了。」雖然可以的話他再也不想見到他們了。
「你還在賣情報?」男人挑眉問他。
「…」他沒有回答。
「之前也給了你好幾次警告,不過看來你都沒有聽進去啊…。」男人邊說,邊將米重逼近一條死巷中。
其實類似的情況已經發生過好幾次了,這些傢伙勉強可以算是跟他同行吧,反正就是不滿他的消息賣得比他們好、不滿他總是比他們早一步得到消息,所以才威脅他要他的情報買賣不能繼續下去。
剛開始只是言語威嚇,後來變成了拳打腳踢,反正再怎麼糟也只是去水池重生。
對他而言再多死一次也沒差多少。
「你看起來倒是很習慣了的樣子嘛。」男人的手抓住了米重的下顎,死死地扣著,讓他有些不悅地皺起眉頭。
男人似乎注意到了他的反應,嘴角勾起一絲令人生厭的笑容。
然後手狠狠地往他的肚子招呼過來。
他緊緊咬著牙,努力不發出一點聲音,期望他們會因此感到無趣而停手。
「…」男人大概是察覺到他的行為,果然停下手上的動作。
「你以為不出聲就沒事了?」男人不屑地說。
他早就知道,他們這些人不是會因為他沒有哀號就會罷手的人,但能讓他們少一些樂趣他也滿足。
就在米重做好會繼續挨打的心理準備之後,拳頭卻沒有如他以為的落下。
男人竟放開了他。
「你們知道該怎麼做。」男人向一直站在後方的另外幾個男人說。
「…你們要做什麼…?」沒有被毆打,卻感到一絲不安。
「沒什麼,只是幫你想了一個更好的告誡方法罷了。」
後方的男人有兩個走向前,而另外兩個依然站在原處。
是要叫那兩個傢伙來打嗎…?
依男人的個性,有個沙包可以練拳頭怎麼可能不是自己上?
正當他感到疑惑時,走近的其中一個男人從口袋裡掏出了什麼。
──那是一條麻繩。
另一個男人抓緊了他的雙手,讓那個男人可以綁住他。
直接被打也就算了,可是被限制住行動的不快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米重企圖掙開,但那個男人的力氣卻大到他再怎麼使力掙脫也不為所動。
他的手很快就被緊緊地綁住了。
不曉得他們有什麼目的,明明自己不會還手也沒有能耐還手的不是嗎?將他的手束縛住有什麼意義嗎…?
「你的消息貌似很靈通嘛,那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啊?」男人又再度出聲,手上拿著的是一個裝有不明液體的針筒。
「那、那是…。」他這才發現自己會害怕,明明被這群人找碴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以為自己習慣了,聲音卻在顫抖,暴露了自己的情緒。
「啊,不必擔心,這針筒是全新的,不會和別人共用針頭喔!畢竟那樣可能會染病嘛──不過如果是新生居民的話,應該殺掉重生就會好了吧!」男人邊用輕快的語氣說著,邊將針頭插進他的手臂。
他想要掙扎,卻毫無用處,插下瞬間的刺痛讓他皺了皺眉。
「這可是很難弄到的春藥喔!」男人將液體注入他的體內。
「據說效用發作得很快,只要一點點就會讓人想要得受不了,而且對人體沒有什麼負擔的樣子,我對你可好了吧!」男人笑著對他說,「──現在就來試試它的功效是不是真如傳聞所說的一樣好吧!」男人又退了開來,放任著他不管,沒過多久,他就感覺到身體一陣燥熱,像是千萬隻蟲子在身上蠢動的搔癢感越來越劇烈,讓他不自覺地扭動著身體,肌膚和衣物的摩擦帶給他些許的舒緩,但是還不夠,遠遠不足,他想要,到底想要什麼他也搞不清楚了,只要能讓他擺脫這種難受…。
「看來很有效嘛。」男人看著米重倒在地上、手腳都被束縛無法動彈,只能靠著摩擦試圖從不適中解放的樣子,笑了出來。
「不用擔心,我不會對你太殘忍的。」男人拍了拍米重的臉,對他說。
男人的手觸碰到米重的臉所帶來的感覺讓他打了個冷顫,太舒服了,他忍不住想要貼向男人離去的手,男人涼爽的手舒緩了他的難受,但在他還來不及行動之前,男人就向那兩個綑綁他的男人使了眼色,那兩個男人再度靠上前。
其中一個將手伸進他的衣內,那雙手確確實實是男人的手,雖然他想抗拒,但手上的厚繭摩擦身體所帶來的快感這時卻使他無法拒絕。
他不斷在歡愉和理智間拔河。
再這樣下去很不妙,這他當然知道,但是那藥的效用逐漸壓過理性,讓他忘了正在愛撫著他的不是他所希望的那個人。
他曾想像過無數次,那個人對著自己展露笑容,那個人笑靨和溫柔全部都是只屬於自己的,但是他清楚地知道,那些全都是幻想,他現在或許在哪處開心地笑著吧?而自己卻是在這裡被這群男人侮辱,連拒絕都身不由己。
另一個男人從後面擁著他,想脫下他的褲子,他能感覺到那個男人下身的反應,是說為什麼對他這樣一個沒什麼姿色更何況還是男人的傢伙產生反應啊,他實在是很好奇,多少有些隨波逐流的心態,反正他也不可能逃得了吧,說是自暴自棄也好,只要能讓他快點舒坦些就好了。
沒有抵抗讓男人輕鬆地褪下了他的褲子,男人的手在他的大腿根部和臀部流連,然後握上他的下身,他無法否認男人的手撫摩著的感覺很好,就這麼藉著男人的手出來了。
男人的手指就著他的體液探進了他體內。
「好緊…。」男人的聲音和異物侵入體內的感覺又再度把他拉回現實。
一切確確實實地在發生著,不是他的夢,他正被兩個男人侵犯著。
男人似乎沒有什麼耐心了,沒有多久就抽出手指,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燙人的硬物抵著自己,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麼。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眼淚是因為疼痛還是屈辱而流下。

