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刺。(范米)
●范統x米重,你沒有看錯,就是范統x米重

●跟我簽下契約,成為新世界的神吧(ㄍ
●有一種我在挑戰范統攻全制霸的感覺春捲
●米重有點可愛是我的錯覺吧,是吧cry(閉嘴


他覺得自己是個很隨和的人,雖然討厭的人不是沒有,但他向來也只是腹誹幾句就算了,從來沒有因為厭惡某個人而起爭執,更別提大打出手了。

從來沒有──直到今天。

雖然他確實不喜歡米重,對於他事事都想打聽,卻又不是出於關心,而是好奇與利益的態度感到不悅,但他以前也只是覺得疏遠這樣的傢伙就好,接觸少了,關係自然也就淡了,不需要刻意去絕交,這種完全稱不上是朋友的關係也無從維繫。
可是米重卻像是對他的冷淡毫無感覺,或許有部分原因是那討人厭的反話讓他說不出他真正想表達的,更多的是因為那傢伙的臉皮實在太厚了吧──他這麼認為。
這樣的關係之所以斷不了,就是因為那傢伙總是會不斷地上前找他搭話吧。
他不知道米重對其他人的方式是否和對待自己的相同,他沒有見過米重身邊有過什麼朋友,雖然他自己的朋友也寥寥無幾,但是至少結識了月退和珞侍。而米重的身邊卻還是沒有任何朋友。每每見到他都會笑著迎上來,明明從自己這邊也得不到什麼情報,卻還是這樣做……可是自己總是覺得他臉上掛著的笑容那麼虛假。


所有色彩在他揍上米重的臉時鮮明了起來,那紅了一片的左臉、大概是因為疼痛而擠出的眼淚、他微微顫抖的雙手。
「……」他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手,有點痛。
「…抱歉。」道歉的話語卻是從米重口中說出來的,他輕輕勾起嘴角,然後就轉身離開。
范統在原地呆站著,這是他第一次覺得,看到了米重真實的笑容。

他一點也不想承認自己一直很在意那傢伙後來怎麼了,可是他並不是那種揍了別人一拳還可以裝作沒事的人,但是那天之後他都沒有見到米重,他這才發現,自己對米重這號人物幾乎是完全陌生的,他知道自己住在哪、平時會和誰在一起、擅長什麼不擅長什麼,自己卻不知道他的事情,連他會出現在哪也毫無頭緒。
如果時間倒轉,他多半還是會做出一樣的事──當米重用他輕浮的語氣問自己是不是被月退給騙了、還是早就知道月退的身分,問自己何不藉著月退被抓起來的這個機會切斷關係,當他說著月退被東方城給捉住應該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時,他無法克制自己的憤怒,一拳揍上米重。
月退是他的第一個朋友,他不在乎東方城和西方城的那些恩恩怨怨,對他而言,月退就是月退,即便知道他是恩格萊爾,這樣的關係也不會改變,因為他們是朋友。
他不知道米重有沒有一個不管出了什麼事都還是會願意站在彼此身邊的朋友,也許就是因為沒有,才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為米重感到悲哀。

可是他還是不能否認他很在意那傢伙怎麼了,在揍了他一拳之後,什麼都還來不及說,米重就轉身跑走,直到今天還沒有見過他,也沒有聽到任何他的消息,他不能否認這一切令他心煩。

右手的紅腫早在睡了一覺之後就無影無蹤,但是那件事像一根木刺,扎在他心上,沒有疼痛,靜靜地扎在那兒,沒去注意就不會發現它的存在,但是一注意到了,就讓他心癢難耐。

他不知道米重對他了解多少,但他一點也不了解他。
他就像個過客,卻是個不斷侵擾自己心房的過客。

在這樣混亂的情況下,他和硃砂、璧柔前去神王殿劫走了月退,他拿回了自己的記憶、他知道了音侍大人和綾侍大人的身分、他們逃到西方城……一切的發生說有多倉促就有多倉促,他難以跟上事情進展的速度,等到安頓下來才想起那個人。
他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那是他的祕密,乍看之下無關緊要,卻又令他無比介懷的祕密。

那根刺並沒有消失,沒有因為月退奪回王位、那爾西被東方城擄走、月退和女王的決鬥、他打敗了珞侍救回那爾西、兩國回復和平交流、沉月的現身以及被告知自己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而消失,直到他和月退、珞侍告別,直到他回到現世,都還扎在心頭。
他居然沒有再見過那人一面就回來了,大概再也不會回去了吧,大概再也不會相見了吧。
他暗自決定要將幻世的一切當作一場很漫長、有歡笑有淚水有痛苦也有憤怒的夢,他會懷念,但是他不能,因為那個世界是他無從證明也不可觸及的世界。
把一切當作是夢就會輕鬆許多吧,那一切都不是真實存在的、那一切都只是自己的想像、那一切都沒有發生過…這樣他也不用繼續介意了吧,可以忘記了吧,心上的那根刺。

