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永憶(范暉)
我還是第一次在電腦前寫稿寫的這麼快...。
不過要是再更早一點就能讓范統在生日攻了...反正還有明年生日嘛范統(不

●cp:范統x暉侍,你沒看錯范統就是攻。
●虐暉侍有(你到底多喜歡虐暉侍
●暉侍回憶捏造這樣
●突發字少

●范統溫柔攻我的菜hshs


范統夢到暉侍以前的事了。
嚴格來說這應該是暉侍的夢才對,就以往的經驗來說,那應該也是暉侍不想讓他知道的回憶。

「修葉蘭!修葉蘭!」
好不容易讓那爾西願意呼喚他的名字,好不容易讓那爾西願意信任他,好不容易讓那爾西願意對他展露微笑,一點點,即便是一點點都好,為什麼要剝奪…?

其中一個長老伸手抓住了他的頭髮,緊緊的,好痛。可是他不能哭。
「看著!」冰冷的聲音刺痛了他,那抓著他的人強迫他看利用魔法映在空中的畫面──那是那爾西,他的弟弟,滿身腥紅倒在血泊中。
「──!」他想要別過頭去,但那隻手卻牽制住了他的動作。
「你仔細看好,把你弟弟的模樣刻進你的腦海吧。」好痛。
「…不、不要…。」啜泣聲。
「現在你看到的只是用魔法製成的畫面,若你真的拒絕的話,你親愛的弟弟就會變成這樣喔?你不在乎嗎?」
聽到這句話,修葉蘭硬是壓下了自己的畏懼和痛楚。不能哭。
──因為我是哥哥啊。不能哭。
即使被封進那個停滯的時空中、即使被送到東方城、即使不能陪在那爾西身邊保護他、即使…,我不能逃走。

他就是忘不了,那些長老給他看的,一幕又一幕那爾西受重傷、死亡的畫面,這是在自虐吧?他自嘲,明明連那爾西的臉都記不清了,那爾西現在過得怎樣他更是不知道,可是那一幕幕的鮮紅卻深深的刻在他的記憶中。
忘不了,若是忘了還比較輕鬆吧,他既不想要背叛東方城、又想要保護那爾西,這個世界上是不是就真的沒有兩全的選擇?那爾西和珞侍,都是「弟弟」這樣的存在,他卻被迫要在這兩個人之中做出抉擇,選了一個,就等於背叛另一個。
他揉掉了一張又一張的信,他買了一個又一個禮物,積滿了一間又一間房間。
那爾西…那爾西,無聲的呢喃,彷彿要這樣他才能夠不忘記遠方的弟弟。他到底是想忘,還是不想呢?他也不知道。
幸與不幸、快樂與悲傷、面對與逃避,像是個叉路要他選擇,一條是平坦好走的,一條是艱辛困難的,要選擇哪邊似乎很清楚,但他知道,不管選擇哪條最終都是走向死路。

當他被音侍的噬魂之光擊中時,他覺得自己解脫了,是啊,死去的人就不必再繼續抉擇了,明明兩方都是那麼重要的…。
他不在意自己的生命是不是已走向盡頭,最終他心心念念的還是那兩個弟弟…。


范統醒來時,枕頭是濕的。
──淚水,是暉侍的還是自己的?他也搞不清楚,不過那個夢,好痛,暉侍的悲傷和痛苦如此龐大,卻還能用笑容將一切壓下。
那些笑容,不是強顏歡笑──至少不完全──在那短暫的生命裡,暉侍也是有真正笑過的吧?
但是…。他想起那些長老為了威脅暉侍而給他看的影像,那爾西的血跡…即便是只看見了些許片段的他,仍覺得那殷紅無法從腦海中洗掉,他無從想像暉侍的疼痛。
為什麼他會這樣死掉呢?為什麼?也許他企圖竊取東方城的機密,但那也不是他所想要的啊!為什麼,在那場糾葛之中他得犧牲?就算他覺得那是種解脫,但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他的存在會隨時間淡去,就算那段時間再長,也不過是百年,等到珞侍和那爾西都離去之後,什麼也不剩了,再也不會有人知道暉侍的好…。為什麼是他!


那天晚上,他夢到了熟悉的河畔──還有暉侍。
「范統…你也看到了吧?那場夢?」暉侍的微笑是那麼地寂寞,為什麼這種時候還要笑呢?難過的話哭出來就好了。
「…為什麼…你還能笑得出來呢…。」
「你在說什麼啊范統,我才不會哭呢!你也別把我的所作所為想得太偉大,我不是那種人的,我只不過是為了自己才……」
「為了你自己!你在開什麼玩笑!你當作我瞎了嗎!」暉侍的話被范統的怒叱給打斷,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范統這麼生氣。
「你為什麼要這樣傷害自己?」范統慶幸夢裡自己可以正常地說話。
「我沒有傷害自己….就算我真的是為了那爾西好了,那也是我心甘情願的。」
「你不痛嗎?」
「痛?那種感覺我早就忘了。」暉侍依然笑著,范統看了卻覺得好疼。
「…你忘了痛的話,我來代替你感覺。」范統將暉侍拉了過來,緊緊地擁在自己懷裡,即便所有人都忘了他的好,自己是不會忘記的,他所做的一切,此生都不會忘。
「范統…!?」
「你若是難受,就哭出來吧,我會在這裡陪著你的。」
也許是這句話使暉侍一直都繃緊的理智斷線,他的淚不斷地湧了出來,他也抱住范統,手緊緊地揪著范統的衣服,彷彿這樣能得到安全感。
他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精疲力盡了范統還是抱著他。
「暉侍…我會記得的…」范統輕輕地吻去了他臉上的淚,這麼說。
「不管過了多久,我都會記得的。」

fin.
2012.7.11 by春捲



後記:
我真的好喜歡溫柔攻喔!!!!(哭
我居然被范統總受這個名詞蒙蔽了這麼久!雖然范統受很棒,但是范統攻也讓人無法抗拒喔喔喔!!!!!(發病
反正就是突發!
為什麼這麼少人寫范統攻呢!!(yay)(你自己還不是第一次寫

對不起不管范統是攻還是受我都喜歡虐暉侍!!(乾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24-ba3d0e6e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No title

好短!!
飯桶!!
呵呵呵哈 | 2012.07.11 14:35 | edit

Re: No title

> 好短!!
> 飯桶!!

對不起很短!應該是會有後續的
不過為什麼是飯桶!!?
春捲 | 2012.07.11 19:19 | edit

No title

范統攻好棒!!!
不愧是我本命啊啊啊!!!
| 2015.02.12 15:04 | edit

Re: No title

> 范統攻好棒!!!
> 不愧是我本命啊啊啊!!!

哇啊啊!!!太好了謝謝!!!!
范統攻真的超級棒!!!太開心了范統也是我的本命!!!!!!(夠了
春捲 | 2015.02.14 01:57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