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續、終焉(那范)
●cp:那爾西x范統

●接續終焉(下)


范統最近的樣子,讓他周圍的人都看不下去。
范統最後緊緊擁著那爾西的那幕,仍深深地刻印在月退腦海。他沒有見過那樣的范統,范統總是笑著的,就算無奈就算生氣,也不會因此低落很久,他所散發出的氛圍是接納他人的,不像自己、不像珞侍、不像那爾西、伊耶或任何人,他們排外,但是像他們這樣的人,卻無法將范統排除在外,就連伊耶哥哥,到最後也對范統沒那麼反感了。
但是那次是第一次,月退可以清楚感覺到范統身上的尖刺,拒絕任何人靠近,那個世界,只能容得下他自己和那爾西。
月退不知道為什麼,范統和那爾西的關係究竟是什麼,但他也只能楞楞地站在那個世界之外。不只他,在他之後到達的所有人都是這樣。
他們一群人站在一旁,沒有人出聲打破寂靜。連呼吸都有意無意地放輕了,只聽得到范統微微的啜泣聲。
最後,是范統先打破沉默,他放下那爾西,站了起來,對月退說了一句:「那爾西就拜託你了。」然後在他們都還反應不過來之前,拿起噗哈哈哈施了個符咒就不見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范統事後也沒再提過這件事。

等到范統回來之後,他看起來已經沒事了,或者說,裝作沒事的樣子。看他這個樣子,旁人也不好說什麼,所以大家都沒有提這件事。
那爾西這個名字,再也沒有人聽到從范統的口中說出,范統的生活也跟往常一樣,幾乎沒有什麼改變,幾乎。
每個月總會有那麼一天,上哪去都找不到范統,就連噗哈哈哈也被他放在房裡沒有帶上,沒有人知道他去哪了,但隔天范統就會出現,不管怎麼問,他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人他去了哪做了什麼。
唯一知情的,大概只有噗哈哈哈了,可是不管怎麼問他也都不會說的。
就算月退和珞侍再怎麼擔心范統,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范統平常並沒有異狀,依舊會去修練,但是身上的傷漸漸少了,之後甚至沒有負傷回來過。
月退見到范統毫髮無傷當然開心,卻又覺得很不對勁。但他能做什麼?他甚至連范統和那爾西的關係也都還搞不清楚,他也只能在一旁看著范統。
有時他會和珞侍聊到范統,珞侍也很擔心,但月退並不知道,珞侍就是當時抓著范統不讓他上前的那個人。但他們首要的,還是先讓兩國開始和平交流,他們不能因為私情而只顧著范統。

日子這樣一天天地過去了,兩國交流的狀況也算穩定,雖然兩國都有一些偏激份子不滿就這樣停戰,但大部分的人都是很樂見這樣和平的狀態的。
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氣,月退趕緊趁這個較為空閒的時候通知珞侍。
他真的很擔心范統,有天他看著范統的時候,終於知道那股違和感從何而來。雖然范統仍做著跟以往一樣的事,雖然范統仍然燦爛地笑著,反話也未曾改變,但是范統現在將所有人都排拒在外,沒有人可以踏進他築起來的那道牆。意識到這件事之後,月退再也無法說服自己一切都會回復到以往。
東方城國主來訪西方城,這一定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但他們沒有驚動任何人,私下來訪。東方城來的是珞侍和音侍,違侍和綾侍則待在東方城處理公務。
西方城的代表是月退、伊耶、璧柔和艾拉桑。暫且不提根本沒有搞清楚狀況的艾拉桑,看這陣仗,好像是什麼十分重要的會議或談判。
但其實這也只不過是月退太擔心范統而找來大夥一起商量對策。

