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統本命♥

自我介紹

春捲

Author:春捲
本命是范統♥
興趣是畫圖寫小說
同人以沉月為主,cp幾乎都有范統(廚

大部分時間都病病的、總是充滿著許多妄想←


類別

最新文章

plurk

最新留言

時計

搜尋欄

月份存檔

最新引用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沉月之鑰同人-無題(伊范)
這是為了感謝斐幫我踩了這個風的第101樓讓我達到變態至極的境界而出現的獎品

●cp:伊耶x范統
●清水文,欸取的後面果然都是清水文




范統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東方城內的家中,剛剛才結束噗哈哈哈的特訓,他又累又餓,可是已經沒有體力再去找東西來吃了,一回到家,便倒在床上。

叩叩叩──
范統翻過身,想佯裝沒聽到那陣急促的敲門聲。

叩叩……碰──!
突然一聲大響,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不過范統實在是累到沒有力氣起身查看。
「范統──!恩格萊爾有沒有在你這裡!」伊耶的聲音從大門那傳來,但范統覺得自己的眼皮沈重到無法睜眼。
「范統!恩格萊…喂!你不要再睡了!恩格萊爾到底去哪了!」伊耶已經走入范統房內,但即使伊耶現在在范統耳邊大吼,范統應該也會選擇無視。
「快給我起來!」伊耶很直接地使用暴力──把范統的被子搶走。
「唔…」范統皺了皺眉,覺得有些冷意,但還是想要繼續睡覺。
「!!為、為什麼你沒穿衣服啊!」范統艱難地微睜開眼,看到伊耶難以置信地別過臉,他想是自己太累了,伊耶的臉上怎麼可能會出現那片紅彩。不過他很想說,他明明就只是打赤膊,為什麼要叫得好像他一絲不掛一樣啊,要不是因為太累懶得換衣服,又怕血跡斑斑的衣服弄髒床單,他才不會這樣子勒。
「你、你快點起來穿上衣服!我們去找恩格萊爾!」伊耶以不容置疑的口氣這麼對他說。
范統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聽他的,但還是掙扎地起身,踱步進浴室中打理自己。

「恩格萊爾到底跑去哪裡了…!」伊耶踏著急促的步伐,現在連東方城的人都知道了,落月的鬼牌劍衛──也就是那一頭白髮、生著一張娃娃臉、卻又脾氣極端暴躁的傢伙,這個人,千萬不能惹,除非想找死。
范統當然也是不敢在伊耶暴怒的時候隨便搭話的,天知道伊耶會不會因為他的反話而遷怒於他,可是在旁邊沒有人可以幫忙緩和氣氛的情況下,只好發話:「那、那個,我、我知道月退在哪裡嗎?」
「我怎麼會知道你知不知道啊!」伊耶就著他的反話怒吼,害范統覺得很無辜。
「那、那不然用尋鬼魔法找?」范統提議。
「你以為我會不知道嗎!我早就用過了!要是找得到還來找你幹嘛!」范統真的覺得自己根本就躺著也中槍,為什麼月退的不良記錄會把他害的這麼慘…好歹也讓他多睡一個小時吧…。
范統就這樣跟著伊耶到處找,但仍不見月退的蹤影,范統忍不住問伊耶:「嗯…你為什麼要請東方城將軍幫忙找?」
「…我不想讓士兵知道他們的皇帝有多麼任意妄為、不值得追隨…。」伊耶咬牙切齒地說出這句話。
「…辛苦你了…。」所以月退搞失蹤就是西方城高層找人囉…我相信那爾西沒時間做這種事、奧吉薩應該不會在意這件事、雅梅碟…不是他有偏見,只是看起來不太擅長找人的樣子,只會幫倒忙而已吧…更別提在東方城的暉侍和胳膊向外彎的璧柔了…然後會很在意的艾拉桑…應該也只會叫伊耶趕快去找吧…總之,就是伊耶負責找月退就對了?真的是辛苦他了…。

兩人繼續尋找月退,可是東西方兩城都找遍了,還是不見月退的蹤影。
「果然不在城內嗎……喂!你不要一直打哈欠!」已經煩躁至極的伊耶,不可理喻的怒火蔓延到范統身上。
范統為了不火上加油,只好默默地放下遮著嘴巴的手,然後認命地繼續尋找。

