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生日快樂!范統!(伊范)
是的!等了這麼久終於到了7/10了!!!
是范統的生日啊!!!!

●cp:伊耶x范統
●伊耶哥哥崩的很嚴重(抹
我邊寫邊吐槽這誰啊
●我根本就藉著腿和珞侍冷落(?)范統讓伊耶跟范統的感情變好wwwwww(沒品
●取名無能。


「我們來幫范統慶祝生日吧!」
就在月退說了這麼一句話後,東西方城兩國國主便開始聯手策劃范統的生日派對。
因為要給范統一個驚喜,所以兩人約好不能讓范統知道。
而東西方兩城大部分的高官權貴們,也因為各自的上司推動,加入了這個計畫──當然,有些是出自自願、有些是出於有趣,不過多數是因為頂頭上司半是強迫的要求。


范統覺得最近月退和珞侍有點奇怪。
常常在聊天的時候欲言又止,講沒幾句話就急著要離開。
這幾天更變本加厲,月退沒有來找他,甚至沒有用通訊器聯絡他,他想問珞侍到底發生什麼事,可是連珞侍的通訊器也無人回應,就算是東方城開會,珞侍也在會議結束後就匆匆離開,范統根本沒有機會和他說上話。

范統拿著通訊器躺在床上,看著通訊器上的名字。
月退──沒有回應,依然沒有回應,好幾天了。
珞侍──沒有回應,他不意外,這些天來都是這樣的。
暉侍──沒有回應,或許他終於乖乖地當梅花劍衛忙著外交所以沒注意到。
那爾西──沒有回應,大概是因為他在忙吧,他桌上的公文每次看到都像是沒有清空的一天。
音侍大人──沒有回應,也許是去抓小花貓了。
綾侍大人──沒有回應,或許他被音侍大人拖著去抓小花貓了。
他絕望地看著自己的通訊器,上面的名字少得可憐,即便他現在身為東方城高官、即便他可以說是認識東西兩城的所有權貴,他的人際關係依然貧乏。
突然間,一個名字映入他的眼中──伊耶
「我什麼時候沒有他的聯絡圓式了?」范統喃喃地唸著,也許是絕望過了頭,所以他才會試圖聯繫伊耶,反正就最近的情況來說,這次也一定不會撥通的。

『…誰?』
──居然接通了!意料之外的事讓范統有些措手不及。
『呃…不是我,范統。』
『…有什麼事?』
范統好像聽到伊耶嘆了口氣。
『那個…你知道日進最近沒有在做什麼嗎?為什麼都聯絡得上他?』
『日進…?恩格萊爾嗎…?他最近…不…我不知道。』
為什麼連伊耶都欲言又止?
范統沉默了,不知該說些什麼。
『…我會叫恩格萊爾聯絡你的…。』伊耶語氣有些生硬地說了這句話,范統大概應了什麼,他也不記得了,兩人的通訊就這樣結束。


「恩格萊爾!」
「伊耶哥哥?怎麼了嗎?」
「你到底要瞞那傢伙瞞到什麼時候!」
「嗯?誰?」
「還問我是誰!不就是范統嗎!」當那人的名字很自然地從自己口中說出時,伊耶其實覺得很驚訝,他從什麼時候開始,能夠記起那個人的名字、長相以及和他有關的事?
「范統?他、他怎麼了嗎?」聽到范統的名字從伊耶哥哥口中冒出,月退突然感到有些緊張。
「那傢伙昨天突然聯絡我。」
「咦?!!范統聯絡你?!為什麼?!」
「難道你覺得你們隱藏得很好?」伊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有些不耐煩。
「我…我們…可、可是沒有人告訴范統任何事情啊!」
「就是因為你們都躲著不見他他才會覺得奇怪!」
「要是見到他…我沒有把握自己可以隱藏得很好…。」月退沮喪地說。
「隨便你們!反正到時候結果自己負責!」


那天晚上,伊耶的通訊器再度響起。
『喂。』
『那、那個…』對方的聲音有些顫抖,伊耶聽出那是范統的聲音,為什麼會認得出來呢?
『如果你是要問恩格萊爾的事,那我直接告訴你,他最近有點忙,所以才沒有去找你。』
『…不是這樣啊…謝謝你了。』為什麼,他的語氣聽起來這麼落寞…?
『那你不打擾我了,不見。』
『明天你有空嗎?』在那個人要結束通訊前,他出聲打斷。
『…什麼?』
『有,或沒有?』為什麼那個傢伙的語氣要這麼驚訝?問他有沒有空有哪點奇怪嗎?伊耶感到煩躁──這樣想著的伊耶完全沒有想到他根本不可能會問范統這種問題的。
『呃…沒有是有啦…。』
『到底是有還是沒有!…算了,總之明天下午我會在東方城城門等你。』在范統來得及回答之前,伊耶就結束了通訊…為什麼,他會不想聽到那傢伙的拒絕呢…。


