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黑籃同人-夏祭り(青火)(H慎)
●cp:青峰大輝x火神大我
●七夕情人節賀文
●H有,慎入...總覺得我越來越常打這四個字了,好像是個好現象(?

●明明是七夕賀文可是跟七夕沒有什麼關係

●時間點在之前那篇Out of the Blue之後,但其實單獨看也沒有什麼問題


「火神君,教練說今天晚上要在神社前面集合喔。」這天練習結束之後,黑子這麼告訴他。
「喔。」教練之前也有提過,因為今晚在神社有個廟會,想邀大家一起去逛,火神回到日本至今,也還沒有體驗過日本廟會,他對今晚還頗期待的。
從學校回到家,再沖了個澡,有些笨拙地換上先前教練吩咐他們要穿的浴衣,然後就出發前往神社。

「喔!黑子!」他抵達會面地點的時候,只有看到黑子一人。
「晚上好,火神君。」黑子看了看他,「你的浴衣有點亂呢。」
「啊…我實在不太會穿這種衣服…。」火神也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服裝。
「請轉過身,我再幫你整理一下。」
「欸?在這裡?」
「沒有問題的。」黑子很快地就幫火神把略顯凌亂的衣服整理得服貼。
「黑子你也太厲害了吧。」火神有些敬佩地說。
「那是因為火神君太笨手笨腳了。」
「你說什麼啊!」火神抗議著。
兩人像平常那樣唇槍舌戰,卻被來人打斷。
「這不是哲和火神嗎?」沒想到來的人卻不是誠凜的任何一員,而是青峰大輝。
「青峰?你怎麼在這裡?」
「今天不是有廟會嗎,就來逛逛囉。」相較穿著浴衣的火神和黑子,青峰則是一身普通的便服。
「你們怎麼都穿浴衣啊?」青峰疑惑地盯著他們兩人。
「教練說的。」黑子簡短地回答了青峰的問題。
「唔…喔。」青峰只是含糊地帶過這個話題。不知是不是火神的錯覺,青峰好像瞥了他一眼。
結果青峰並沒有在話題結束後離開,而是跟著他們一起在這裡等著誠凜的其他人。

「久等了!黑子、火神!」教練從遠處跑來,後面還跟著其餘幾位誠凜籃球隊的成員。
「咦?怎麼連青峰也在?!」里子跑近後才注意到那個人。
「別在意。」青峰輕描淡寫地帶過這件事。
接著青峰就很自然地混進他們的隊伍中跟他們一起逛廟會。

火神沒有參加過廟會,所以不管是撈金魚、射擊遊戲還是套圈圈他都充滿興趣。
「你還真幼稚。」青峰看著火神笑了出來。
「什麼!」火神果然不滿地抗議青峰的說法。
兩人吵了幾句,不知怎地變發展成要用攤位上的遊戲一決勝負的情況。
「青峰君還真是沒有資格說火神君呢。」黑子也只能這樣下斷語。
兩人吵吵鬧鬧地比著射擊和撈金魚,像是兩個大孩子一樣。
比賽因為火神餓了而喊停,沒有分出勝負,但其實他們也早就忘記比賽的初衷,只是很開心地享受著玩樂而已。

