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病気(伊那)
我完全呈現一個月發一篇文章的狀態了...(抹臉
目前還有八個想寫的配對,所以還可以再撐八個月?(不是這樣算的)

●cp:伊耶x那爾西
●其實我總是沒有考慮過設定,有cp就足夠了(喂

這篇是第一篇跟范統無關的沉月同人...沒想到我居然寫的出來
繼上一篇伊范之後...這篇很清水,連キス都沒有真的是神奇到一個境界
之前的暉范至少還有擁抱說...
總之下一篇又會跟范統有關係了大概吧


叩叩叩──敲門聲準時響起──又到了每天伊耶拿新的公文來給那爾西的時間了。
「請進。」伊耶每天都會聽到的聲音依舊淡漠的說了這句,他靜靜的推門進入。

那爾西的臥房──也被他當做是書房和辦公室,大多數時候都可以在這裡找到他,因為他大半時間都待在房裡處理公文、國務。

「這是今天的份。」伊耶說完,便將手上一大疊的公文放到那爾西桌上,放下了手中礙眼的公文,伊耶終於可以直視正在處理其他公文的那爾西。
「……」伊耶皺起眉──因為那爾西今天的臉色有點蒼白,可是伊耶本就不是會去過問別人身體狀況的人,平常的他,甚至不會注意到別人的氣色如何──要不是前陣子恩格萊爾的那個朋友感冒了的話…──他一點都不想回想起當時的慘劇…。
那爾西自他說過那句「請進」之後,便一語不發,連頭也沒抬,伊耶又默默的看了那爾西一陣,接著像是判斷他不會有事似的轉身離開,但那爾西卻在伊耶踏出門前攔住了他。
「等等,這些是處理好的,你順便拿走。」那爾西這樣對他說著。
也許只是不經意的,伊耶的手擦過那爾西的,那人的手,卻冰冷到令他泛起一絲絲的擔憂。
或許今天他吃錯了什麼藥,所以才會做出平常的他不可能會做的事。

那爾西正要將公文放到伊耶伸出的手上,但他的手腕卻反被伊耶抓住,公文散落一地。
「你在做什麼?」那爾西的聲音有些不悅。
「你病了。」伊耶說出的話語,並非詢問,而是肯定句。
「這點小病不算什麼。」那爾西避重就輕的回答,他其實不擅長面對這樣的言語,因為他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所有會關心他的人。
那爾西掙開伊耶的手,彎下身撿起散落的公文,這舉動,卻暴露出他的虛弱。
當他站起時,眼前卻一黑,也許是他太久沒有好好的睡了吧,他就這樣向前倒去。
那爾西突如其來的不適讓伊耶有些措手不及,但仍是穩穩的,接住了倒向他的那爾西。
「你,給我去休息。」伊耶很直接的,對那爾西說出了命令句。
「可是…那些公文…。」
「你給我乖乖躺好!公文我會處理,在你康復之前都要好好休息!」
「我…」
「你要我打昏你還是你自己乖乖躺到床上…?」伊耶下了最後通牒。
「…我自己去休息。」那爾西只好妥協。
「對了,那些公文,裡面可能混雜著一些恩格萊爾異想天開的提案,你可以不用理會,就幫我放在桌面左上方的那疊廢紙上、恩格萊爾的印放在右邊的抽屜裡,你自己斟酌一下哪些是可以通過的,如果不確定就放著我之後再來處理,還有……啊──你在做什麼?!」那爾西交代著伊耶,但話還沒講完就被打斷了。
「既然你不肯給我好好去休息,那我只好硬來了。」伊耶意外的,不是用扛起,而是以公主抱抱起那爾西,然後將他放到床上,甚至幫他蓋上了棉被──這一切,都如此不像他的作風。
伊耶揉揉眉心,走向那爾西的辦公桌前坐定,然後開始批改公文。
他一直是個很能定下心的人──也許是因為長期練武使然,不過今天,他的心思卻一直飄往躺在床上休息的那人,他真的太不懂的照顧自己了,也許他是想要幫助少帝,但他卻看不慣,那人這樣不注重自己,總是勉強自己的行為。
或許是因為不能專心的原因,他認定自己無法將公文改的完美,只好走出那爾西的房間,他不忘放輕自己的腳步,只希望不要吵醒已入睡的那人。
回來時,他帶回了一盆冷水和一條毛巾,然後輕手輕腳的走到那爾西床邊。
伊耶拿起泡過冷水的毛巾,輕柔的為那爾西擦去他流下的冷汗──這畫面要是被別人看到了一定不敢相信,那個鬼牌劍衛也會這麼溫柔,也會有這樣的神情。
儘管盡力放輕動作了,淺眠的那爾西依舊被驚醒。
或許是因為生病,或是做了惡夢,那爾西原本就白皙的臉龐,現在更蒼白的過分,伊耶看了不禁生氣,為什麼他可以這樣不懂得照顧自己?
「你…也勸勸恩格萊爾,多少幫你一些吧,你這樣勉強自己,也不是辦法。」伊耶從沒這麼婉轉的說過話──通常他都是破口大罵,又一次的,不像他自己的表現,語氣難免有些僵硬。
聽了伊耶這話,那爾西陷入回憶──那時候…躺在床上的不是他,照顧人的也不是伊耶…。

