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plurk

時計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痛み(那范←暉)
結果還是把這篇插在終焉下前面了,我需要再想想終焉的結尾...(抹臉

●cp:那范←暉
●暉侍中心
●我又虐暉侍了
●范統被我寫的很渣我都想打他了
●其實是前陣子泉大月暉(?)本節錄的衍生物,只是出場人物其實只有暉侍跟范統,腿的話...(遠目)所以不知道那些節錄其實還是可以看的懂,總之只要知道那范不斷刷長老的那段故事(?)就可以了



暉侍不知該如何形容他現在的心情,他沒有辦法從他所知的字句中找到一句最適當的,用來描述他現在錐心的痛。
當初會把遊戲硬塞給弟弟也只是想讓他放鬆一下不要總是只看公文,順便看他能不能交到什麼朋友──雖然他對弟弟能交到朋友這件事沒有抱著多大的期望,但沒想到彆扭如那爾西,也真的交到朋友了,他為弟弟感到開心,單純地希望那位朋友能讓弟弟別再那麼孤僻,總是繃著一張臉──這是在他得知那位朋友是范統之前,也許是他不常跟那爾西見面、而且那陣子也不太常上線的原因,當他一次偶然上線,被范統邀進一個刷長老的隊伍中,他才發現自家弟弟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已經跟范統相處得很融洽了,他當時的心情十分複雜,見到弟弟不再討厭范統他很開心,但又對於他們兩人的互動及刷長老時的默契有些嫉妒和不悅,他不是生那爾西的氣,更不是范統的,也許他只是…生自己的氣吧…。
之後某次吃飯,在他的追問下,才從范統口中得知他是如何和那爾西搭上話的,范統有點在意他問這個幹嘛,他四兩撥千斤地迴避了這個問題,強壓下心中的苦澀,他只是任性,想讓大家都知道范統的好,又自私地想獨自佔有這些。
范統和那爾西的關係從陌生、敵對、相識、無話可說、意外地搭上話、一同刷長老、逐漸熟稔、成為朋友、友達以上到現在已經交往,暉侍都知道了,不論其中有多少意外,甚至有些是他自己親手促成的,這鐵錚錚的事實就這麼擺在眼前──他暗戀的對象和他自己的弟弟在交往。他想起之前在范統的那個世界看到的狗血連續劇,當時覺得那麼可笑的劇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他才發現,這樣的痛,讓他連眼淚都流不出來,若他是局外人,看著如此痛苦仍在范統和那爾西面前強裝出燦爛笑容的自己,應該也覺得他愚蠢又可笑吧?但他真的沒有向范統道出一切的勇氣,他不想去嘗試,在范統心中究竟是那爾西抑或是自己比較重要,若范統的選擇是那爾西,那他勢必沒有辦法在他們面前裝作一切都沒有發生,而失去范統──即便只是朋友的身分──的他…他真的不敢想像…。
在范統和那爾西開始交往以後,范統時不時會來找他吐苦水、或是單純地聊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暉侍沒有辦法拒絕范統來他家串門子聊天,他甚至沒有辦法拒絕明明這麼痛苦卻依然偷偷觀察著他們的自己…。


「暉侍。」就算暉侍早就知道范統要來,但當范統的聲音從門外傳進來時,他依舊難以壓抑自己既高興又失落的複雜情緒。
「范統,你來啦,門沒鎖,自己進來吧!」他強壓下失落的感覺,掛上笑容。
「好臭啊,暉侍,你煮了什麼?」范統一進門就聞到飯菜的香味。
「都是你喜歡吃的菜喔!」暉侍從廚房端出飯菜,笑著望向范統。

