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范暉短打
●范統x暉侍

●櫻桃梗什麼的好像有點萌
●熟練的范統和生澀的暉侍好像也有點萌(ㄍ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什麼的吧?


這天是范統例行到東方城街上巡視的日子,說是巡視也有些奇怪,但總之是珞侍分派的任務──每週找一天去街上看看東方城人民的狀況如何、有沒有什麼需要解決的事情等等。

「范統范統~」
背後傳來耳熟的聲音讓他覺得不祥,若要說為什麼的話,在他認識的人當中,他也只有聽到這個人的聲音會有種被直擊心臟的不安感。
他也不曉得這樣的感覺從何而來,但卻在聽到那雀躍且漸漸向他接近的聲音時想裝作沒注意到快點逃走。
不過一冒出這樣的念頭卻沒有馬上實行就表示來不及了。
「那不是暉侍嗎?好短不見了。」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轉過身去向他打招呼。
「是啊,最近被那爾西找回西方城,所以都不能找你去吃飯。」暉侍婉惜地這樣說著。
他含糊地應了一句,和暉侍說話從來都不需要擔心沒有話題,因為暉侍總會找到什麼話好說。

雖然和暉侍對話總是很輕鬆,但他卻有種不知從何而來的空虛。
──在和暉侍聊著天時,他忽然閃現這樣一個想法。

「范統、…范統──你有沒有在聽啊?」
「啊,沒有!抱歉。」聽到暉侍的叫喚他才回過神來,和暉侍聊天時閃神實在不太好,暉侍那麼敏感,誰知道他會不會猜出自己心裡在想什麼…。
「雖然我知道你是要說有啦,不過我覺得反話才是事實呢。」暉侍揶揄地說。
「…不可以再聽兩遍嗎?」范統選擇忽略了他的那句揶揄。
「當然好啊,我剛剛是說,昨天那爾西拿了一盤櫻桃給我,所以我就試了是用舌頭把櫻桃梗打結那個啊,結果我成功了喔!」暉侍向他炫耀著,但他卻不太能理解為何暉侍看起來那麼開心。
「呃…所以…?」
「不是都說會用舌頭把櫻桃梗打結就表示很會接吻嗎?要不要來試試看啊?」暉侍對他拋了個媚眼,要不是這句話的內容擺明了很有問題,不然他一定會因為那個媚眼笑出來。
「你聽什麼…?」
「就是這樣的意思啦──」
回答他的,是暉侍放大的臉,和貼在自己嘴唇上的…暉侍柔軟的嘴唇。

暉侍似乎有些遲疑,雙唇相貼可是卻沒有下一步。
大概是終於做好心理準備,暉侍伸出舌頭輕輕的描繪著范統的唇型,在趁著范統嚇得遲遲沒有動作悄悄探入他的口中。
感受到不屬於自己的溫熱,范統終於反應過來,暉侍是真的在吻他。
暉侍的動作有些猶豫,不論是挑逗著他的舌頭還是劃過他上顎的動作都顯得不熟練,這樣的生澀卻讓他全身燥熱。

暉侍終於退開,有些狼狽的喘著氣,看到那樣的暉侍他無法抑制自己接下來的行動──
「接吻,」聽到他出聲,暉侍抬起頭來望向他,「不是那樣的。」剛好中了那十分之一的機率已經不是重點了,他跨步向前,再度吻上了暉侍。

和剛剛的吻完全不同,范統探進自己口中的舌頭雖然有點霸道,但卻又那麼溫柔。
暉侍這才知道,原來人的口腔中也有那麼多敏感的地方,只不過是被范統的舌頭劃過,就讓他臉頰燙的好像整個人燃燒了起來。
為什麼范統可以這麼游刃有餘!就算很舒服他還是在心中強烈的抗議,明明他就沒有可以練習的對象不是嗎!

「范統…你其實每次吃櫻桃都在練習把櫻桃梗打結吧?」范統放開暉侍後,他的第一句話竟是這句,他似乎想掩飾自己心中的忐忑,但卻不知道紅透的耳根完全出賣了他。
「你要當作是這樣也不行。」范統只是笑著這樣回答。

他終於知道每每見到暉侍,自己心中的躁動是從何而來了。

fin.
2013.1.7 by春捲



總之...是我今天成功的把櫻桃梗打結之後冒出的靈感
看起來很風流很熟練經驗一堆但實際上很生澀的暉侍我可以emo(閉嘴
明明就是個ㄔㄋ但不知道為什麼超熟練的范統我也可以!!!!!!emo(粗體P
反正就是充滿種種妄想的短打blush


弱弱的在後面補一個後話↓↓

這天下午,代理侍大人和梅花劍衛公然在東方城街上熱吻的消息就傳得全城街頭巷尾都知道了,這要多虧了某個情報販。
而據說隔天東西方城高層就針對這件事開了一個緊急的祕密會議──但會議的詳情就不得而知了。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45-363d193a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