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30題(上)
題目如下↓
30題

●都是同人衍生
●每題都是BL
●cp雜
●1-10題
●微欸取有,請注意
●大概是短打(?


1、牽手(青火)
「手。」
「什麼?」火神看著青峰向上的掌心楞了一下,然後拿出紙袋裡的一個漢堡放了上去。
「給我漢堡幹嘛!你的手啦!」青峰把漢堡交換到另一隻手上,然後伸出左手抓住火神的右手。
「欸?」青峰的五隻手指緊緊地扣著火神的。
「回家啦!」
「嗯。」手心暖暖的,在這樣寒冷的冬天,彼此的體溫更加明顯,火神收緊了握著的手。

「小黑子…好羨慕喔…。」後方的黃瀨和黑子根本就被走在前面的兩人當成隱形人了。
「真是一對笨蛋情侶。」黑子邊喝著香草奶昔邊這樣說。


2、親吻某處(綠高)(微H
小真的左手是不容觸碰的,可是,好想要。
「高尾,你在做什麼?」綠間的聲音顯示出他的不滿。
「吶…小真…我想要左手。」
「左手不、」綠間想要拒絕,卻在看到高尾的表情時改變了主意。
用左手細心地為那個人開拓著私處。
「嗯…小真…的左、手…好、好棒…」想到在自己體內的是綠間悉心照料的左手,高尾就感到更加興奮。
「只不過是左手的手指就這麼興奮了嗎?」
「因、因為是…小真的…」高尾緊緊地擁著綠間的脖子。

完事後,高尾執起綠間的左手,虔誠地,親吻著他的左手指。


3、看電影(范暉)
希望在看恐怖電影的時候另一半會害怕地投入自己的懷抱──這樣的妄想一定很多男人有過,范統也不例外。
好不容易請暉侍用魔法做了效果媲美環繞音響和大螢幕的設備,也準備好了恐怖電影,就只等暉侍跳進自己懷裡了,可是……
「范統范統!剛剛那個人超好笑的耶!」為什麼旁邊這個人的反應是這樣…?
暉侍的反應完全出乎范統的想像,就算不會尖叫著抱住自己,好歹也要怕得不敢看讓自己安撫他吧?
「…」如意算盤打得精,事情的發展卻全不如自己預期,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范統決定要自己扭轉結局。
「唔…!…范統你做什麼?!」范統轉過身來吻住暉侍,舌頭伸入他的口腔中舔著每一處。
「…電影…」
「那種時候就要再聽電影了。」范統壓制住暉侍。

范統在恐怖片的尖叫聲和配樂下,吃掉了暉侍。
雖然過程不如范統預期,但至少結局他是滿意的。


4、約會(黃笠)
「前輩──!」坐在長椅上的少年看到了來人,開心地站起身來向他招手,他的笑容,就和他的金髮一樣燦爛,在陽光下閃耀著,令人有些難以直視。
「啊,你等很久了嗎?」
「不會喔!前輩你看,那個球場就是我們第一次約會的地方呢!」少年的手指向不遠處的籃球場。
「才不是約會吧!」
「不算約會嗎?」他的反駁似乎令少年有點沮喪。
「…」

那天他們約好要1 on 1而來到這個球場,一開始只是很單純地打球,可是在兩人精疲力盡、雙雙倒在一旁的草地上時,黃瀨突然開口了──
『前輩,我喜歡你,最喜歡了。』
少年的聲音直到現在都還清晰地迴響在耳邊。
『你、你說什麼啊…!』他記得自己的耳朵因為少年告白的話語而發燙。
『最喜歡前輩了,前輩呢?喜歡我嗎?』
『我、』沒有反駁。
『可以吻前輩嗎?』
『…』他默許了少年的動作。
少年的嘴唇很燙,輕柔地吻上他。

「前輩?前輩你怎麼了?」黃瀨的聲音拉回他的注意力。
「前輩你怎麼在發呆?」
「唔…沒事。」
要是讓那個後輩知道他在想什麼,他一定會得意忘形。


5、接吻(火黑)
這天社團時間過後,火神跟黑子一起來到了majiba,火神同樣地點了一堆漢堡,黑子則照慣例又是奶昔。
兩人找到一個在窗邊的位子坐下後,火神問:「黑子,你怎麼每次都喝香草奶昔,真的有這麼好喝嗎?」
「火神君,你想喝喝看嗎?」
「嗯?好啊。」
「那請閉上眼睛。」
「喝奶昔為什麼要閉眼睛?」
「請閉上眼睛就是了。」
「喔。」火神聽黑子的話閉上了眼睛。
一個溫熱柔軟的東西貼上自己的嘴唇,接著他嚐到了奶昔甜甜的味道。
「唔…?」火神好奇地張開眼睛,出現在他眼前的是黑子的臉。
「…!」貼上來的,是黑子的嘴唇。

