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寺人披見文公衍生
我只能說古文真的是好東西(ㄍ

●古文觀止-寺人披見文公衍生
●因為同學的課後心得而小宇宙爆炸emo
●私心配對:重耳x勃鞮<<其實我覺得攻受可逆(閉嘴
●應該是架空吧腿



先附上原文:
左傳
寺人披見文公

呂、郤畏偪,將焚公宮而弒晉侯。

寺人披請見。公使讓之,且辭焉,曰:「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其後余從狄君以田渭濱,女為惠公來求殺余,命女三宿,女中宿至。雖有君命,何其速也?夫袪猶在,女其行乎!」

對曰:「臣謂君之入也,其知之矣。若猶未也,又將及難。君命無二,古之制也。除君之惡,唯力是視。蒲人、狄人,余何有焉?今君即位,其無蒲、狄乎?齊桓公置射鉤而使管仲相,君若易之,何辱命焉?行者甚眾,豈唯刑臣?」

公見之,以難告。三月,晉侯潛會秦伯于王城。己丑晦,公宮火。瑕甥、郤芮不獲公。乃如河上,秦伯誘而殺之。

白話翻譯:
呂甥和郤芮怕受到迫害,準備放火燒宮室而且殺晉侯。

宦官披請求進見。晉侯派人責備他,並且拒絕接見,說:「當年在蒲城你來追殺我,君王命你第二天到,你當天就到。後來我跟狄君在渭水邊打獵,你為惠公找機會來殺我,命你第四天到,你卻第三天就到。雖然是奉了君命,但又何必那麼快?當年被砍下的衣袖還在,你還是走吧!」

披回答說:「臣以為君王回國之後,就應該知道為君之道。如果還不知道,恐怕將會再有禍難。奉行君命不得有二心,這是古代的制度。為君王除害,本當盡力而為。蒲人、狄人,對我來說算什麼?現在君王已經即位,難道不會再有像在蒲、狄時的禍難嗎?齊桓公不記被管仲射中帶鉤的舊怨而任用他為相,君王如果和他相反,又何必命令?走的人一定很多,豈止臣一人而已?」

晉侯接見了披,披向晉侯報告了禍難。三月,晉侯暗地裡到秦國的王城會見秦伯。二十九日,晉侯宮室被燒。瑕甥、郤芮沒找到晉侯,於是趕到河邊,秦伯誘殺了他們二人。




一切都是為了求生,正如那句話所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他為了活下來,即使是再骯髒齷齪的活兒他也都願意幹,只要能活下來,就算恥辱也無妨,對他而言,自尊怎比得上飽腹。也幸好他的身手靈敏又因緣際會習得武功,所以才能當上殺手這種為人詬病的職業──為人詬病,但是他卻得以吃飽穿暖。
為了完成一次比一次艱鉅的任務,他揮劍自宮,但他不曾後悔,他反正也不想要傳宗接代,這樣的世代、這樣的生活,他也不願讓他的孩子嚐到。

最初注意到重耳這人,是什麼時候他早已記不清,身為晉當時君主──晉獻公的兒子,他的童年想必是錦衣玉食,晉獻公在他幼時頗疼愛他,可是也不知是否君王至老年都會開始多疑,晉獻公逐漸不再與他的眾多子女交流,直到聽信驪姬所言,認定兒子們都覬覦他的王位後,他便試圖殺害他最有能力、也是他最警戒的幾位兒子,重耳倉皇逃離了晉國,但晉獻公並不罷休,晉獻公把他找來,命令他暗殺重耳。

他快馬加鞭,當天就趕到了蒲城,其實這並非是對重耳懷恨在心,亟欲殺死他,他只是不能接受晉獻公近期的所作所為,只是這樣罷了。
他在夜半潛入了重耳歇息的房內,算是給他個測試吧,他想,緩緩地抽出藏在袖中的尖刀,無聲無息地舉起,往下一劃──
重耳突然驚醒,堪堪避開了那反射著月光的銀刃,警覺性還算可以,他默默地想,邊朝重耳刺去,重耳並不戀戰,撞開窗戶跳了出去,然後跑向圍牆。
他射出手中的刀,正中爬牆逃出的重耳的衣袖,若這時再補上一刀,重耳必死無疑,而他也得以圓滿地完成任務,可是他並沒有這麼做。
重耳扯破自己的衣袖逃走了。
他取下被飛刀釘在牆上的那片衣袖,回到都城交差。
不意外地,晉獻公對他沒有完成任務感到不悅,但他並不在乎,比起父親,似乎是兒子更有才幹,他不會殺死他看中的人。

晉獻公歿了,其子夷吾自立,是為晉惠公。
晉惠公再次命令他暗殺重耳,同樣以失敗告終。
他知道重耳在第二次暗殺之後,流浪於各國,屢不得志,直到來到秦國後才在秦穆公的幫助下回到晉國即位為王。

但事情並沒有因為他即位而圓滿落幕,晉惠公的舊臣呂甥及郤芮畏懼重耳的迫害,因而密謀燒掉王宮謀殺重耳,卻怎知事情被他得知,他兩次向重耳放水都是為了讓他能活下來即位,怎能讓這兩個傢伙破壞這事,於是他求見重耳,欲向他通風報信,卻被阻擋在外,重耳因為他兩次暗殺而不相信他,這也是他該預料到的吧。重耳不會明白他對他的想法,不會知道他也盡了自己的全力保他周全。
他不求重耳見他,但求重耳能聽他所言,儘速捉起那兩個傢伙。重耳現在既身為一個君王,他就會為他鞠躬盡瘁。
他透過侍者向重耳說道齊桓公與管仲之事,齊桓公正是因為重用了那個曾射傷他的人所以才使齊國強盛。
那侍者卻在進房傳話又便遲遲沒再出來,他也只好靜靜地站在門前等著。
他除了聽命還能怎麼辦?君命難違,若他拒絕了,會被認為不夠忠誠,況且拒絕之後,晉獻公和惠公難道不會找來其他殺手?那他怎可能活至現在,他卻認為是自己幸運。
氣數已盡嗎…。
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也許自己這樣的身分地位的人,永遠都不會被重視吧…永遠都只是君王的工具…永遠。
是我看錯人了,他也不是我理想中的人。
他轉身打算離去,卻聽到背後的聲響而止住腳步。

「勃鞮先生,公有請。」

fin.
2012.10.29 by春捲



後記:
我自己寫到覺得晉文公跟寺人披超級不單純春捲(ㄍ
超級,不單純的春捲(你閉嘴好嗎
謝謝同學提供了我很棒的梗,但是我不太會用中國風的寫法所以不倫不類的春捲
然後我上傳表符了超爽春捲あい
人少了表符要怎麼說話呢?春捲(?
十月的份先用這篇充當吧,30題...這週末...(ry春捲
(你不要每句話都有表符)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41-35e411fc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