躺在床上的是那個少年,他既強大,卻又脆弱──至少,看在他眼裡,他是多麼的脆弱,他雖然會笑,可是他卻覺得他的笑容如此的虛偽,他當時也希望,那名少年多倚賴自己一點,不要總是遍體鱗傷還不在乎自己。
那名少年卻總是看不見他的關心,也許是他藏的太深,但更有可能是那名少年…他早已放棄自己,所以才總是看不到他對他的擔憂。
他不是不能理解伊耶的勸告,可是他總希望,不要再重蹈覆轍,他不想再傷害那名少年,他不想要,成為拘束那名少年的人,他不想,他只希望,那名少年──恩格萊爾,能夠快快樂樂的,即便所有的事情都由他來扛,這次,他想要成為恩格萊爾的支柱,若他跟范統在一起能夠快樂,那便去吧,他不要的,他負責;他討厭的,他來做,也許只是自虐吧?但是他就是不想再看到恩格萊爾當初的──讓人心酸讓人心痛的神情。
「…我寧可勉強自己,也不想要勉強恩格萊爾。」那爾西沉默許久,才給了伊耶如此沈重的答覆,聽到這樣的答覆,伊耶感到一陣無力。
「……」伊耶沉默的瞪著那爾西,彷彿希望從他臉上找到一點這話是在開玩笑的痕跡,但沒有,那爾西的表情再認真不過。
「…唉,算了,當你有需要的時候,告訴我,我會幫你的。」伊耶的回答令那爾西感到訝異了,他沒想過,伊耶居然會願意伸出援手。
「…怎樣,是有那麼稀奇嗎?」伊耶不高興的看著那爾西──因為那爾西的驚訝全寫在臉上。
「不…謝謝你。」那爾西乾脆的道謝了,聽到伊耶願意幫助他,他不只驚訝,其實也十分驚喜。
「……」聽到那爾西那麼直接的道謝伊耶反而沉默了。

「…反正,你不要忘了──」伊耶別過頭,但眼尖的那爾西,卻看到他紅透了耳根。
「──有我在。」

fin.
2011.11.02 by春捲




總之就是這樣,沒有范統很難有愛...可是范統的反話又超難寫...
只能說泉大是神!!
然後我崩伊耶了。(可惡
還有就是又再度用了公主抱這個梗,上次伊范就用過了,我到底多喜歡公主抱...不,應該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4-1035834d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可以像伊耶哥哥求婚嗎?(題目自重

哦哦哦看到伊那的同人文好感動啊!!!!!(雞凍
伊耶哥哥強勢的模樣超帥的啊人家好喜歡~(自重
范統受也不錯雖然他的反話真的很麻煩XD
哦唷其實all那all范我都可以www(我絕不會承認看那爾西和范統困擾窘迫的樣子是我用來調劑身心的消遣(你自爆了啊啊啊──
再說一次那爾西你太可愛啦────────(你夠
一份草莓蛋糕不加草莓 | 2012.02.14 13:41 | edit

Re: 可以像伊耶哥哥求婚嗎?(題目自重

快向伊耶哥哥求婚
首先要先謝謝你看我的文www
然後那爾西困擾真的超可愛的(喂
繼續讓那爾西困擾吧!!(煩

其他的文也請多指教喔(別推銷
春捲 | 2012.02.14 22:01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