「火神君,好喝嗎?」黑子在退開之後這麼問他。


6、換穿對方的衣服(范伊)(兩人交往中設定)
「呃…你還壞吧?」因為一場突然的大雨,讓范統跟伊耶都濕透了,就算馬上就用魔法移動回范統的住所,衣服還是濕了個徹底。
「沒事。」伊耶淡淡地說。
「你…要不要後脫你的褲子?」是要不要先穿我的衣服啦!這反話一顛倒好像我在性騷擾伊耶一樣,不曉得他聽不聽得懂…。
「嗯。」伊耶簡短地應了一聲,看來是聽懂了。范統拿了套衣服遞給伊耶。
「去泡個澡吧。」
「沖澡就可以了吧。」我是說沖澡沒錯啊!泡澡什麼的是詛咒的問題啦!
伊耶拿走范統手上的衣服,踏進浴室。

趁伊耶去沖澡時,范統也換下身上的衣服。
啊…好像…忘記幫伊耶拿褲子了…怎麼辦?范統突然想起剛剛自己少拿了件東西給伊耶。
「范統。沒有褲子。」在他猶豫著是不是該敲伊耶的門拿褲子給他時,伊耶已經出來了。
「抱、」轉過頭一看,道歉的話語就梗在喉頭。
媽、媽呀──!!!!伊耶居然只穿著上衣就走出來了!好歹下半身用毛巾遮一下吧──!雖…雖然因為他的衣服穿在伊耶身上有點過大,所以其實上衣下擺也把該遮的都遮掉了,可是露出的白皙雙腳還是讓人很……不、他才沒有對伊耶的腿心動!!
「…怎麼了?」伊耶對於范統的呆楞有些不悅。
「有事!!」范統緊張地反駁,趕緊轉過身去找件褲子給伊耶。

自己過大的上衣套在情人身上,那要露不露的樣子,真是讓人心猿意馬。范統默默地想。


7、cosplay(青黃)
「小青峰!」青峰被那個熟悉的聲音喚醒。
「…幹嘛…?我還很睏,讓我睡啦…。」青峰含糊地說,轉過身又想繼續睡。
「小青峰!起來了,打針的時間到了喔!」
「…打針?打什麼針?」青峰張開眼睛,看見黃瀨…穿著護士服。
「你、你穿這樣做什麼?!」
「小青峰不喜歡嗎?」黃瀨拉了拉裙擺,原本就已經短得只能遮到大腿上半的裙擺被他這麼一拉,更是遮不了什麼。
「你…」青峰自認不是什麼會壓抑慾望的人,更何況被人這麼直接的誘惑,他伸手一拉、翻身壓住黃瀨。
「玩火會自焚的。」他輕笑,低下頭堵住黃瀨的唇。


8、逛街(火青)
「…五月,我為什麼得跟你一起來逛街?」青峰無奈地問拉著自己的少女。
「因為火火的生日快到了啊!你也想送他禮物吧?」
「啥?我想送他禮物?我哪有、」
「阿大,就別再裝了啦!我有聽哲君說你去問他火火想要什麼東西喔!」
「…可惡…哲…」

和桃井逛了一下午,「結果阿大你還是買球鞋喔…。」
「不行嗎?反正那傢伙的鞋號跟我一樣,而且哲說我們會買的款式也差不多,所以我挑我喜歡的他應該也會喜歡吧?」
「不是不行啦…只是難得的生日,不覺得這樣有點無趣嗎?」
「會嗎?」
「啊!不然阿大你把自己包裝一下送給火火好了!」桃井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好主意地這樣說。
「蛤?」雖然不知道五月為什麼會冒出這種建議,但仔細想想,好像真的還挺不錯的,又不用花什麼錢,但球鞋買也是買了,總不能拿回去退,而且還是那傢伙喜歡的配色,所以也不能拿來自己穿。

火神部活結束後回到家,打開燈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坐在他家沙發上。
「…青峰!你怎麼在這?」
「你這傢伙終於回來了!」火神放下背包走近。
「你、你傻了嗎!幹嘛打扮成這樣!?」青峰全身上下只有一件內褲和一條緞帶。
「生日快樂啦!笨蛋神!」
「生日…?所以…你是禮物嗎?」
「對啦!」
「那我就不客氣了。」

隔天,下不了床的青峰就知道了隨便把自己當禮物送出去的後果。


9、和朋友消磨時間(伊暉←范)
范統也曾有過暗戀某個女生、偷偷在遠處看著她,期待著某個偶然相會的時候,但他從來就不是個積極主動的人,多半因此,他的戀愛史上總是空白。他也漸漸不再對人產生心動的感覺,剩下的,大概就只是交不到女朋友的惆悵吧。
但是以前的他絕對想像不到,自己竟會再次對一個人有那樣的悸動感──更別說那個人還是個男人。他卻在那個人已經和別人交往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心意。