「…喂!有人過來了,快走吧!」一直站在小巷口把風的男人朝他們說。
「那種傢伙把他趕走就好了。」領頭的男人出聲吩咐道。
「不行啊,那可是代理侍大人!」把風的男人聲音聽起來有些緊張,被路人看到他們在施暴和被代理侍看到所代表的意義是完全不同的吧。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代理侍似乎注意到了這邊,遠遠地就這麼發問。
「呿…那就走吧,那傢伙就丟在這裡就好了。」男人不悅地說,五個男人趁著代理侍還沒到之前就跑走了,但是他卻被丟棄在這邊,這樣根本就像是棄屍嘛,他不禁自嘲。
不過說到代理侍,就是范統吧,要快點離開才行,不管如何都不想讓他看到自己這個樣子。
雖然是這樣想著的,但是他卻連撐起自己身體的力氣也沒有,他只能忙亂地拉起自己的褲子,企圖掩飾這裡發生過的事。
「喂,你還壞吧、米重…!怎麼是你!」范統注意到倒在地上的人是他時,似乎很訝異。
「你、」范統的聲音不自然的停頓,還是注意到了吧,怎麼可能不會發現呢…。
「…我沒事。」誰都好,為什麼偏偏是他呢?為什麼偏偏是他看到自己這付模樣。
「你這哪裡不像有事的樣子啊!」范統將手伸向他,想拉他起來,他卻撇過頭,他有什麼資格去接受范統伸向自己的手呢?
「…總之我們後離開這裡再聽吧。」范統見他不搭理,乾脆直接將他拉了起來,「你不可以自己跑嗎?」
「我可、」他才推開范統的手,腳就一軟差點跌坐下去,范統手快地拉住他,「聽來是不行吧。」
范統脫下自己身上的披巾,披到他身上。
「你這是做什麼…?」他疑惑地問。
「你先披著吧,我家不在那附近,先去那裡站上來再說。」雖然范統的話總是很奇怪,但他卻能明白范統的意思。
范統攙扶著他走到不遠處的住處,讓他在床上坐下,然後拿來熱茶和藥。
「抱歉讓你站在這裡,」范統遞來熱茶,「這先給我吃吧。」
「你…不問嗎?」他有些遲疑地問范統。
「如果你不想講我就不問。」
「…」范統的回答是他沒有想過的,他只能沉默以對。
「痛的話不要說。」范統替他身上的傷口上藥,傷口比他想的還嚴重,腹部被打的那幾拳現在還隱隱作痛,但是最痛的不是那裡,那難以啟齒的傷處感覺非常不適,雖然藥效因此退去讓他多少有些慶幸,但是那些男人觸碰著自己的感覺仍然鮮明。
「喂、你怎麼笑了啊…!會痛嗎?」范統緊張地問著,放輕了手上抹藥的力道。
他卻只能忍著不發出聲音,邊搖著頭。
「…不要再想了。」范統伸出手,攬過他的肩膀。

陌生的力量和溫度讓他止不住眼淚。
這樣的力度和體溫是他奢望許久的,卻不是他現在想要的。

「不要哭了…這裡沒有人會傷害你的。」
夠了,不要再對我這麼溫柔了。
不值得的。


肩膀感覺濕濕的,他還在哭吧,忍住聲音哭著,連身體也還在微微顫抖著,而他所能做的卻只有這樣。
雖然他討厭見到米重虛偽的笑容,可是他更討厭看到他受到傷害、他卻只能恨著自己的無能為力。

fin.
2013.2.14 by春捲



後記:
大家...情人節快樂......(心虛

糟糕了我覺得這篇我還會想繼續寫耶(爆
明明是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卻已經是我寫過的同人裡面第三長的...心情有點複雜...cry
願意看到這裡的人真的太感謝你們了!!!!cry

順帶一提...我覺得范統雖然沒有問但是之後會偷偷調查到底是誰把米重弄哭然後吼銀係!!!!(講中文謝謝
這樣想就覺得好萌啊emo(閉嘴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47-38ca0966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进入新世界

大大不写下去好可惜,自己已经脑补后面的剧情了~~
Muya | 2016.10.16 15:02 | edit

Re: 进入新世界

> 大大不写下去好可惜,自己已经脑补后面的剧情了~~

謝謝你!!!真的是太謝謝你了!!!我...我其實一直想寫下去,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平常是在忙什麼又是在廢什麼......(反省)
我一定會把這個坑填完的...!一定!謝謝你願意跟我一起進到新世界!!!。゚(PД`q )゚。
春捲 | 2016.10.18 01:38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