兩人就這樣吃著晚餐,偶爾聊幾句,因為什麼話題而笑了,暉侍也希望就只是這樣…。

幾杯黃湯下肚。
即便暉侍再怎麼不情願,他也早已知道,范統必然會跟他聊到那爾西,他不知道該對范統信任自己、願意跟自己聊這麼私密的話題感到開心,還是應該對於范統始終沒有察覺自己的心意感到落寞,對范統來說,他就只是,單純的朋友吧…。
范統毫無心機地跟他聊著那爾西怎樣又怎樣,有時抱怨那爾西管得太多,但那樣的抱怨聽在暉侍耳裡卻是那麼地刺耳,那就像是情人間增添情趣的小小埋怨而已。
在暉侍意識到時,他已經又不知灌了幾杯酒了。
不妙了…。
他這樣想,雖然他酒量並不差,而且今天喝的是不怎麼烈的梅酒,但是酒精總是會使他對於自己情感的控制力下降,他沒有把握,喝了這麼多酒,會不會沒有辦法把持住自己…。
范統說起那爾西送給他的禮物,那禮物對那爾西來說有些貴,也不是那麼必要,范統說著那爾西不應該為了他這麼破費,但他漾起的笑容卻讓暉侍知道,那爾西願意為了他這麼做讓范統很開心。
暉侍忍不住又灌下幾杯酒,但強裝著沒事不讓范統發現他的異樣──說不定是因為范統的粗神經而沒有發現,但他連范統的這點都好喜歡…。

「有時候我假的會覺得,要是那爾西不像你兩樣就壞了。」范統望著他,那無心的話語,刺得暉侍好疼。
「…那你…為什麼不選擇我…?」暉侍知道,范統並不是真的要拿那爾西和他比較,可是他卻忍不住說了。
還有機會的,說完這句話的暉侍只要像平常一樣笑著說這只是玩笑話就好了,可是他現在卻笑不出來。

真的糟了。
當暉侍失去理智吻上范統時,他腦中只剩這句話,但已經吻下去了,已經無法挽回了吧…?范統對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再當作只是個朋友看待了吧?
暉侍壓制住了呆滯幾秒後試著掙脫的范統,只要一下下就好,讓他沉浸在這個吻裡面吧,不要想那爾西,看著我──

梅酒的酸甜味在兩人的口中蔓延,那滋味,就像是暉侍現在的心情,第一次吻著范統,可是再也不會有將來了,就這樣吧,吻了,然後放下。

他突然發覺范統也抓著自己的衣服,他,是不是並非完全對自己沒有感覺的呢?這樣就夠了吧?不要逼迫范統從自己和那爾西之中選擇,不管是哪個選擇都會傷害到人,既然這樣,那受傷的那個人是自己…這是最好的了,反正他已經習慣了,獨自一人也好,沒有牽掛也好…。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想好好地感受范統,外界的喧囂都與他們無關。


暉侍吻著范統,他捨不得離開,一遍又一遍地吻著,吝嗇地將范統囚錮在自己的懷中。
輕的、重的、深的、淺的、長的、短的,一遍又一遍吻著,范統的唇、范統的頰、范統的額、他的耳朵、他的脖子,他知道范統不屬於自己,可是此刻,他好想好想獨佔范統。
范統一直沒有推開他,這是不是代表著,他願意──至少此刻──他願意被自己親吻呢?
他好想,好想讓這個人的一切都屬於自己,只對著我笑、因我而快樂而傷悲、因我而有情緒的起伏,看著我,只要看著我就好,深深地把我印入你的心中,不要忘了我,讓我成為你最重要的人,因為你也是我最重要的、最深愛的──
那一切都只是他自私的想法,他不行不能也不應該用這麼自私的想法去束縛范統,那樣不是他樂見的,那樣的范統,他無法想像,范統就是因為他的笑容,那樣溫暖的笑容,因為他的溫柔而吸引著他,就像是渴望飛向太陽的伊卡路斯,因為太過接近太陽而喪失了生命,他不後悔,他的生命,就這樣奉獻給范統,他一點都不會婉惜。

再度吻上范統的唇。
他真的,幾乎就想這樣從弟弟手中搶走范統,讓他成為自己的人了──直到他看到從范統閉起的雙眼中流下的淚。
他突然回過神來,驚覺自己在做什麼──他不只在傷害他自己和那爾西,更是在傷害眼前這個他所深愛的人。
於是,他離開了范統的唇,放開雙手,退了一步。