「范統。」他應了聲。
他該滿足,能見到那個人的笑容、能聽見他喚著自己的名字,他該當滿足。
「你工作還順利嗎?會不會很累?」坐在對面的那人關心地問他,他只能說出還算差這種反話──雖然的確不是很好,他總是不斷地想起他…。
「上次跟音侍去抓小花貓的時候,看到一隻長得很有趣的魔獸耶!」他笑得燦爛,和他分享著他的近況,他喜歡他的笑容,從前他總是笑得有些言不由衷,但至少,他現在能夠笑得真心。
「我這個月的薪水又快被那爾西扣光了,他什麼時候能體諒哥哥我總是有很多必要花費呢…?」他提過很多人,卻從來不曾提到那個最關鍵的名字,范統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提,他又不是不知道他們在交往…。
「…范統?你怎麼了?臉色好像有點差呢…我今天還是先回去好了,你好好休息吧。」他伸手拉住站起身準備離開的暉侍,那句不要走卻說不出口。
「你還好吧?」暉侍將手探向他的額頭,「沒有發燒,你有哪裡不舒服嗎?」
他搖搖頭,但還是沒有鬆開捉著暉侍的手。
好一段時間,彼此都沒有說話,正當范統想開口說些什麼打破這陣沉默,門外卻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是誰啊?」范統鬆開手,暉侍走向大門,期間敲門聲仍持續著。
暉侍打開了門,站在門外的,是兩人都熟悉的身影。
「伊耶?你怎麼來了?」暉侍驚呼。
「你果然在這裡!你忘記我們今天約好了嗎!」伊耶怒叱著。
「啊…!」
「你果然忘了!」
「對不起…。」暉侍低下頭向伊耶道歉。
「算了!走了!」伊耶的語氣仍然有些不悅,不過他向來都是這樣的,他拉住暉侍的手轉身就要離開。那兩人相連的手深深刺著范統。
「范、范統,那我要先走了,你要好好休息喔,改天見!」暉侍回過頭來向范統揮手道別。
「再、」范統回過神來,眼前卻只有被暉侍帶上的大門,「…再見…。」

再見。


10、戴獸耳(高綠)
『本日運勢的第一名是──巨蟹座的朋友!恭喜!今天的幸運物是獸耳,只要戴上獸耳,戀愛運就是滿點!』
每天的晨間占卜,是綠間的日課,他翻找著櫃中的幸運物,很快就找到了他今天需要的獸耳,但意外地,櫃中卻有兩副獸耳,他看了看,戴起其中一個,然後將另一副塞進背包裡,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這樣做,只是那副獸耳,讓他想起了一個人──那副很常見的貓耳,黑色的。
他拿起背包,準備出門。

「啊!小真,早、」看見綠間走出家門的高尾,如同每天早晨,高興地向他道早,但在看到今天的幸運物後停下了,「小真你頭上那個……」高尾先是詫異,然後爆笑出聲。
「你笑什麼啊。」綠間不滿地推了推眼鏡。
「沒事啊,小真你戴貓耳真的好可愛。」高尾笑得肩膀都在抖動,但他──高尾和成,確實是第一次覺得一個男人戴上貓耳這麼可愛。
「又、又不是為了可愛而戴的…!」綠間別開臉這麼說,但高尾已經對綠間害羞時的反應見怪不怪。
「不管怎麼樣,可愛還是比不好看好吧。」高尾邊笑著邊湊向綠間。
「…」綠間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從書包中拿出另一副貓耳,在高尾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時戴到他的頭上。
高尾伸手摸了摸頭上的那對貓耳,不曉得自己戴起來是什麼樣子?
「今天…天蠍座和巨蟹座的幸運物是相同的…。」綠間講這話時是背對著高尾的,但是高尾卻覺得自己可以想像得出綠間說這句話時的神情。
高尾快步繞到綠間面前,「最喜歡小真了!」拉下綠間的頭,踮起腳尖,輕輕地在他嘴唇上印上一吻。
「──!」綠間的雙頰因為這個吻而燒紅的樣子,比什麼都還可愛。

『今天巨蟹座的朋友只要戴上獸耳,戀愛運就是滿點!』
『天蠍座的朋友,會意外地看到情人的另外一面,這時候要把握機會,好好地讓對方知道你的愛意,就能甜甜蜜蜜的喔!』

戀愛運…真的是滿點…。

tbc.
2012.9.21 by春捲



後記(?):
因為第12題爆字數了所以先這樣就好
其實我不會寫青黃...(抹
明明是短打可是後來根本越打越長,12題光榮的破兩千而且還是欸取
目前11-30題還剩8題,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寫完呢...

其實大多都在噗浪發過了呢(在這裡講也太遲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37-90d853a3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