「好燙…!」火神叉起一顆剛買的章魚燒放進口中,差點被章魚燒燙傷了舌頭。
「笨蛋,剛做好當然燙,吃慢一點啦!」青峰看著火神急著吃下的模樣笑了出來。
「唔。」火神又叉起一個章魚燒,這次小心地吹了吹才吃下去。
「對了,黑子他們呢?」火神突然發現周圍少了好幾個人。
「不知道,大概是走散了吧。」因為廟會的人很多,被人群沖散也不無可能,「反正哲他們也不是小孩子了,走散也沒差吧。」
「是這樣嗎?」
「沒關係啦,倒是你,吃東西不要吃得到處都是啊。」青峰伸出手指抹去了火神嘴角上的醬料,接著反射性地將手指上的醬料舔掉。
「你、」火神因為青峰的舉動紅了臉,青峰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動作。
青峰啐了一聲,抓住火神的手。
「幹嘛?」
「閉嘴,跟我來就是了。」
青峰拉起火神的手,鑽過人群。
跑到神社後面的樹叢中青峰才停下來,放開火神的手。
「哈啊、哈…你、突然之間做什麼啊…」火神邊喘著氣邊問青峰。
青峰瞇起眼睛,看著火神因為擠過人群而變得有些凌亂的浴衣。
「幹、幹嘛?」火神因為青峰盯著他的眼神而緊張地繃起身體。
青峰突然朝火神靠近,將他推倒在地。
「浴衣真棒耶…」青峰貼在火神耳邊喃喃地說,溫熱的氣息讓火神紅透了耳根。
「你、你說什麼啊!」
「你不覺得嗎?浴衣的空隙還真多。」青峰邊說,手就從浴衣的下擺探入,手摸上了火神的下身。
「什麼啊,有穿內褲喔?」青峰的語氣難掩失望。
「這、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你不知道以前人穿和服的時候是不會穿內褲的嗎?」青峰邪邪地笑了。
「那是以前!而且這也不是和服!」
「有穿也無所謂啦,反正脫下來就好了。」青峰不理會火神的話語,手自顧自地拉下了火神的四角褲,然後開始搓揉著火神的慾望。
「不、等…等等!你到底要做什麼!!」
「現在還問這種事幹嘛?」青峰不耐煩地說,嘴乾脆直接堵上火神的。
「唔…!」青峰的舌頭霸道地攻佔火神的口腔,領著火神的舌隨他起舞,雙手也沒有停止,熟練的動作使火神的下身很快就昂揚。
「呵…你挺有精神的嘛。」青峰離開了火神的唇,沒有吞嚥下去的津液已經分不清是屬於誰的,在兩人的口間牽起一條淫靡的線。
「是、誰害的啊…唔…」青峰愉悅地看著火神的反應,從他的耳廓舔吻著,在他的鎖骨處留下自己的印記,然後來到胸前的那點凸起,伸出舌頭,舔了上去。
「嗯…!不、」從沒想過自己的乳頭被刺激能帶來那樣的快感,火神弓起了身子,下身也溢出一點乳白色的體液。
青峰很滿意火神敏感的反應,對著火神的乳頭又舔又咬,另一邊也被青峰的手玩弄著。
「這樣很爽吧。」青峰輕笑。
「不、不要說、出來…!」火神覺得自己全身發熱,很難受,只好緊緊地攀住青峰的脖子。
青峰將自己右手伸進火神的嘴巴裡,火神的嘴被侵入,沒有辦法閉合,唾液沾滿了青峰的手指,還順著火神的下巴流下。
將沾了火神唾液的手指移向他的後穴,青峰在口水的潤滑下,進入了火神的體內。
「呃…嗯…」進入的那瞬間火神感覺到一點痛楚,但不是很明顯,更多的是異物侵入體內的不適感。
青峰抽插著那根手指、接著是兩根、三根。
痛楚和不適早就被快感給帶過,火神忍不住呻吟出聲。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火神推拒的手已經沒有辦法施力,只能任憑身子癱軟在青峰的懷裡。
「準備好了?」青峰突然貼在自己耳旁問,著實嚇了火神一跳,最讓他驚嚇的大概是青峰舔著他耳朵的舌頭。
「什、」一句話還來不及問出口,火神就感覺到了抵在自己後面的東西。
很燙、堅挺著的,比手指還要粗大得多的那個東西。
然後就毫無預警地,插了進去。
「…!」在火神痛得差點叫出聲時,他的聲音被青峰的吻給堵住。
青峰進到他體內之後就停住不動,只是吻著他,然後手伸向他因為痛楚而癱軟的下身,再次熟練地撫摸著,直到下身又抬起頭來。
痛早就過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難耐感,火神忍不住貼向青峰,想藉由多一點的接觸讓這股難耐消失,他不自覺地扭動著身子,想要停在自己體內的東西趕快動一動。
青峰沒有辜負他的期待開始抽動了起來,一抽一插讓他的難耐消去,沈溺於快感之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火神現在已經完全喪失時間感了,他在青峰一次又一次的頂入與抽離中釋放,青峰也在幾次的抽動後洩出。
他們兩人喘著氣倒在草地上。
「哈、哈…為、什麼啊…」上次也是這次也是,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這樣的情況,他現在到底應不應該慶幸至少上次沒有插進來?
「…現在還問為什麼幹啥…。」青峰側過身來看著火神,又讓火神的臉頰發紅。
「當然要問啊,總不能每次都不知不覺就被…被…上了吧!」火神講到那字的時候尷尬地停頓了下。
「當然是因為喜歡啊!笨蛋大我!」青峰突然喚了他的名字,火神覺得自己的臉燙得都可以拿去煎蛋了。
「喜、喜歡…?」
「不喜歡上你幹嘛?你又沒有巨乳!」
「真不好意思我沒有巨乳!你才是笨蛋大輝!」火神賭氣地說。
「笨蛋大輝跟笨蛋大我剛好是一對啊。」青峰笑了,然後吻上火神,激情過後的吻,感覺總是特別甜蜜。
「…笨蛋…。」火神回吻著青峰,心裡感覺甜滋滋的。

fin.
2012.8.20 by春捲


後記:
...有一個bug...
浴衣跟和服以前裡面都不穿內衣褲的...呃,算了,我不知道該怎麼改......

浴衣真的超棒的(你不要粗體

我真的超喜歡兩光組的wwwww
一直很想讓攻對受說「這樣很爽吧」之類的話,可是以前一直不知該讓誰來講才好,現在有了青峰www這句話他來講一點都不違和啊wwwwwwwww(喂
我一直覺得寫欸取文很恥,但不知道為什麼,這篇的欸取寫的很順,難道這就是青峰的魔力嗎?(X

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
不,颱風還是快來吧(到底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36-ad92ea9d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