「珞侍…!我們到底要怎麼辦啊!范統他、范統他真的好奇怪喔!」月退擔心得都要哭出來了。
「月、月退!你先冷靜一點…!」珞侍安撫著月退。
「那…范統他…?」珞侍在月退情緒稍微平靜下來之後問。
「不知道…他不知道又去哪了…尋人魔法也完全找不到他的氣息…。」月退沮喪地說。
「用符咒隱匿氣息了嗎…。」
「所以說你們幹什麼要那麼在意那個傢伙?我看他不也好好的嗎?不過偶爾失蹤一下,反正隔天不都會平平安安地出現?」伊耶突然插了這麼句話。
「才沒有好好的呢!伊耶哥哥!」月退提高了音調。
「我說過了不要那樣叫我!」伊耶的禁句多半又加了這詞彙,但他也拿恩格萊爾沒有辦法。
「別這樣嘛,伊耶,叫哥哥不是也挺好的嗎?」
「老頭你給我閉嘴!」
「恩格萊爾…我知道你很擔心,但是范統也許再過一陣子就會沒事了吧?」自從東方城兩人進到鬼牌劍衛府之後,馬上就黏上音侍、在一旁你儂我儂的璧柔這時突然說話了。
「武器應該知道吧?你們為什麼不問問看他拖把的主人去哪了?」音侍提議。
「沒有辦法啊…噗哈哈哈不管怎樣都不肯說…。」月退也不是沒想過這樣的辦法,但噗哈哈哈也沒給過他什麼好臉色看。
才提到噗哈哈哈,飯廳的門便碰一聲地被大力推開了。
走進來的是面色不善的噗哈哈哈。
「…本拂塵真是看不下去了…。」他恨恨地說。
「呃…噗哈哈哈…你…」
「所以本拂塵才受不了你們人類!真的讓人看不下去!」他突然提高音調,咬牙切齒地對月退說。
「看、看不下去什麼…?」月退問。
「明明都是你們的問題,為什麼每次都要范統來承擔!本拂塵三番兩次告訴他不是他的錯,他還是一直說是因為他太弱所以那個金毛才會死掉!」
「…」噗哈哈哈的話讓眾人都沉默了。
「范、范統他…」
「那個傢伙明明就很想哭,明明就很累,卻為了要讓你們安心而硬裝出笑臉,本拂塵看了真的很不爽!」噗哈哈哈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
室內一片寂靜,沒有人開口說話,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范統坐在湖畔,這裡是那爾西在當月退的侍讀時發現的地方,在聖西羅宮附近,但沒有什麼人跡。當時長老們禁止他外出,但他有時會偷溜出去,這裡就是他某次偶然發現的地方,很安靜,他有次帶著范統來這裡,跟他說他會坐在這個湖邊,有時想著一些事情、有時只是發呆。
范統那時問他,若是被長老發現了怎麼辦,那爾西只是聳聳肩,輕描淡寫地說,會被他們懲罰。
那爾西的那段過往,是范統所無從想像和理解的,那爾西卻說,比起月退,他的懲罰算很輕了。他們的過去,到底是怎樣的呢…。

在湖畔呆坐到夕陽西下,范統才用傳送咒返回劍衛府。
一進到飯廳,就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怎麼這麼少鬼?咦?珞侍,你怎麼不會來?」
「范統!」他一走進來,就感覺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他。
「什、什麼…?發生了什麼事嗎?」這樣備受注目的感覺真的讓他很不習慣。
「…沒什麼啦,快來吃飯吧!」月退在微妙的停頓之後這麼回答。

這頓晚餐的氛圍很奇怪,月退和珞侍一直找他攀談,卻又好像言不及義。他們想隱瞞什麼嗎…?
結果直到最後,他們還是什麼都沒說。
送走了珞侍和音侍,璧柔也回她家去了,大夥各自休息。