范統愣愣地看著手中的通訊器,為什麼伊耶會邀他出去…?
所以…他明天到底該不該赴約…?伊耶的邀約隱隱有種鴻門宴的感覺…應該不致於吧…像他這樣的無名小卒,沒有什麼理由會被做掉吧?不…難不成是因為受夠了月退丟下公務跑來東方城找我嗎…?這…感覺好像很有可能…。
范統越想越覺得不妙…不過不去赴伊耶的約聽起來更不妙,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只希望自己能用符咒和噗哈哈哈逃掉…。


該來的還是會來,逃不掉的──
范統這樣想著,但還是刻意地放慢了往城門前進的腳步。

從遠處就看到那顯眼的人影,那頭白髮和他散發出的氣場讓人不注意他都不行,不過注意到之後應該是想要離得越遠越好,但他現在卻得硬著頭皮朝那身影走去。

「好意思,讓我久等了。」也不知道伊耶等了多久,他一向沒什麼耐心,范統想在他發怒前先消消火,但是話被反成這樣真的很挑釁…等一下就算被伊耶痛扁一頓他也不意外。
「喔,你來了,我也沒有等很久,走吧。」意料之外的,伊耶完全沒有要動怒的樣子,反而讓范統傻住了,他也不是想要討打,不過這樣的伊耶…感覺實在是很奇怪…。
伊耶見范統楞住,直接伸手抓住他。
「!!」范統被伊耶的舉動嚇到發出了奇怪的叫聲。
伊耶看著范統的反應,笑了。
「你到底在緊張什麼啊!我又不會吃了你!」伊耶語帶笑意地說出這話。
范統越來越覺得今天的伊耶很詭異…好吧,就當他是吃錯藥好了,反正事到臨頭,現在也不能不跟伊耶去了吧。

伊耶拉著范統走到東方城郊外的某處。
「呃…這裡是…?」
「傳送陣。」
「輸返陣?」
「嗯,為了不浪費時間所以先佈好的。」
「出發地是…?」
「去了不就知道了。」伊耶拉著他站到傳送陣上,並啟動傳送陣。
范統再度睜開眼睛時,他們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綠草如茵,百花盛放於一池清泉邊,天空藍得像要溢出水,映著偶爾飄過天邊的一抹雲彩。
「…那裡是哪?」眼前的美景讓范統看呆了,這是他到幻世以來第一次看到這樣的風景,楞了好久才問出這句話。
「我家那個老頭之前發現的地方。」之前就有聽說艾拉桑喜歡到處遊玩,應該也是這樣才會發現這塊世外桃源吧。
兩人在草地上坐下,風徐徐吹來。
──好舒服,好像可以忘記所有煩惱似的。

「為什麼不要帶我去那裡?」范統疑惑地問。
「因為看你…咳,反正就閒閒沒事。」伊耶的語調轉得生硬,范統無從猜測他原本想說什麼──他和伊耶根本就不算熟識,而且今天的伊耶又這麼奇怪…。
就這樣天南地北地聊著,范統從沒想過他和伊耶會有這樣的相處模式。即便他說了什麼糟糕的反話,也不見伊耶動怒,伊耶什麼時候這麼有耐心的?又是什麼時候…這麼溫柔?
當溫柔這個名詞掃過范統的腦海時,他打了個冷顫,溫柔?這個形容詞用在誰身上都比伊耶適合,可是他卻想不到更恰當的詞彙來形容現在的伊耶。

回過神來,太陽已經要西沉,夕陽的餘暉那麼地溫暖,照映在兩人身上。
「好了,我們也該回去了。」伊耶的一句話敲醒了范統,是啊,他們居然在這裡待了一下午,真的太奇怪了,不只是伊耶,連自己都很奇怪。
「走吧,我送你回去。」伊耶伸手拉起了范統,雙手交疊的溫熱讓范統紅了臉,就像是夕陽的顏色。

伊耶不僅送范統回東方城,甚至送到了范統家門口。
「呃…昨天假的很謝謝你。」
「不用謝。」伊耶淡淡地回答。
「那…我先…」之前都是怎麼跟別人道別的?為什麼現在不知該怎麼開口。
「嗯,我也該回去了。」伊耶像是看出了他的為難,這樣說。