咕嚕──
范統聽到身旁那個人的肚子發出的聲音,其實這也是難免的,畢竟他們都已經從清晨找到現在,都過正午了,他自己也早就餓到沒有感覺了,不過看伊耶一副尷尬的樣子,自己還是幫他打個圓場好了。
「那、那個,你們要不要後找天圓站起來喝飯?」…就算他想打圓場,也不知道伊耶聽不聽得懂…。
「…去哪裡?」看來伊耶是聽懂了,也接受了他的提議。
范統帶伊耶去了他和月退以前常跟珞侍去的那家餐館。
「不曉得你能不能喝習慣那裡的飯,但是我不知道的餐廳實在很多。」算了…這樣也算是達到他想表達的意思了啦…。
「…我吃什麼都可以。」伊耶淡淡地表示。
兩人沉默地吃完這一餐,雖然沒有互動,但范統卻覺得這安靜並沒有給他壓迫的感覺,原來他們兩個還算是能夠好好相處的嘛。

飯後,兩人又開始繼續尋找月退,有幾度,范統想問伊耶是不是直接放棄等月退自己出現會比較快,但就是說不出口,只好繼續跟著伊耶。

夕陽西斜,終於找到月退,這地方,范統也不知道名字,但是充滿魔獸…的屍體…。
「原來你在這裡!害我們找你找那麼久!」伊耶生氣地對月退說。
「太壞了!終於找到日進了!」陪著伊耶找了將近一天的范統跟著歡呼,重點是,他終於可以回家睡覺了!
「咦…?范統?伊耶哥哥?」月退疑惑地看著這詭異的組合。
「不是跟你說過不准那樣叫了!」伊耶實在對那個稱呼很頭痛。
「那不然要怎麼叫?」
「你要叫伊耶還是鬼牌劍衛都隨便你!就是不准加…那兩個字!」
「可是伊耶哥哥就是伊耶哥哥啊!」
「你給我住口──!」
范統在一旁看著月退和伊耶,心中感到欣慰,太好了,月退不像以前一樣孤獨一人了…。
「啊!范統!」也許是繃緊的神經終於放鬆了,范統就這樣昏了過去,幸好伊耶的反應夠快,接住了倒下的范統,而一旁的月退只來得及發聲。
「喂!你是怎樣了!」伊耶拍了拍范統的臉頰,卻毫無反應,他仔細地檢查了下范統。
「…看來只是太累睡著了而已…真是給人添麻煩的傢伙…。」
「所以范統沒事囉?呼,真是太好了。」聽伊耶這麼說,月退終於放心。
「你也一樣!每個都造成別人的困擾!快回聖西羅宮!」伊耶惱怒地趕人。
「咦?那范統怎麼辦?」
「…我送他回去。」
「伊耶哥哥,我也要跟你送范統回去!」
「你給我快點回聖西羅宮!那爾西有急事要找你!」雖然那爾西的確有事要找恩格萊爾,但並沒有那麼急,恩格萊爾跟著一起送范統回夜止再去也是可以的,不過不知為何,伊耶現在就是不希望恩格萊爾同行。
「可、可是范統……」月退遲疑著不想離開。
「快回去!你是怕我對他怎樣嗎?!」伊耶不耐煩地對月退說。
「好吧…那伊耶哥哥你要好好照顧范統喔!一定要把他安全送回家喔!」月退仍擔心地提醒。
「快滾!」

月退終於離開,伊耶打橫抱起范統,原本打算直接施傳送魔法到范統家,但卻遲疑了。
「…切」伊耶也不知道自己心中這種煩躁的感覺是怎麼回事,但卻作罷不施傳送咒,反正范統也不是很重、他也不想那麼快就回西方城被家裡那個老頭和恩格萊爾煩,就當作是補償今天錯過的訓練好了。

將范統送回東方城後,伊耶本應直接回西方城,但他莫名地不想離開,他就這樣凝視著范統。
「…我到底是怎麼了…。」伊耶為范統掖了掖棉被,手指順過他微微翹起的髮。
「…算了,反正他沒有我想的那麼煩人。」其實,比較熟之後才會知道他真的…。
那些伊耶不知該如何表達的字句,就這樣被他藏在心底。
fin.
2012.2.4  by春捲

後記:
這篇完完全全就是突發,不到一天就寫完的突發,果然沒有梗寫一個月也寫不出來(望說好的第二篇新年賀文)
總之謝謝斐讓我成了變態至極的變態www(高興神馬
然後我明明今天(居然已經十二點半了...)還要去書展(而且還是從宜蘭坐車去台北)卻還不去睡...
我就...還是去睡吧 (yay)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URL
http://jessica844.blog.fc2.com/tb.php/11-9435a6b7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password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