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Happy Moon Festival(盜墓筆記同人)
這是遲了一天的中秋節賀文這樣(喂
其實是昨天晚上半夢半醒間突然冒出的梗,原本沒想到要寫瓶邪,只是單純覺得反正吳剛跟牛郎都在天上就乾脆把他們湊在一起(不
結果今天放學回家它就突然變成瓶邪...

可視為我七夕的愚蠢短漫賀圖的衍生或單純看這篇也全然ok。


總之設定如下:
●cp:瓶邪(不要逆cp我會哭)
●…好像沒了。(居然

正文開始:

又過了一年,他依然在同樣的地方,做同樣的事,在他身上,時間似乎凝結了。
他沒有朋友,沒有家人,他只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做著,同樣的事。久而久之,他其實也忘了,當初的目的,漸漸遺忘了,自己存在的意義,那麼最終,會殘存在他腦海中的,還會有什麼…?

他的生活圈並不大,甚至可以說狹隘到極點,身旁只有隻和他一樣,無時無刻都在做著相同的事的月兔──差別僅是他砍樹牠搗藥──和一個名叫嫦娥的女子。
不論是月兔還是嫦娥,他都沒有絲毫的興趣,那隻月兔,比他更加堅持著自己長久以來在做的事,對牠而言,這似乎就是牠的生存目的和意義。
而嫦娥,聽說她原本生活在另一顆星球,不知是和老公吵架還是怎樣,吞了一包藥就飛到天上來了,天知道她嗑了多少藥才能讓她飛上天,雖然她總誇口她自己以前又纖瘦又輕盈,但她現在渾身肥油還一手抓著月餅一手拿著烤肉串的樣子實在讓人懷疑她說的話有幾分真實。
但其實他對這些一點都不在意,或許嫦娥也只不過是找不到人說才會跑來找他,反正她說她的話、他砍他的樹。
他的生活中,只有一個小小的嗜好,每年的同一天,他總會看到一對男女相會空中,每年的那天看看他們,大概就是他除了砍樹之外會做的事吧。
因為他不懂,為什麼相會的時間那麼短暫、別離的時候那麼痛苦,他們卻還是,每年每年,相會於此。
他的目光總是停留在那個男子身上,說不出原因,就是注意著他,雖然他們相會時,可以見到他展露出絢爛的笑容,可是,不總是說快樂的時光特別短暫嗎?為了那短暫的快樂,他願意用一年的時間等待?每當分別、每當他背向那個女人時,他的表情是這麼的悲傷,讓人無法不去在意。
所以為什麼?為什麼他願意,不是去另找個愛人,而是堅守著這一個?──這疑惑始終盤據他的腦海,每當他的記憶又要刷新洗白,又會再度見到他,彷彿要他別忘了他似的…。

某天,他終於開了口,問嫦娥,是否知道那對男女的故事。
嫦娥似乎有些驚訝他的搭話,但還是悠悠的開口了──
「噢,你說他們啊……」
依照嫦娥的說法,那個男子名叫牛郎、女子名叫織女。
有天織女與她的姊妹們下凡間遊玩,在湖中洗澡戲水時被牛郎偶然見到,對仙女們的美貌驚為天人,便悄悄偷走了其中一件羽衣,沒有羽衣無法回到天上的織女,就這樣被留在人間,後來和牛郎結婚生子,天上的王母發現後勃然大怒,拆散了他們,後來王母又對因為和織女分離而痛苦不堪的牛郎及孩子們感到同情,而讓他們得以在七月七號這天相見。
這故事嫦娥說她也記得不是很清,只記得大概,細節就忘了。
總之他是稍稍明白了那男子的故事,但還是不能理解他的悲痛,也許是他從未體會過這樣的感受吧…。

又一年,又快到了那天,他們相會的那天,他能從遠處望見他的那天。
不知是不是,他不想再見到那人悲傷的表情,決定賄賂載著他們相見的喜鵲,讓他能夠讓那人,不要再持續著這一年一度的痛苦──即便是和情人相見,他仍覺得對那人而言,這是種痛苦。
也許喜鵲們也對這一年一次的差事感到厭煩,牠們很快地就答應他了。
在他們即將分別時,他出現了,那人還來不及露出悲傷的表情,便被突然出現的他給嚇到,他在那人的女伴面前,劫走了他,趁著他們都還沒反應過來,就把他給帶走,或許這樣做太卑鄙,但不知為何,他就是不想看到他對她笑,也不想看到他獨自隱忍傷悲,這或許是他想要獨佔那人罷了…。

剛開始,他不是沒想過要逃,無奈自己哪都逃不了;剛開始,他不是沒恨過把自己強行帶到這來的那個男人,可是卻發現他是這麼的孤獨。
為什麼,會逐漸放不下那個男人?他明明就面癱又啞巴,跟他根本無法形成名為「對話」的東西,可是他卻越來越在意那個男人…他不懂,這究竟是為什麼…?
他的沉默會讓他想要多和他說些話,即便他不回答、他的面癱會讓他想要逗他笑,即便至今仍未成功…他不自覺的,越陷越深…。

他不想要忘記那人,但有時他的記憶卻不是他所能控制的東西,就算忘記了自己的名、自己存在的意義,他也不想忘記,那人的一顰一笑、那人的話語、那人的名字…。

「我怕…有天我會忘記一切……」他吐出,這沉重的話語,一直壓在心頭的。
「那天…我會幫你記得一切。」他卻輕易,做出這更加沉重的承諾,明明當初,是他自作主張的結束他和她的關係,他卻沒有怪罪沒有怨懟,他卻…這樣承諾…。


「……小…」
「…小哥…」斷斷續續的,似乎有什麼人在遠處呼喚他。
「欸,小哥…」
「小哥、小…──張起靈你給老子起來!!」這聲怒吼終於使他從夢中驚醒,一睜眼便看到那熟悉的臉,那張臉,和夢中的那人一模一樣。
「…」
「小哥,快起來,今晚胖子和潘子要一起來過中秋。」那人轉過身整理東西,嘴邊還不忘催促著他起床。
「…小哥…?」見他沒有反應,那人又再度轉過身看向他。
對了──他也給過自己承諾,會幫自己記得,當自己消失時會注意到…也許,對現在的他來說,那人便是自己存在的原因及意義吧…。
「…吳邪…。」喃喃說出那人的名字,對他來說,最重要也最無可取代的,那人的名字。
「小哥……」不等他話說完,唇便貼了上去,迫不及待地撬開他的嘴,深深地吻著。

「吳邪…中秋節快樂…。」貼在那人的耳邊,輕聲地對他說道…。

fin.
2011.9.13 by春捲
後記之類的
總之這篇就是小哥做了夢(聳肩)
然後寫完之後我都不知道我是在寫七夕還是中秋節了(掩面)
不要質疑我為什麼寫的感覺重點是七夕我也不知道為何啦
反正這篇就是我的第一篇盜墓同人。
我已經很久沒寫出了沉月之外的同人了,上一篇沉月以外的同人大概是兩年前的少陰同人
然後寫完這個爆出的梗之後我又要去拚我的伊范了,H什麼的完全卡死
歡迎大家將此篇視為惡搞(不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2-d4dcb484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