伊耶離開之後,范統有些疲累地倒在床上,那種疲累是心理的,至於為什麼,大概是因為伊耶的改變太劇烈讓他有點難以消化吧。
並不是說這樣的改變不好,他也不想要像以往那樣被伊耶怒目相視,可是…。
這時他才突然發現,因為伊耶的關係,他還真的忘記了月退的事,難道這就是伊耶的用意嗎?要他不要再想著月退他們到底為什麼這陣子都躲著他?
真的很溫柔啊,范統想到這樣的可能性不禁笑了,好笨拙的溫柔。但是…他並不討厭這樣的溫柔。


伊耶在回程,無法克制地想著那個傢伙。
為什麼啊?他的反話一點都不會讓他生氣,他的笑容居然是那麼耀眼,這樣想著的自己到底是哪裡有毛病?伊耶有些煩躁地耙著自己的頭髮。
可是…看來恩格萊爾說的也不見得是錯的──
『伊耶哥哥,你就試著跟范統相處看看嘛!這樣你就會知道范統真的是個好人了!』


結束一天的工作,范統疲累地踏進家門,走入那片漆黑。
本來就不會有個人在家中等待他的歸來的,可是他還是會對那樣的生活抱有憧憬。
不管是什麼人都好,當回到家時,燈是亮著的,有人會向自己說歡迎回來、辛苦了或什麼都好,只要不是這片黑暗…。
他甩了甩頭,這樣的想法根本沒有什麼意義,現在的他已經很幸福了,有朋友有工作有地位有房子有實力,沒有必要在去想那些。

當他伸手想打開電燈時,突然爆出了一陣拉炮聲。
「?!」他嚇了一跳,停下開燈的動作。
「生日快樂──!!」隨著拉炮聲而來的,是祝賀著生日的聲音。
「欸?!」這才發現家中有好幾個人影。
「月、月退?珞侍?你們怎麼會…?」范統發現那些人影正是一直聯繫不上的友人。
「范統!對不起,因為要給你一個驚喜所以沒有跟你說,也一直沒有來找你!」月退緊張地向范統道歉。
說不感動是騙人的,生日這種東西,小時候也多少有慶祝的,還會從一起床就開始期待那天能拿到什麼禮物,不過那樣孩子氣的時光沒有多久,上了國中之後就沒什麼在慶祝了,這個日子久沒慶祝也就忘了,連自己都沒注意到今天是他的生日。
「有關係,謝謝你們。」他知道,在場能和他稱得上是朋友的,大概也只有寥寥幾人,其他人應該是月退和珞侍半請半逼叫來的,不過他並不在意,他們願意對他說聲「生日快樂」他就滿足了。
他們遞上送給范統的禮物,吃著暉侍做的蛋糕、綾侍燒的菜,人果然還是群居的動物吧,范統這麼想,若是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沒有同伴,是很孤獨的吧。


派對尾聲,月退和珞侍似乎是用光了所有精力,雙雙倒在一旁睡去,於是綾侍宣布派對就到此為止,和音侍、違侍將珞侍帶回神王殿。
那爾西拉著暉侍準備離開,伊耶卻開口叫他帶上月退。
「你不走?」那爾西有些疑惑地看著他。
「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伊耶含糊地說。
那爾西等人也離開之後,伊耶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小飾品遞給范統。
「那是…?」范統接過,端詳著手中的物品。
「護身符。」
「咦?」
「恩格萊爾叫我要準備禮物,我看你好像很常死掉或受傷,所以才去找了這個。」
「謝、謝謝…。」范統真的沒想過伊耶會送禮物給他,雖然他說是月退叫他要送的,但喜悅還是湧上心頭。
出乎范統意料的,伊耶送完禮物之後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留下來幫他一起收拾杯盤狼藉的客廳。

全部整理完,范統也累得快睜不開眼睛。
「明天麻煩你了,不客氣…。」若是伊耶不在,自己一個人收拾不知要到何時,范統很感謝他的好意,但說出來的話他還是無法控制…明明只是想道謝的。
「不用客氣。」伊耶將最後一包垃圾綁緊拿去廚房放,回來時,范統已經倚著牆睡著了。
「…好歹也去床上睡吧…。」無奈地這麼說著的伊耶將范統抱回房間。
雖然看范統累成這樣應該也不容易吵醒,但伊耶還是小心翼翼地將他放到床上。

「…生日快樂,范統。」

fin.
2012.7.10  by春捲


後記: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這伊耶是別人偽裝的吧!你誰啊!如此沒有殺氣的伊耶真的...!!(不會形容
一年一度的生日我還是沒讓范統當攻。范統別難過你會有機會的大概吧
總之我真的超愛范統的

范統生日快樂!!

FC2沒有標楷體。(?
就這樣(??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23-836ed6f7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