「范統…我……」他不知道他該說什麼,才能表達他的後悔,他不該這麼衝動,他早就知道范統不會也不能屬於他了不是嗎?
「暉侍…對不起…。」范統打斷了他還來不及說出口的,以這句話,將他這輩子最深刻最真摯的愛,畫下了句點。
「我明白了,我才應該說對不起,一切都…。」他笑著,像往常一樣,不過他沒有說完這句話,就這樣擺在自己的心中吧。對不起我吻了你、對不起我不能再聽你的心事、對不起我不能再當你的朋友、對不起我不是那爾西、對不起…。
斷然轉身離開,他們不該繼續待在一起,他覺得,再一秒,他就沒有辦法忍住自己的淚。

對不起,我愛你。

fin.
2012.7.1  by春捲


後記:
范統你真的很渣!!!!!!!!!!!(還不都你寫的
怎麼辦我最近碰上暉侍就想虐他!!!跟看黃瀨哭哭又爽又痛的感覺好像喔!!
那范統你就是青峰了(X

虐暉侍真的好快樂。(喂

我還是去寫終焉吧(滾走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22-bb99ba9f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 2012.07.01 23:54 | edit

No title

春捲!這、這是什麼虐新又揪心的東西啊!噢麥奇!這種被虐的感覺超讚的!  (M發作

暉范什麼的很棒啊!棒慘了簡直! (X

其實阿捲妳可以多寫一點,我會負責吃掉的!連一個屑屑都不留喔!   (舔(滾開
等著吃巧克力的祖先 | 2012.07.01 23:57 | edit

No title

范統渣渣!!!(別
嗚嗚嗚暉侍喔嗚嗚嗚嗚嗚嗚(說話啦
| 2012.07.02 00:51 | edit

Re: No title

> 春捲!這是什麼虐心的東西?噢麥奇,這種微微的揪心感真的太棒了!暉范什麼的很讚啊! (瘋了
>
> 其實阿捲妳可以打多一點!真的!我會負責吃乾淨的!   (?

呃啊,我居然現在才想起來要回!(懺悔
我也最喜歡虐心和揪心了wwwwww
暉范就是要給他虐下去!(X

其實不打長...只是因為我一直長文苦手...我會繼續加油的!謝謝你喔!!
春捲 | 2012.07.03 23:34 | edit

Re: No title

> 范統渣渣!!!(別
> 嗚嗚嗚暉侍喔嗚嗚嗚嗚嗚嗚(說話啦

對不起范統真的好渣!!!!(打(X
暉侍真的喔喔喔喔喔!!下次打甜文補償好了...大概吧?(喂
春捲 | 2012.07.03 23:35 | edit

No title

沉月和黑子都是好物~

PS我也喜歡H4還有黃瀨~~~
路人甲 | 2012.08.19 15:00 | edit

Re: No title

> 沉月和黑子都是好物~
>
> PS我也喜歡H4還有黃瀨~~~

感謝閱讀w

我也覺得沉月跟黑子都很棒www
春捲 | 2012.08.21 16:05 | edit

No title

我必須說,暉范我最想看的是虐暉侍,有些事真的不把他逼到極限,暉侍什麼也不會說的,平常可以亂講話,講到後面誰也不知道哪句是真的了。
他真得是那樣的人呢。
好久沒看到這麼好的文了,平時都看到他們倆放閃光(本人已瞎
喜歡暉侍內在想法的部分~
紡雨童 | 2014.10.19 00:45 | edit

Re: No title

> 我必須說,暉范我最想看的是虐暉侍,有些事真的不把他逼到極限,暉侍什麼也不會說的,平常可以亂講話,講到後面誰也不知道哪句是真的了。
> 他真得是那樣的人呢。
> 好久沒看到這麼好的文了,平時都看到他們倆放閃光(本人已瞎
> 喜歡暉侍內在想法的部分~

哇10月的留言...!!對不起!!!!!(跪
謝謝你!!雖然我也喜歡看他們放閃但是我也最喜歡看虐了。゚(PД`q )゚。
真是太感謝你的讚美了希望我可以繼續加油寫出很虐的文章(加油方向錯了

春捲 | 2014.11.26 00:18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