但是察覺暉侍跟在自己體內一起回到了現世,卻將他的決心給敲得粉碎。
暉侍像是一陣風,將籠罩著那些回憶的霧氣給吹去,一切又清晰了起來。
再怎麼告誡自己不要懷念也是無濟於事。
即便如此,他也沒有跟暉侍提過這些事,他們可以在失眠的夜晚聊著幻世的種種、他可以聽著暉侍的過往、他可以告訴暉侍自己的故事,卻從未將那件事說出口。
他曉得暉侍的感覺很靈敏,也許暉侍有察覺到自己有那麼一件心事,但是暉侍沒有問過他,正如同他也不會去觸碰暉侍藏得最深的那些記憶,這是他們不必言說的默契。

他們過得很好,即便旁人看來他還是孤家寡人,但是他也不想要再有什麼人闖進他的生活,只有他一個人、卻有他們兩個靈魂,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對幻世的懷念隨著時間漸漸淡了,雖然那一個個回憶還是會勾起他的嘴角,但是那畢竟只是過往,再也無法觸碰的過往。

他以為他終其一生就會和暉侍這樣過下去了,能夠回到幻世是誰也沒有預料到的。
讓他們回到幻世的到底是誰的冀望?是暉侍的,還是他的?
他曾這樣問過暉侍,暉侍卻只是笑了,答道:「你還有沒完成的事吧?」

經過那白得刺眼的隧道,他又再度回到幻世,這個他以為自己不可能再來到的地方。
最先見到的,就是自己的兩位友人。充滿驚喜的再相逢,讓喜悅滿溢他的心中,卻沒有因此而將心中的芥蒂給沖去。

在東方城安頓下來之後,他便想著要去找米重,不管是道歉也好或是像往常一樣說些無謂的話題也好,他已經受夠了這樣的在意。
想找人卻不知道該怎麼找啊…。
明明已經認清自己對他的事一無所知,卻還是會覺得有些沮喪。
正當他想出門打聽看看時,他居然就出現在自己家門前。
他驚訝得不知該說什麼好,而對方也遲遲沒有說話。
「…我聽說你回來了。」打破沉默的是米重的這句話。
「嗯…。」光是這樣的回答幾乎就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他沒辦法不去看著米重的左臉,被他留下的痕跡早就消去了,但是他心上的刺卻沒有因為終於見到米重而消失。
為什麼,反而覺得刺得更深了。

沉默,又再度籠罩著他們。

「…范統,你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啊,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米重有些遲疑地說出這句話,他似乎想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很輕鬆,卻有些失敗。
范統沒有因為米重這句話收回視線,反而向前踏了一步。
「……對不起。」所幸道歉的話語沒有被詛咒扭曲,不管這之前在腦中模擬過多少遍兩人再次碰面時要講的話都是沒有用的,一見到他,腦中就只剩下這三個字。
范統抬起手,伸向米重的左臉,那個被他用力打下去的地方,他注意到米重縮了縮身體,他皺起眉頭,不是因為米重,而是因為自己當時的舉動──為什麼不好好地跟他說呢?
他的手碰到了米重的臉。
「啊、你在在意那個啊,不用擔心啦,已經好了!」他看向米重,又是那種笑容,虛假的像是在譴責他的笑容。
「…對不起。」
「你不用道歉啦,那次是我說得太過分了啊,被打也很正常嘛。」
不要再笑了,與其掛著這樣的笑容不如不要笑啊。
「…范統、你也說說話啊,不要一直盯著我看,超奇怪的耶。」
他沒有回答。
「該不會你真的……我、我不管怎樣都是向著綾侍大人的范統你還是放棄吧!」
──只是看著米重。
「…是真的不會痛了…。」他垂下頭,笑容終於隱去。


他怎麼也無法對范統說出口,他只是嫉妒在范統身邊的那些朋友,可以那麼理所當然地擁有他的笑容。

fin.
2013.2.2  by春捲



後記:
我絕對不會說現世那段我差點就寫成范暉了,只好很簡短的帶過(ry
H4你可以不要亂入嗎!!!!!!!!!!你可以不要散發著超想跟范統配成一對的氛圍嗎!!!!!!!!叫(怪誰
最後的結尾給人一種還可以寫後續的感覺呢......春捲(???

我覺得我最近,好喜歡開啟新世界的大門春捲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46-554eefda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No title

這...太好看了!! 感覺角色個性抓得真好~!
Ching | 2013.02.08 23:13 | edit

Re: No title

> 這...太好看了!! 感覺角色個性抓得真好~!

大感謝!!!!!!!!!哇這種雷死一堆人的文還有人願意看我實在太滿足了!!!謝謝!!!!!
春捲 | 2013.02.14 22:07 | edit

进入新世界

有种很满足的感觉~~
Muya | 2016.10.16 14:50 | edit

Re: 进入新世界

> 有种很满足的感觉~~

謝謝你的留言!!你願意看這種冰原cp還留言給我我也超級滿足!!謝謝💕
春捲 | 2016.10.18 01:40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