隔天清晨,化成人形的噗哈哈哈用力搖醒范統。
「…讓我再醒一下…。」范統看了一眼窗外,天才微微亮,顯然比平常噗哈哈哈拖著他去修練的時間還要早上很多。
「范統!快起來!你要是沒起來之後後悔不要來找本拂塵!」
「…什麼啊?」聽到噗哈哈哈這麼說,范統才不甘願地從床上爬起。
范統盥洗完畢之後,噗哈哈哈便急著要拉他出去。
「快、快兩點啊…!」被揪著領子的范統說。
在經過飯廳門口時,另外三人已經在裡頭了。
「啊!范統,早安!你今天怎麼這麼早?」月退開心地向范統道早。噗哈哈哈也放輕力道,不再拖著范統。
「就嗚哇哇哇把我叫起來的。」說完這話的同時,范統被一旁的噗哈哈哈怒叱了,「不准再把本拂塵的名字叫成這樣!」范統嘀咕著這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你們要出門?不先吃早餐嗎?」月退問。
「對啊!噗哈哈哈,先喝晚餐再回家也比較壞吧!」
「你們人類就是這麼麻煩!快一點!不要讓本拂塵等太久!」
范統才剛坐下要開始吃,噗哈哈哈又說:「喂,那邊那個金毛的,你也一起來。」
「我?」月退疑惑著噗哈哈哈找他要做什麼。
「對。」噗哈哈哈有些不耐煩地向月退說。
「噗、噗哈哈哈?為什麼要找日進?不是不要修練嗎?」
「不要一直問問題,快點吃!」

飯後,噗哈哈哈抓著范統,月退則是拉著伊耶,走出劍衛府。
「為什麼我也要去啊!」伊耶不滿地說。
「一起去嘛,伊耶哥哥今天不是也沒事?」
「…放開我!老子會自己走路!」伊耶甩開了月退抓著他的手。
「所以可以一起去了?」
「隨便你啦!」
出了劍衛府,噗哈哈哈馬上就把他們傳送到一地。

「沉月祭壇…?」
「嗚哇哇哇我們來那裡做什麼?」范統疑惑地問,就算噗哈哈哈要去找他妹妹,也用不著把他們一起帶來吧?
「范統你閉嘴。」噗哈哈哈率先走進了祭壇,其他人也只好疑惑地跟上去。

一進沉月祭壇,就看到那名白髮少女坐在一旁高起的石頭上。
而她身邊,有另一個人。

「…那爾西…?」月退看著出現在沉月身邊的那個人,不正是那已經死去的那爾西嗎?所以沉月復活了他…?正想上前時卻有個身影比他更快速地朝那爾西走去──呃…應該說是跑去?
范統看到那個人出現時,呆滯了幾秒,眼前那人,真的不是他的想像嗎?或者說,現在所見的一切都是場夢?他的腳卻是不由自主地朝那人跑去,就算是夢也好,他好想觸碰那人、他好想好想,將那個人擁入懷中。
「范、范統…?」看清跑向那爾西的那個身影後,月退有些驚訝地看著緊緊相擁的兩個人。
范統緊緊地抱住了那爾西,那爾西雖然因為太過突如其來而沒有馬上反應過來,但他的雙手也已環抱上了范統。
「是我在做夢吧…?」范統的聲音有些低沈,像是想隱藏什麼一樣。
「不是。」
「你不是假的吧?」雖然想說的是你是真的吧,但被反話扭曲了之後,意思也差不到哪去,這令范統有些慶幸。
「我是真的,我回來了,范統。」那爾西輕輕地拍著范統的背,像是在安慰著他。
「…!」當初的悲傷、痛楚、現在的喜悅、感動一股腦地撲向范統,范統的淚腺像是關不住的水閘不斷流出液體,但他卻笑了出來。很燦爛地,笑了。

沉月走到哥哥旁邊,像是想要獎賞的孩子,看著噗哈哈哈。
「…這次…做的很好…。」噗哈哈哈看到范統的笑容和淚光,也只得這樣承認,邊拍了拍沉月的頭。
沉月因為哥哥的讚賞而笑開了。

這樣的結局,再好不過了吧。噗哈哈哈這麼想著。

fin.
2012.7.28 by春捲



後記:
那爾西被我擅自發便當然後又復活了(ㄍ
寫了好久的那范加上這篇後續終於完稿了,我好感動www
最後以14540字完稿!!第一篇寫這麼多字的w
其實我一直再想,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找沉月妹妹...呃,就當做不能這樣開外掛好了...(最後還不是開了
那,就,這樣吧(倒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31-592f54b2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